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Reapertale/Aftertale】无意义

*CP:ReaperXGeno,ABO设定有

*周二期末考完就能解放去更新长篇了

*FSN的Last Episode不管听多少次都觉得配乐超超超好听故事也超棒(完全不能表达出蘑菇万分之一的伟大)


————————————

来说说,关于一个骷髅的故事吧。

一个从开始时就不曾存在。

在结束时亦隐藏了身形的,骷髅的故事。

因为被所信任的人背叛,因为被照顾的孩子所伤害。

那个骷髅所钟爱的,精心照顾了难以想象的,漫长的时间的兄弟,最终死在了人类的刀下。

并不是因为做错了什么,也不是因为仇恨或者痛苦。

只是,因为一个个体产生了,“这样做会发生什么的”心态,于是他所珍重之物就在他的面前,化作了一缕的尘埃。

“……”

所要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所要保护的东西,又是些什么呢。

站在兄弟死去的雪地间,骷髅沉默地抬起了头。

红色的围巾在风雪中悄无声息地飞舞,宛如冰一样跳动着的火焰。

“你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有什么人,在他的耳旁低低地说着。

是不会有结果的。

注射了决心的生物,都只会化作一团不成形的泥块。

失去了理智,也失去了灵魂,连思想都不会剩下。

坐在实验室的桌子上,那个 死亡 告诉他说。

你是知道自己要做的事的结果的吧?

那个结果,就是不会存在的东西。

什么都不会有,什么都不会存留。

“你会死的。”

就算你将那个东西堵在结局的出口处。

就算你将它击退了比天上的繁星还要多的次数。

也终究会有结局的时刻。

如果将人类的胜利视作车轮所行进的方向,那么,骷髅所做的,正是试图用自己的尸体,成为最后阻挡车轮前进的障碍的……

……无谓之举。

他可以让车轮脱轨成千上万次。

但是,成功的桂冠,却永远都在等待着另一个人。

螳臂当车一样的举动,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事。

在拿起那一管,半透明的注射剂的时候,骷髅就已经知道了后面的事。

而他只是平静地凝视着。

决心。

没有结果的事,正是生物最喜欢去做的事。

就算他成功了,也不会再有人感谢他。

因为,所有能够感谢他的人,都已经化为了一捧轻盈的尘埃。


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故事呢。

为什么会知道,关于那个骷髅,在那个时候的故事呢。

生物,是在一个闭合的环中存在的,相互融合,相互拥抱的东西。

而死亡,是悬挂在遥远的星系之外,于彼端存在着的,概念外的东西。

不可用常人之理去推测

也不可用常人之心去揣度。

凝聚在时间另一端的,遥远的死亡。

绝对不可能交汇之物,却因为一个偶然而缓慢地重合。


“我的话,大概看作是可以看作另一个次元的生物。”

在某个黑暗的时间中,一个骷髅告诉了另一个。

“既然观测到了你的存在,那么你的过去与未来,就是在我的面前了。”

就像是一根长长的,似断非断的丝线。

抓到了绳子的一头,再去寻找另一头,本来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于是,骷髅击退了那个人类数不清的次数。

比沙砾还要繁多,比群星还要繁复的次数。

然后,他失败了。

没有任何值得惊讶的,他失败了。

他坠入了那个空间。

一个没有因果,也没有结局的夹缝。

“现在,你是真得不会有结果的东西了。”

就算是不折不扣,热爱虐待自己的受虐狂,也该明白,已经到这里为止了。

像必败的命运发起挑战这样的事,有过一次就足够了。

一次可以称作是勇敢,是大无畏。

但是,在经历过那般的绝望后还选择第二次,就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愚蠢了。

“不用再坚持了吧?反正到最后,都不会有你的结果。”

没有回报的事,又为何要去坚持呢。


……可是,骷髅并没有听从他的建议。

不如说,如果听从了他人的建议,那么从一开始就不会做出像注射决心一样,愚蠢的举动。

死亡注视着那样的骷髅。

即使是在这样绝望的时间中,也依旧不愿意放弃的,奔走在可能之中的骷髅。

失败的事暂且不谈,因为就像是那个人类与他战斗时,无限的可能性中,总有一个会是成功,就像人类只需要坚持到,触碰到那个可能性就可以。

骷髅也只要坚持到,那个“可能”出现的一天,就够了。

但是,在那之后,成功之后呢。

被纠正的时间线中,注定不会有他的存在之地。

失败的结果是不为人所知。

成功的结局将会是被人遗忘。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骷髅,在做着无用的事。

或许是应该嗤笑他的。

就像是一只蚂蚁,在做着无用功似的,毫无意义的事。

蚁群到底是存活,还是死亡,又与自己有什么干系呢?

