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最近的一些小事随笔

1

因为生病的缘故,所以第一次去医院做了心电图。

以前是一直以为,心电图只要在胸口放个仪器啪,啪地就可以了,这次到急诊室才知道,原来手腕和脚腕都要上那种蛮奇特的夹子的。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担心会不会夹得很紧,结果放在手腕上完全没有多少感觉嘛,于是又担心会不会像血压计一样,会在开始后加压变紧……

没想到就是那么虚虚地挂在手腕上啊!有些吃惊,不知为什么又觉得好失落(???)还有往胸口上心电图的那个夹子的时候,要先抹一些像是酒精一样凉凉的东西,抹上后上夹子吓得我浑身一激灵,激灵完想只有一个而已……结果还有一个!一个完了又一个!到底是几个啦!一直看电视,测心电就是往病人身上贴个贴贴而已,为什么会是上奇怪的小夹子啦感觉情感被欺骗了!被欺骗了!!!

结果测了七八分钟,也不知道是怎样,测得完全不对。

急诊的医生看到我的心电图,脸色都变了,说是有很大逸搏可能,让我去超声心动做详细检查……

结果到了超声心动那里,医生研究很久,特冷静地告诉我说:你重做一个吧,这个心电图,导连反了。

……

导连反了。

导连反了。

居然是导连反了啊!!!!!

“倒过来看的话,就是正确的心电图了。”这么说着,医生冷静地让我躺下重测了一遍。“心脏很健康,没什么问题,放心吧。”

不仅如此,做超声心动的时候还让我听了我心脏砰砰的跳动声。“听听,多有劲儿啊。”

……实话实说,我觉得听起来不知为何有点瘆人。

即使是恋爱的心跳声想必也是如此,只可远观,真得“大到能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声”的话,就变成恐怖片了。

不管怎么说,心脏没有问题的话,我就放心了。

结果医生和我说:但是有些病不是发作的时候,是不可能查出来的,只有发作时才能确诊,所以也不能掉以轻心。

……不要和我说这个啊我胆子很小很容易害怕的???医生先生您就不能确诊一样的告诉我说心脏没问题你尽情去浪之类能让我塌心的发言嘛!

啊,总之,无论如何都不要熬夜,跑了4个科室,所有的医生都给了我相同的建议呢。

也希望看到这个的人,尽量减少熬夜的时间喔?


2

心电图导连接反这个,是因为实习护士不熟练的缘故。

说到这个,以前好像也被不熟练的护士折腾过。

抽血的护士是实习护士,结果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我的血管。

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呢,最后还是扎进去了。

扎进去了,没扎对,又拔出来一点,紧接着再扎进去一些,反反复复扎了七八次。

其实到后来对针扎进去的事已经没那么介意了,或者说,比起介意这个,更害怕……

更害怕我的肉被扎成蜂窝啊!到底那一部分被扎成什么样了,想到这个时才更加恐惧。

“啊,那个……”当时声音都没有发抖,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吃惊。“实在找不到的话,要不要叫别人来试试……”

来了一个熟练的老护士后,一针出血,完美无缺。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被扎成蜂窝的那次抽血,之后感觉胳膊尤其的疲倦。


3

我其实有一些晕血和晕针。

有一些的意思是,有时会晕,有时不会。

准确说晕血其实也只有一次,是以前体育中考的时候,抽完血后好像还要做很多别的检测,在那里用棉签压了一会儿血,突然想到别的检测,再一看棉签上的血……

……突然就发晕了。

眼前很多七彩的颜色在飞来飞去,有一些站不住,所以只能蹲下来。

但是一边难受,心里还一边超吃惊地想:原来晕血是这样的感觉吗。

我居然也会晕血诶???

从此以后,就对抽血有一些紧张。

可即使如此,抽血的时候,还是想睁大眼睛看着针怎么扎进血管里。

因为,有人突然戳你的痒痒肉的话,你是会突然跳起来的,对吧?

所以就很害怕,闭上眼睛,被人一针扎进去,吓得跳起来,针折断在肉里。

明明不太可能,但是想象中的恐怖对我来说比痛一下的恐怖要更让人难受,因此即使后来晕血,也要瞪大眼睛亲眼看着针管扎到我的肉里,然后护士在让针管颤巍巍地停在我的肉中,去拿取血个试管。

……至于晕针的话,就真得是因为害怕,这次取血会和上次实习护士七进七出而导致的结果了。


4

说到打针的话,小时候还曾经在手腕的静脉吊过吊瓶。

据说这样效果更快一点,就扎在了手腕上。

当时别的父母还跟自己的孩子说:看这个小姑娘,扎了都不哭,你也不许哭,记住了吗?

因为被这么说了,所以想,对我不能哭,就更认真地挺着。

……………………但是扎手腕的痛和扎别处的痛感觉还是差远了啊!

结果刚说完这句话不到一分钟,小小的我就开始抽抽搭搭了。

没能做好那些小孩子们的榜样,真是对不起了www


5

因为一直在说医院的事,所以可能会给人造成我身体不好的印象。

但其实我身体不能说是差。虽然像是跑800这种依旧不愿意,但只是出去跑步锻炼打篮球的程度的话,我还是很喜欢的。

大学的时候还加入了棒垒社,被前辈说过击球很有天赋。

……虽然击球很有天赋,但是冲刺力不够,所以本来能跑到二垒的球,我可能跑到一垒就得停下了。

传球好像做得也不太好,因为臂力也非常一般。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击球上却是新手中最好的。

看着球被抛过来,就有了一种忘掉一切,只有我和球的宁静感。

将烦恼一棍子击飞!带着这样的感觉去做,往往会打出好球,但如果到了比赛焦灼期,想着一定要打好给我方多扳回几分,那么多半会失手打出很一般的球来。

如果可能的话,让我只负责击球就好了,有时也会这么想。

前辈听后还笑话我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说完以后,又带着我们开始疯狂跑圈。

长跑还好,但是冲刺练习我总是最后几个,想想就觉得好气喔!


6

刚刚说了,如果没有压力的话,就能打出好球,但一旦出现压力,就多半会击球失误。

适当的压力自然是驱使人向前的动力,但是压力过大就会变成恐惧与挫败感了。

我大概就是那种吃不住压力的人,如果告诉我这件事没做好,之后还会有其他机会的话,我往往就能放轻松地超水平发挥,但是“机会只有这一次,一定要把握住!”这么告诉我的话,那我就会做得白烂得不行。

就好像辩论比赛上,一开始队里的大家都是抱着玩闹的心情去的,所以我也就很放松,也被校队的某些人当作未来的种子看待过。

结果谁都没想到那次辩论太过顺风顺水,居然一直冲到了决赛。

啊不行,一定要赢,说什么都要赢,这样的心情就出现了。

……不用多说,失误也失误得非常惨。

一般来说,少年漫出现这样的心情就是获胜的flag,但是生活果然不是少年漫,不管比赛前立了什么flag,最后都是要回老家结婚的。

不,那只是个比喻,我并没有结婚,也没有结婚对象。

总之我是不适合最后拼一把的类型,也因为知道这个,平时生活里也更喜欢赶早而不是赶晚。

话虽如此,和人约出去玩,我却是要非常努力地挣扎才不会迟到的类型。

略微磨蹭一下时间就过去了。

譬如说好要准备的小薄本,磨蹭到现在还是没能修改完。

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这么说着我却完全没有去挤呀诶嘿。


2017-02-15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