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阿松|おそカラ】关于小松被捉期间的几件小事

*CP:おそカラ

*LFT屏蔽了中间部分,所以可能有张图需要加载。

*宗教松paro,傻白甜甜饼系列。OOC有,敬请注意。


1

“……哦,那你知道小孩子这种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吗?”

“啊,像这样easy的question当然难不倒我松野空松——首先,当然是要在主的祝福下结婚的,对吧?”

“嗯……姑且算是吧,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话,就是两个人一起虔心向我主祈祷,请求上天赐予自己一个孩子。”

“……嗯。”

“于是天使就会将孩子放在绸缎里,由纯白色的鹳给送到需要它的家里面去。”

“……”

“……?你怎么了?”

“已经不是怎么不怎么的问题了。”松野小松虚弱地说。“我现在甚至连给你一巴掌的冲动都没有了。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童贞吗?是童贞对吧?”

“如果是说伟大的童贞圣母玛利亚的话,我们一般不会食她的肉。”因为对方是恶魔,所以原谅了他的无知,甚至还努力帮助他理解正确的宗教仪式的松野空松和善地回答说。“我们的圣餐来源于伟大的圣子,在最后的晚餐里,他将饼与酒分给他的门徒,并告诫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和血,是为众人免罪而舍弃和流出的’。所以虽然我确实食过圣餐的饼,但是却无缘和童贞圣母有过任何的……”

“完全不是这样的问题!”松野小松终于自暴自弃地大吼出声。“不如说你说的每句话都充满了问题!”

是你这个神父!就!完全!充满了!问题!!!!!

2

松野小松其实并不想给一个无聊至极的神父进行像这样完全是关他屁事的性教育的科普工作。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人,呃,抱歉,一个非常正常的恶魔。喜欢吃饭喜欢吃肉喜欢饮料也喜欢灵魂,平时爱好非常之正当,每天除了打打恶魔传统游戏小钢珠,骗骗钱抢个孩子棒棒糖顺便把城里的总督大人喜欢被人吊着做爱这样的事写在横幅上挂出来,最后再和同伴们一起围观人类赛马下下注以外,他从来都没有干过什么恶魔不该干的事。掐指一算,七个原罪他虽然没犯全(因为他懒,赞美懒惰之主,勤快地犯七罪本身才应该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但是该干的事倒也一件都没有落下过——像是这样一个兢兢业业,尽自己所能地折腾人的恶魔,到底是干了什么天理难容的坏事,才会被迫和这样一个了无生趣,甚至还用着那副可恶的浓眉大眼,掏出圣经来打算跟他重温一遍圣子逝世故事的神父打交道的?

松野小松心里就是非常地生气,因为他根本就对那本破书里的故事一毛钱的兴趣都没有,可他现在却不得不坐在这儿,听神父操着他性感磁性的声音,发出宛如和尚念经一样催人入睡的安眠乐曲。

“停,停,给我停下。”他举着胳膊,拼命地晃动着墙上的镣铐来吸引空松的注意说。“你再念这本垃圾小册子,我就现场表演自焚给你看你信不信?”

空松停了下来,他的表情很惊诧,就好像他刚刚递给了松野小松一个迷人的圣诞节烤鸡,而小松却啪地一下把烤鸡扔在了地上,不仅如此,还宣布要在烤鸡上进行坟头蹦迪来表达自己丰富而又敏感的情绪一样。

虽然恶魔确实应该在圣诞节进行酣畅的蹦迪活动,但是空松还是有点受伤,因为他正在跟对方分享自己最喜欢的圣经故事之一。他从心底希望小松能好好听到最后,毕竟没有人听到最后,耶稣一个人背着十字架踟蹰于髑髅地的时候,不会从心底感到一种纯粹的难过而痛哭失声的。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feeling,所以他才希望小松也能够从这里面获得一点需要的东西。

然而被绑在墙上的恶魔却皱起了鼻子,就像是对这些情感不屑一顾似的。“你行行好,安静一会儿,成不成?”

空松深吸了一口气,他是一个好神父,一个善于聆听他人意见,并且会为了他人的意见而改变自己行动方式的神父。

所以他放下了书,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

现在轮到小松挑起眉来,一个劲儿地看他了。“你在那儿干什么?”

“没干什么。”神父诚实地说。“等你说话。”

“你为什么要等我说话,不,不是,你就没有其他想要做的事情了吗?你就打算把充裕的时间浪费在像这样发呆的上面了吗?你可是个神父啊!”他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可是个神父啊!为什么要像一个恶魔一样在那里犯怠惰的罪啊!我今天都还没来得及犯呢好不好?

“呃……如果这让你很困扰的话……”年轻的神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我现在就回去?”

“……”

红衣的恶魔冷眼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站起来,一边搔着头,一边冲他露出了大个儿的百分之百纯金式的傻瓜笑容。

“……不,没关系。”他突然开口说。“只不过是一个疑问而已。你只要保持这样就好了。”

他瞪着那个愣在那儿的男人,又强调了一遍。“你留在这儿就好了。”

3

松野小松并没有什么和男人谈天说地的兴趣,这就和他没有给这人科普什么性教育的兴趣是一样的。但是他不得不让松野空松留下来,只是因为此刻他的两条胳膊正锁在了空松教堂的墙壁上,不仅锁住了,还在上面加上了镇魔的符咒条纹。他被锁在教堂的地下室,而更糟的是他知道下个礼拜就是人类要过的圣十四松节。而按照往年的惯例,捉到的魔鬼会被统一送到教会的中枢,然后一把火烧了去给上帝当见面礼。

