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UNLIGHT】关于柯布的,最后的角色分析

让我们来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关于魔都黑道二当家,心狠手辣,仿佛野兽一样,只为着自己而活,在最终走向了未知的死路的,谈不上有多么悲伤,甚至连悲壮都算不上的故事吧。


*以下内容为页游unlight的柯布人物分析,所有内容均来自作者本人解读,可能存在大量的滤镜与误差,如有不同意之处或者想提出自己的观点,随时欢迎讨论。

*包含了柯布R1与R2的原文,部分R3和R4剧透,以及少量的伊芙琳,康拉德,凯伦贝克,尤莉卡,碧姬提等人的R卡内容。

*谨以此文献给我在无光的本命……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二当家。


柯布的第一次出场,是在3365年,自己的R卡故事中。

3365年,实际上是一个颇为特别的年份,...

【Unlight】逆转,然后再见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真得是像梦幻一样的故事。

看着卡组里的三个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从开服第一天起,带着他们上亚历山的日子,带着他们去PVP的日子。

本来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事情,一点一滴,居然会在这样的深夜全部地回来。


有烂骰的事,有在最后的决胜局突然防御空骰的事。

有气得让人打跌,想要高喊一声“妈的你不要再藏了我都爬二十星了你快滚出来”的事。

有像是这样,不高兴得让人想赌气说这个礼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的事。

但是也有,像大小姐自己犯蠢的事。

像是第一次对上玛尔瑟斯,康拉德傻傻地开棍的故事。

第一次对上R1的威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弹,于是干脆让艾伯放弃了攻击的故事。

还有跟...

【里马】心宿二,还有灰绿的龙胆

*点梗里给 @光夜 的文。答应给她写里马一直拖到了现在x

*心宿二蝎子的故事来源于《银河铁道之夜》,是以这个故事为基础发散出来的全部内容。


“前面是溪涧。”在一个安静的,属于星幽的夜,夏日的荒野里,响起了男人的,温和的低语声。“要小心一点。”

“……”与他一起行走着,披着油青色的长外衣,戴着顶乌黑色羽毛帽,身形高挑的年轻人轻微地点了点头。他的步子迈得极轻,每一步,又恰好都落在了身旁那个穿着纯黑色制服外套的男人的步子里。所以倘若有位盲人正好在这边歇息,有个偷懒的天神正在这儿打着瞌睡。那么他除却七月的酷热,草丛中蟋蟀与树林间诸多的夏蝉一唱一和的低鸣,还有一个男人的长靴...

【UL】【伯恩罗索】恶感

*同样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答应给 @六氯环己烷 的伯恩罗索……迟到了很多,不过还是烦请查收x

*罗索并未真身出现,故事近似于伯恩哈德的一个充满恶感的梦。

*NSFW内容有,注意避雷。


“我们干杯吧,伯恩哈德。”男人说话的时候,经常会在语句间填满不耐与瞧不起人的意味,但是在讲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却显得冷静而又干脆。

“来干杯吧。”虽然隔着护目镜,但是伯恩哈德能够看见那家伙眯起了金色的眼,“祈祷作战的成功和D中队的生还。”

他带着笑说。

隐藏着恶意与不屑,仿佛是在哄骗着实验动物走向死亡的结局。

“怎么了,伯恩哈德。愣在那儿干什么呢?”那个背叛了所有人的工程师眯...

【里马】初体验

*因为基友说你是不是还没正经写过ul的H啊我一想好像是……所以就……修了辆车,总之这车一点都不够劲大家凑合看看不要抱期望

*因为是初次并且还是和恋人做,所以王牌非常紧张,紧张得有些青涩

*不适应的话欢迎迅速右上角……


“……那个,”里斯垂着眼看着他,有些尴尬地说,“其实你……真得不用的。”

他看了眼半跪在自己两腿之间的马库西玛斯,结果正在拉下他裤链的马库西玛斯却也刚好抬头望了眼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让里斯下意识地又把头扭向了一边。

“啊,其实我今天早上的时候,遇到迪诺他们了。出叶终于答应说陪他一起做新的桌面游戏,两个人看起来很开心……”裤链被拉开的动作停下了,大概是以为他在...

【里马】复活后的一点小事

*很久以前久到我估摸当事人都忘了的以前,曾经答应过 @Salas 为她写篇里马。就这样找了快一年的梗我终于(……)那么,恭喜老马复活www

*是混杂了很多私设,还有些逻辑bug的,马库西玛斯中心的故事。中间有一部分用了老马和MRSS脸相近的梗,但是请相信他们是两个人,所以在最后也一定会被区分为两个人!


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

墙壁上蜡烛的火焰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时不时轻轻跳动起来,像是即将要熄灭般在地板上投射出层层叠叠的重影。

马库西玛斯躺在石质的地板上,他直到这个时候才发觉这样躺着有多么不舒服。冰冷的空气从他的皮肤上掠过,而坚硬的地面正抵着他的头,不是痛或者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