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里马】初体验

*因为基友说你是不是还没正经写过ul的H啊我一想好像是……所以就……修了辆车,总之这车一点都不够劲大家凑合看看不要抱期望

*因为是初次并且还是和恋人做,所以王牌非常紧张,紧张得有些青涩

*不适应的话欢迎迅速右上角……


“……那个,”里斯垂着眼看着他,有些尴尬地说,“其实你……真得不用的。”

他看了眼半跪在自己两腿之间的马库西玛斯,结果正在拉下他裤链的马库西玛斯却也刚好抬头望了眼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让里斯下意识地又把头扭向了一边。

“啊,其实我今天早上的时候,遇到迪诺他们了。出叶终于答应说陪他一起做新的桌面游戏,两个人看起来很开心……”裤链被拉开的动作停下了,大概是以为他在说什么重要的事吧,马库西玛斯抬起头,盯着正扭头望着床柱,仿佛床柱上突然开了花的里斯。

“……”怎么了?马库西玛斯用那双紫红色的眼睛无声地询问着。他们两个怎么了吗?

“哎……”

到底该怎么和马库西玛斯同志解释说,其实他讲这个完全没有闲聊,或者严肃讨论之类的意思呢。实际上,里斯在注意到同伴的眼神瞥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忘记刚刚自己说了些什么了。

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往往会说出一些不知所谓的内容,用来形容里斯目前的情况,大概是最合适不过了。

我还能怎么办,他心想,马库西玛斯居然提出说可以给我口。主动提出说可以给我口。说可以给我口。给我口……

……仅仅是想到这句话,他就感觉后背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就好像当他还是个孩子,帮大人打下手的时候,因为走神而被老爹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屁股。靠啊,马库西玛斯正在给我……

他咬住了嘴唇,随即又松开,发出了跟平日里很相似的一阵,听起来爽朗异常,但是仔细听却又参杂了许多奇怪气音的笑声。他掩饰紧张地笑了几声,终于感觉没有那么地不知所措了,于是又把眼睛移回到跪在他双腿间的马库西玛斯身上。

那个男人还是用着那种探寻的目光,仰着头,微微皱着眉地望着他。

里斯看过很多次马库西玛斯的脸,他当然见过很多次,无论是在连队那会儿,两个人一起说说笑笑地回营房也好,还是他复活后,两个人一起单独行动的时候也好……

他当然看过马库西玛斯的脸很多次,但是没有哪次,比他现在这副模样刻入他脑海刻入得更深。

他看着他细碎的黑发,想象着这些看似杂乱,实际上却被主人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被藏在羽毛帽下的样子。他看着那些黑发,于是注意到有些黑发的发梢正垂在了银灰色面具的边缘。

马库西玛斯戴着银灰色的面具,他心里默默地念着,仿佛被这个念头给诱惑了。

马库西玛斯提出可以给里斯口的时候,正穿着自己的制服正装,戴着那遮住了半张脸的假面。他的羽毛帽现在已经放在床的边上了。但是正装没有脱,假面便也没有除去。他看着那半张无机质的假面贴在马库西玛斯发白的脸上,像刀片一样锐利而流畅的边缘贴在柔软的皮肤上。

面具盖住了他的鼻子,反而让他的鼻梁变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弧线的下方则是因为思考而抿成线一般,仿佛有些冷漠的嘴唇。没有人说过那张面具很色情,因为它看起来正直,严肃,而不苟言笑。但是当马库西玛斯半跪在他双腿间,抬起眼,让那双紫红色的,漂亮得宛如熟透了的桑葚一样的眼睛盯着他看的时候,那张面具便确实就是色情意味的存在了。

他伸出一只手去,既怕动作太重,又不自觉地用力地揉乱了对方的头发。

“你真好看啊。”他忍不住说。




“马库西玛斯?”他出声唤了他,然后在对方正过脸来的时候,伸出手,揭下了挡住他眼睛,还有大部分神情的那张面具。

吃惊的表情非常适合他,是对之前自己紧张的时候,对方反而很冷静这件事进行的报复吧,总之他吻了上去,将舌头也探了进去。

精|液淡淡的腥味还留在对方的舌尖上,但这种味道却在这种情况下,显得非常的……

刺激。

“不要动,”里斯低声说着,解着对方整齐的衣扣。“你不要动。”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