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随笔

For God's sake 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看在上帝的面上,让我们席地而坐 
And tell sad stories of the death of kings – 
说说忧伤的故事,有关国王的死亡—— 

接下来我可能要给你讲点自己的故事,而更糟得是,可能故事还不止一个。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是一个不喜欢“收拾”的姑娘。无论是收拾家里的东西也好,收拾自己也好,对我来说通通都很麻烦。

并不是说我喜欢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写字台上工作,也不是说我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只不过懒字当头,就总顾不得这许多——我自诩记忆力很好,所以东西不归类也没关系。反正梳子不是在洗手间的架子上,就是在卧室的抽屉里,如果两者都不在,那或许就是我出门路上可能会用到,于是随手放进了包中——说来说去,这堆东西总还是在家里的某个位置,不是在这儿,就是在那儿。既然挨个找过去总归是找得到,那么收拾东西也就没多大的必要了。

所以很遗憾,我在的地方永远都谈不上整齐,充其量只能做到不落灰,不至于到脏的境界——梳子什么的随手乱放总归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当买来的书一波波送到,我又不愿意把它们塞进箱子里去的时候(如果塞到箱子里去,那么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来看上几眼),它们就会从我的书架蔓延到我的地板上,从我的地板潜入进我的衣橱里,从我的衣橱翻个身跑到我的床上……到最后,打开房间门四面环视,就看到数也数不清的书本挤占了房间的各个角落,甚至到最后,我一度晚上做的噩梦都是,在床边堆的小说会因为我晚上睡迷糊随脚的一踹掉落下来,把正在睡觉的我淹死在书海里。

我四年的大学几乎半放弃了美好的,远离家的宿舍生活,就是因为带去的小说看得飞快,而等着跟我去宿舍渡过一个礼拜的书又怎么排也排不完。整个房间除了走到写字台和床边的空间,其余地方都堆满了小说和杂志的生活实在不是舍友能够接受的——或许她们能够接受,但是这么给人添麻烦,却是我接受不了的。总之,我是个不喜欢收拾拾掇的那种类型。

所以书也总是在丢。所谓的丢,也不是指丢到哪里去了,因为它们怎么“丢”也不会丢出这个家。我只是总想不起来,一本小说我看完一遍后,是随手放在我卧室那堆连衣橱门都堵住了的烂摊子里去了呢,还是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放在洗手间的架子上,放在爷爷奶奶的床头柜上……可能性有太多,而我根本把每个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放满了小说,到最后就是想看的小说经常找不到,只能站在杂志堆前茫然一会儿——于是另一本本来没想起名字的小说掉下来,今天重温的就是这一本了。

书总是在丢,甚至有的时候把家里翻个底朝天,都找不到自己要找的那一本。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忍不住惶惑起来了,因为书总归不能长了腿,跑出家门去,所以到底放到了哪,到底是不是那个路过的鬼魂随手捡起一本,看得入迷,于是暂且把它借了去,也是年少时我的一种妄想了。

书总归会是在哪个地方等着,既然我没有把它卖了废纸,那它必然就是在等着的。可是一本好书,让它落了尘,却没有人看,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惋惜。于是便想象它被什么路过的人给借了去,说不定在冥界等班车的时候还当作消遣翻上几页——有其他人看到它,那我想看却没能看到的痛苦便会淡上不少。

以前的时候,丢了的书,我还会买第二本,但是后来哪怕再想读的书,找不到我也不会再买第二本了。因为鬼魂看完了书,总是要把它还给我的,于是就成了我哪天翻箱倒柜,找另一个故事的时候,以意外之喜的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倘若我没有再买过它,那么看到它的时候我便是会欣喜的。而倘若我已经买了一本,那么两本放在一起,心情就要变得复杂了。

我曾经想过把另一本送给别人,但是身边喜欢看这样乱七八糟小说的人实在太少,所以到最后,就要变成两本中总有一本将会面临蒙尘的命运。我舍不得把它们卖掉,干脆从此以后就任它们去,倘若有同学来家里,做客时看上了那本便请即拿去。

我总记不得我借给过别人什么书,幸运得是,同学大多是好心肠,看过后便会记得归还,有时时隔半年,再碰面的时候还会与我说:“我半年前向你借的XXX总算是看完了,你什么时候来我这儿的时候便将它拿回去吧”,于是兜兜转转了一圈,我的书一本都没有少过。