松野小松,虽然按照人类的年龄观看岁数已然不小,但是从恶魔角度来说还正值青春年华身体躁动不安,这健康的身体主人随时做好了遵循原罪教诲和某个身材性感的恶魔辣妹来上一发,播撒胡作非为的种子到这世间的准备,在这种时候突然告诉他说他的戏份就要到此cut off,对,不是两个人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兴奋不已坦诚相见的cast off,而是脑袋掉下来的cut off,小松认为这是极其不道德的一件事,非常不道德,不道德到了令人发指程度的恶行。

但没有办法,他被逮了,被逮住的原因洋洋洒洒能写上个四五千字,总之用一句话就是他不知道第多少次地偷了那个正在努力学变人的狸猫精豆丁太的丸子吃,结果被豆丁太从后面打了个脑袋开花,晕倒在地上的时候又被闲着没事干竟TM瞎逛的嫌味捡到,可连嫌味的震惊之“亵——!”没能唤醒重症昏迷的小松,所以他现在被送进了离得最近的小破教堂,还被锁在了一个充满了霉味的破地下室里。

“你可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松野小松盯着神父腰间晃来晃去的钥匙串,下意识地把心声说了出来。

于是那个神父真得非常恶心地张开双臂,对着他说:“教会欢迎每一个迷途的羔羊,即使是有点黑的羔羊也无所谓。来,trust me,对我打开你封闭已久的内心,让我聆听到你的heart music!”

……heart music你大爷啊!况且身上哪里有点黑明明白白净净和对面的神父一模一样你明白吗???

试图诱骗松野空松向欲望折服,交出钥匙的尝试,今天也还在继续着。

4

……是说,还在继续着。

嗯……至少松野小松是第一次违背了“怠惰”的教诲,颇为认真地努力着。

“你难道不想要钱吗,有了钱的话,这个破烂得抬头都能瞅见星星的破地方马上就能修缮一新,你也能过上更舒服的日子,而不是每天吃着像这样shi……我是说,”他瞟了眼放在自己面前,等会儿很有可能被塞进自己嘴里的,干得能把人牙齿磕掉的黑面包。“垃圾一样的玩意儿。”

这是个谎言,如果松野小松能凭空变出哪怕是一个钢镚,他也不至于为了几个丸子被豆丁太追了两座山。但是有什么关系,谁说恶魔不能撒谎的呢?虽然灵魂交易上大家总是讲究童叟无欺,但是钥匙交易这种事,当然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

他凝望着松野空松,尽自己所能地表现出,他本人与空松有着相近的忧虑,就好像他也期望着这里垃圾一样的伙食能被改善成能吃一样。

然而拿着圣经的松野空松很明显没能理解到松野小松的一片苦心,他挥一挥手,干净利落地回答说:“我主有言,‘人活着,不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从神口中出来的话’。Money只会引诱人堕落,是会让……”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难道就不想要权力吗?只要你能够放过我,我就会让你坐上红衣主教的位子,你将享受前人所不可能有的荣光。”

而空松却捏住了十字架,虔诚地回答:“‘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我等皆是吾神的Servants。贪图权力,并不能……”

“好吧你不用讲了,我已经知道勒。那你想要长生不死吗?”从松野空松的表情里,小松很明白地读出了“不想”的回答。所以他直接一口气地问了下去,“长生不死不要,那美女你要不要?美女不要我也可以给你找两个男的……啊好,我想想,让你重返青春……哦你现在就很青春,那青春永驻怎么样?还是不要?你怎么要求这么多,我再琢磨一下……”

嗯……

好吧,可以确定了。

松野空松,这个生在教会,长在教会,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教会范围,虔心向神的哥们儿……

——根本TM就没有多少称得上个人欲望的东西啊!!!!!

小松花了几秒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的“话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看着神父坐在他面前,一脸认真又纯良的样儿,他觉得问题大概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虽然他确实在劝诱人方面没怎么做过功课,但是他估摸这方面干得再好的人过来,也一样会被这个倒霉玩意儿给原样弹回。总之拿对方已有的欲望来做交换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了,为今之计只有让神父产生一种他以前没有的欲望,才能再做打算。

……产生什么样的欲望呢?

松野小松看了看自己被捆起来的双手。

……障眼法还有各种魔法多半是用不上了,七原罪倒腾了一圈(不是他不想试试别的罪恶,但介于他上课的时候一直在打瞌睡,所以脑子里留着的也就这七个……等等他刚刚数了一遍好像只有六个,到底有哪个被他忘掉了),也就剩一个色欲能挣扎一番了。

他看了看正在试图向恶魔分享空松love的神父,前途渺茫的无力感第一次笼罩在了乐天派的小松头上。




19

总之,今天故事的结局也依旧是皆大欢喜,除了湖中的轻松在连烧烤的虎皮裙都准备好后,才知道小松又逃过了一劫,鼻子都险些气歪掉。还有经常晚上抱着镰刀守在教堂的窗户外面,等着什么时候“不好意思手滑”地将小松一刀割掉以外,生活的一切还在平静地继续着。

什么,你问空松的侍奉神,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一个牧羊人跟敌人跑了的事?

神可不管这个。

他沉默无言地停留在教堂的十字架上,就像是过去,还有千千万万年以后的未来一样,对一切给予了宽悯与纵容。

今天也是个和没自觉的笨蛋神父谈恋爱的好天气。


——Happy Ending——


评论 ( 10 )
热度 ( 93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