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Unlight】【挚友组】仲夏之约

因为 @五代十国 之前的点文,于是写的一个关于挚友组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挚友组,希望能够喜欢www


“说起来,在接到信之后,就想着要去见你。”

这么说着,金发的男人又往碗中添满了美酒。

“结果到最后,也没能真得见你一面呢。”

利恩愣了一下,旋即才想起来他说得是什么事。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活着,还想着要赶紧和对方碰头,一起商量接下来的对策……情况非常紧急,自己又生命垂危。在昏迷间断断续续地写给阿贝尔的信,最终还是在自己死后,才到达了阿贝尔的手里。

“是啦,这么想想还真是挺奇妙的。我能在这儿,在死后还和你坐在一起喝酒,谈着生前的那些事情。”他这么说着,抓起了篝火上的烤肉。异界生物的肉都有着一股非常独特的味道,但是放在嘴中时,从脂肪中流出的滚烫的热油在舌尖嗞啦嗞啦地作响,甚至因为过热而猛地缩起舌尖……和生前无异的感觉让利恩仰起了头,望着漆黑的天幕上那一颗颗陌生的星星。

篝火噼噼啪啪地响着,木片也因为热度砰地一声炸裂开来,带起的火花在星幽的夜晚间闪闪地发亮,就像是某种璀璨的明光。

“我是没有想到自己死后会到这种地方来,”阿贝尔将斟满酒的碗递到了利恩的手边,而利恩也将涂好了酱料的烤肉顺手送了过去。两个人专心地对付着自己的食物,有些凉的夜风袭来,就像是仲夏夜的关于野炊的梦。“并且,无论是艾伯李斯特那几个家伙,还是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两个教官……居然都能再次见面,我在生前可不知道,死了以后会有这样的好事。”

是因为有些热的关系吧,阿贝尔的鬓角处的汗珠,随着他的动作而顺着脸颊滚落,滴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带着某种生机勃勃的快活。

“我倒是那个时候就在想,大家一定会在另一边等着我。”这么说着,利恩把酒灌了下去,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在胃中带起暖洋洋的热意的同时,也让他回想起了过去在连队中,为了梦想而跟同伴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无论是并肩战斗,还是战斗后的休憩,训练生们挤挤攘攘地住在一起,时不时还会因为一些恶作剧而引发争端……

年轻的人坐在那儿,心里想着过去像是阳光一样美好的日子,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那没有几个调子的歌来。

“我当时是有和阿奇波尔多说,大家都会在另一边等我。”在阿贝尔接过连队时大家一起胡闹编的调子时,利恩又喝了一口酒,没什么所谓地说道,“结果居然是用这种方法成了真,还真是……”

还真是什么呢?

利恩听着阿贝尔哼着歌,哼着哼着却串到了另一首曲子上。喂喂,阿贝尔,你该不会是已经喝醉了吧?想要这么提醒他,但是仔细一想,自己也回忆不起本来后面该是个什么调。现在的自己满心都只有着某种惬意,某种因为跟朋友一同喝着能让身体暖和起来的美酒,眼前还有鲜美的肉类在火焰上来回晃动,而从心中,从小腹里,从每一个毛孔中自然而然生发出的惬意。

“我死的时候,没来得及跟什么人说这些东西。”阿贝尔又给他斟了一碗满满的烈酒,在看了看酒瓶里不多的液体后,干脆就对着瓶子来上了一口。“只是看着天空,想起了家乡,还有连队里的一些事。”

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战斗,而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

还有在最后的时候,至少完成了利恩对自己的托付,把什么东西完成了的,没有失落与遗憾的满足。

“意外地还是蛮长的呢……关于过去的事。”

“是啊,虽然活着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到最后想想,也经历了很多事。”这么说着,利恩转过头,刚好看到阿贝尔对着自己笑了起来。那是亲切的,快活的,又有些惬意的笑容。

“你在鬼笑个什么啊。”这么说着,利恩开玩笑似的给了阿贝尔胸口一拳。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脸上一定也带着同样的笑。“总之,这次分别后,也要努力地干啊。你可是比我先回到地面上去了。如果等我回去,却发现你什么都没准备好,你就等着我好好地笑话你吧。”

“哈,那还挺不妙的,看起来只能赶紧努力了。”这么嗤笑了一声,阿贝尔一把抓住了利恩还没收回去的拳头,手上开玩笑地用力。

是过去还是训练生的时候,经常吃着吃着饭就会开始的,男孩子间类似于掰手腕的角力。

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又情不自禁地认真起来,两个人绷紧了肌肉,试图将拳头压向自己的方向。

“所以说,利恩。”

“嗯?”

“等回到地面后,要赶紧来找我啊。”

“我还没有想好呢。如果你那边不急着要我帮忙的话,我想先到处去旅行一番,至少确认一下损毁的情况。”

“这么想,要做的事还真多。”

“因为是活着,所以才有那么多事要做啊。”

但是即使是死掉,有些约定依旧是可以办到的。

不如说,如果是面前的男人的话,就一定会履行过去的约定。

“说起来,我给你的那把小刀,你还没有还我呢吧。”

“啊,确实。”

那把刀柄上带着些许的污渍,而刃口闪烁着锋利的,以刀而言可以说是极美的光的小刀。

“那么,就等我回到地面后,有机会的时候拿给我好了。”

在那之前,要好好地活下去。

可不要刚回到地面,就又跑回来了啊,阿贝尔。

这么说着,两个年轻人角力的手突然同时张开,变成了击掌的姿势。

“一路顺风,阿贝尔!”

“啊,我会加油干的。”

这么说着,年轻的男孩子再次做出了约定。

“到时候,在一起喝酒吧。”

在星幽界的某个夜晚,两个人做出的约定。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