或许也有少过,但是因为我记不得别人和我借过哪些书,所以他们还我便是他们的好,他们不还我,我也不会记得,总归是相安无事,还时时会有些惊喜来。

对钱我也总是相仿的态度,但是借给别人钱却不记得事小,有时和别人借了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却也忘掉可是个大事。我知道自己忘性大,又没有林林总总归纳事项的小本子,所以干脆自此以后便再也不和人借钱,有什么难关对付一下也能过去。再后来,唤作马云爸爸的开发出了支付宝,于是身上没带现钱要找人借的时候,也有了能即刻奉还的工具。

想看的书总是有很多,排队等着的电影也有不少,但时间却怎么也都不够用。

过去的时候,老师和家人都以为我看的是什么圣贤书,像是什么《现代性大屠杀》,或是什么《鲁迅杂文集》——看倒是都看过,但是放在我的喜好里,大概占比连1/10都算不上。最喜欢的依旧是小说,并且有很多是中国国内不入流的类型。世界名著系列还好,能挨上语文的边儿,但是其余的近现代小说,像斯蒂芬·金,尼尔·盖曼之流,老师也好,长辈也好,都只觉没听过这般没名气的东西,可知不是学了什么好。至于韩寒的小说,还有什么《斗破苍穹》,《斗罗大陆》收了全套的事,更是让他们扼腕不已。

细细想来绝大多数都称不上有几多好,但是看到了便总是想要去读读。况且与我而言,它们既然存在,又受欢迎,就必然有其存在的意义的……倘若名著是给全人类看的,那总也该给某些特别人群看的东西。现在给孩子看的启蒙书有许多,给大人看的励志书,成功学也是数不清,而给十四五岁的孩子看的书,也未必比另外两个阶段要差……起点的爽文流,给二十岁出头,工作压力大,无处发泄的人读也自有其意义……同样都是文字,确实也有优劣,但是好的被捧到没边,坏的被踩到受人鄙视,总归是不好的……

被生活压迫得无力喘息的人,是看不进多少名著的。体验到社会残酷的人,也是很难忍受悲惨世界一样的痛苦的……但是他们也需要阅读,也需要在现实之外找到一个自己稍作喘息的棚屋……

文章有优劣,却绝无贵贱。一堆文字诞生出来,只要能给那么几个人带来了稍许的愉悦,便总归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吧。

写作实在是一项很让人着迷,又了不起的事。明明每个字的发音都平淡无奇,但是倘若正确地组合在一起,便能成为像诗一样闪闪发亮的东西。而正确的组合方式又有无穷无尽种,乃至不同时期的人类的组合方式又都有着极大的不同……同样一个词,放在不同语境下,甚至都能变成截然不同的两种意思……实在是不管看上几次都觉得了不起的。

我在写这段的时候,祖父正在弹他的钢琴,于是细细听过去,又觉得音乐是了不起的事。倘若说字词因为有几千种,所以组合的可能数也数不尽的话,那么音乐便也只是6个音的无限变化而已,可这变化却变出了多少截然不同的东西啊……写作如此,音乐如此,生活里的万事万物也皆为如此。人的声带居然能发声,不仅能发声,还能发出各种各样不同含义的声音来。人的大脑能够思考,有形之体居然能够孕育出完全的无形之物。多少个神经元,通过微妙的组合变成了人复杂的情绪……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啊。这么想去,科学也是很了不起的,能掌握到这些变化,研究这些变化的人也是了不起的。于是我便被此所触动,只觉得生活也不可思议了起来。

生活固然有苦痛,也有悲哀之处。每天早晨起来赶班车是苦,每天要应付复杂的人际交际是苦,每天为了赚那糊口的食粮,挤不出许多时间来做喜欢的事情也同样是苦。到底一瞬间的狂喜是少,漫长而无聊的日子却是多……生活绝不是只有诗与歌,就好像无论多么希望,人生也不能像个故事一样总是让人称心如意。

但是在像这样的时候,坐下来休息一番,哪怕平时再为生活所累,也只想着诗意一样让人愉快的生活,想想如此之多不可思议的,像是奇迹一样瑰丽的事,就总归还是坚持得下去的……但是坚持下去又是为了什么呢?于是想到这里不禁再次惶惑了起来。

人活着,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细想来,又有些教人茫然。我只愿做一个书本里的蛀虫,吃啊吃啊,将这些东西都吃入腹中,那么是否只要家里老人留的遗产,够我节衣缩食地看上一辈子的小说,我便能就此停滞了呢?可是紧接着人又要有一定的社交,要有一定的成就感……很多人自嘲说自己不需要成就感,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也不可能的……因为倘若没有那些些许的成就感,那么生活便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苦行,而这场苦行终究会成为无意义,因为每个人到头来依旧会死。不管是看了多少的书,打了多少的游戏,知道多少一般人不知道的事……伟人会死,街边的混混也一样会死,死去之后,那些细胞间就不再传递信号,于是记住的东西便终究会归之于虚无……人是要靠微弱的成就感活着的,哪怕只有一瞬间的愉快也好,只有这样,人才能走下去,不然就会生病,就会痛苦……便会走向心理失衡的结果。

倘若不信来世的话,那么没有成就感的人生是难以容忍的。可是相信来世的人,又何尝不是将成就感放在了死后……所以人总归是需要成就感的,需要证明自己的。鸟儿倘若被长期关在笼子里,还会想着伸伸翅膀,吃饱喝足后,想想外面的天……更何况是比鸟大得多的人呢。过去总有人说,鸟笼里的鸟只望着自由者的幸福,却不见觅食的苦痛……确实是如此,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万事万物的天性。人有奢望,有如果怎样就好了的幻想,未尝不是减缓自己苦痛的一种方法……有时它会反过来,变成倘若当时怎样的折磨,便需要有其他人指出,当时怎样了,未来也未必会有现在这般的好……可是无论如何,它都是人的一种本能,一种离开后便难以生存的本性。

我的母亲是一位经常被困于其中的人,她怨恨的时候便会恨起自己的父母,恨起她的丈夫,恨起她的公公婆婆,恨起我……到最后,却是恨起自己来。当她这样的情绪起来,对我很不好的时候,气她总归是会很气的。可是心平气和下来,仔细想想,便不免又为此难过。我有过一段很不好的时间,去咨询中心,去六院……而我知道她是造成我状态很糟糕的罪魁祸首……是她导致的,也是我自己导致的,但她是其间的祸首。我曾经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太敏感的错过,但是现在我不打算再为她推脱了——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成功里有她的影子,失败里也依旧是她的影子。成功占了不少,但是失败占得更多……

我并不想怨恨她,也怨恨不大起来。我看到她的时候,便会觉到有一些难过。为了她,也为了自己。我和她大概从头到尾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她有她的路,而我也有我的,我们按着自己的步调走下去,不要将彼此拉扯入自己的的生活中,会是比谁都要好。

嗐,说到底,又有谁知道,到底怎样是好,怎样是不好的呢?我曾经想过,如果我能再多理解她一点,会不会我们将相处得更好,但是到最后只是把自己拽入了一个更加痛苦的漩涡中去……人是很复杂的一种动物,所以有时明知道和她在一起对彼此都没有好处,却还是会回到她身边去……人啊,就是这样的家伙了。我身体里流着她的血,我是她和其他很多人一同制造出的作品,所以不论别人为何,我是不会恨她的……甚至在过了这么久后的今天,我依旧爱着她,只是不再以过去的那种方式去爱了。

人不该去背负着其他人的生命去活着,因为人只是为自己而活,就已经很吃力了,在自己还很吃力的情况下再去救另一个溺水的人,只会让所有人都向着绝望的水底坠去……

母亲将它称之为自私,她说我一切疾病的症结都是太过自私,所以看不到其他人的辛苦,看不到其他人的苦痛……可是经历了几个月的治疗后,我却觉得,这并不是自私的问题。

人总归是要先救自己,才能去救其他人的。最先满足的永远应该是自己,然后才该是自己所爱的人——并不是反对无私的付出,或者妈妈将孩子优先在自己之前的传统……但是就像遭遇空难,也要先照顾好自己,再照顾好孩子一样……空难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好解释,可生活里很多人却意识不到这个。倘若自己长时间不能被满足,就像是失事的飞机里一直不能戴上氧气面具的人,是会晕的,是会死的。身体的死亡容易被发觉,灵魂的崩溃却很难被理解……世间所有生物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利己,无论是合作,还是对后代的照料,到最后来也都是为了己身更好的延续……所以优先照顾好自己,这件事绝不应该对此而感到羞愧。

我敬佩我的母亲,她是一个万事以我优先,在我父亲去世后,将我放在手心上疼的母亲。我也理解她对我的所作所为,不管是好的,或是不好的,都出于爱这一字。她是无私的,我敬佩她,也佩服她。但是我也不想再为了我的自私而感到惭愧……她的爱有些时候过于可怖了,所以在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后,我终于确认了,对我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她。我不会再成为她渴望中的样子,不会再追逐她梦想里,“人中龙凤”的一个影子……

很多时候我在怨她,但是我也知道很多时候她也在怨我。人总会在无意间给其他人添许多的麻烦。难过的时候有,高兴的时候也有,到最后这一步,只是觉得两不相欠。我以后会尽全力地照顾她,她也会继续去爱我。但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江湖再见是两个彼此爱过,又彼此伤害过的人所能达成的最平和的一个结局。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都是同理。这不是Bad End,也不是Good End,而是Normal End。

我对能以这种方式结束两个人相互伤害的关系,感到非常地欣慰。

人总归是在活着的,生活总归是繁忙而又不可思议的。有些事达成了固然很好,达不成便也只能接受。

最近几年看书的时间越发少了,无意义地抱着手机的时间反而越发长了。思来想去,抱着手机不会让我快活,只会徒增我浪费时间的恐惧,可即使如此,还是不敢下定决心去看一本小说……大抵是年少时觉得时间有很多,所以看看小说,挥霍着时间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是随着自己的长大,渐渐感受到这个城市里,每个人对时间的珍惜之情,感觉到时间的珍贵了,就舍不得用在小说上。唉,想看小说,想看电影,又舍不得那几个小时的时间,最后用在自己完全喜欢不起来的手机上,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又舍不得什么,害怕着什么呢?

说到底,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只不过所有人都是如此,因此身在其中,就也会懵懵懂懂地跟着去走。到最后难受了自己,却又搞不清到底达成了什么。就连减肥一事也是如此。

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瘦,也清楚按照世俗的概念绝对属于偏胖。但是我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自信……它很结实,绝大多数时候也很健康,它有点重,但是不肥。可能和娇小跟可爱挨不上边,但是走在欧美街头,绝对是最最正常的M体型。所以我并不讨厌它,甚至有时觉得它还挺不错的。

我对瘦没有什么执念,对晚上吃炸鸡和巧克力也没有什么绝对不行执念。我大概比自己同等身高的健康男子要轻一点,但也属于同等的数量级……我不觉得这没什么不好,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没有哪里不方便。我是个自由自在的人,却没有想到在去年的时候,自己也会开始准备减肥。

减肥的原因有些可笑了,只不过是:万一以后需要瘦一点,好方便做什么,那现在不做的话不就晚了吗?

我并不需要减肥,只是看到其他人都在减,女孩子坐在一起都在聊要节食,所以我也就想要去减一点。结果倒是很成功,因为我本来就对炸鸡巧克力晚餐没有特别的执念,所以平时吃没关系,现在不吃依旧没关系。一个多月不吃晚饭下来,体重掉了5公斤,完全perfect,但是整个人也陷入了很倦怠的状态中……

“万一以后用得上”,这句话是多么有毒的一句话啊。

现在又有多少事,是因为这渺茫的“万一”而害出来的呢。

并不是不该未雨绸缪,但是到底什么是真正需要的,什么是大家需要,但是个人不需要的……总要想清楚这些,才不会被人携裹着走。

做好你自己,满足你自己,能做到这样的事到底有多么不容易呢。

人总是会绕着弯路,但是绕啊绕的,能暂时绕一段落,就是好的。

有时会觉得以前自己的很多举动太过可笑,甚至让人羞耻不已,但是现在想想,总归是在绕弯路,而之前绕的每一个弯路,都是通往如今自己所在之处的过程。不管之前怎么样,总之现在自己走到想走的地方了,那之前的所作所为就不能说是无意义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