神明俯瞰着这样的世界,不会有愤怒,也自然便没有哀愁。

……可是,于混沌之中。

在神明铁石一样心肠之中。

另一种复杂的情感,渐渐地出现了。

厌恶着加班,渴望着偷懒。

像是“加班”这种,回报与付出不成正比的事。

甚至连回报都未必存在的事。

真得有哪个傻瓜愿意去做吗?

神明从开头嗤笑着他的努力,却在结尾的时候,为没有回报的故事而不悦了起来。

再怎么恬不知耻也该有个限度。

想要大声地斥责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就算世界上真得有像这样不求结果,只是为了忍受痛苦而存在的事,也轮不到像你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生物去做。

平凡无奇,毫无特色,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在偷懒打盹的,普通的人。

想要在这无意义的世界中,证明自己的行为是有价值的,这样狂妄无稽的行为。

居然会产生这种,赋予行动价值的渴望。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会存在真正“有意义的价值”。

“……不过,即使看起来让人不怎么愉快,我也是不会改变它的结局的。”

从拿起那管试剂的时候,骷髅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

停滞的风重新开始流动,朝阳闪烁在遥远的地平线的时候。

那个家伙便只能消散在,地底的风中。


万物皆有磨损之时。

生命,肉体,灵魂,意志。

哪怕是制造出的,无机的钢铁,或者他所热爱的,满天的繁星,也终有破灭的一日。

死亡抱着他的镰刀,注视着那个骷髅的旅程。

一次又一次地,行进在没有结果的路途中。

跌倒了也不会受到安慰,失败了也不会有人抚慰。

你该不会连痛觉的机制都没有吧,想要去问这个异端。

你该不会真得是彻头彻尾的傻瓜,连抬头看看自己面前,永无止境的路都不会的蠢货吧?

想要这么去质问。

可是,最终神明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看着那个生物,那个被他们所创造出的,万千生物中的一个,一点,又一点地行进在道路上。

如果用神的角度来看,那么所有事物都会有消逝的一天。

就好像骷髅所努力保护的世界也终有一天会被消灭一样,他也最终会被人遗忘。

“你会死的。”

注射了决心,会死。

但是没有注射决心,也终究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悄无声息地死亡。

有意义的事也好,无意义的事也好,最终都会是一样的结局。

无非就是消磨掉,自己短暂的人生。

倘若这么看来,那么,毫无意义的骷髅的举动,也就有了它的价值。

因为是Geno做出的选择,所以就有了Geno自己的价值。

毫无意义的事。

却有了它独一无二的价值。

死神看着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了自己的眼前。

生命的女神向肉块堆铸而成的物体赋予了生命。

那么,这个家伙所做的,就是向无意义的尝试中灌入了价值。

到底是该称赞,还是该轻蔑呢?

于是死神知道了,这样的故事。


生物是很容易被消灭的东西。

哭泣着诞生在世界上,就像是被孤零零地甩入了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地方,孤立无援地面对着未知的时间,这样绝望的生命的故事。

生物哭泣着诞生,又微笑着死去。

生命到底是什么呢?

没有结局,没有获得抵达结局的特权,只是存在,而没有消亡的概念的死神迷惘着。

奇怪的到底是渡过了漫长时间的神,还是时间太过短暂了的生物。

夏虫不可以语冰也,天地间的蜉蝣又渡过了怎样的一段时间。

向着无意义的行动中,不断灌输着价值的,无意义的举动。

那是看不到终点的旅程,于是,获得了像神明一样,能够永久尝试下去的能力的骷髅,踟蹰在上面。

生物获得了,看似无限的时间。

像是神一样,不灭的时间。

直到他抵达终点的刹那。

“旅途的终点的意思,就是将你在世界线的存在所抹消。”

也就是说,旅人在停下的一刻,便将不复存在。

所以前进着的生物又到底想要什么呢。

又想要渡过怎样,富有意义的人生呢。

因为想知道这样的事,所以他坐了下来。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乐子而已。”

他这么说。

“就像是小丑在台上拙劣的表演……不过,你的演出倒也没那么糟,所以我就勉强地欣赏一下好了。”

可是,看过的戏剧会被遗忘。

而这件微不足道的,关于生物所努力着的小事,却铭记在了死神的心中。


到了最后的时候,天空很蓝,风也很凉爽。

已经失去了视觉,失去了嗅觉,失去了听觉,向着世界伸出手去,却在被拥入怀中之前,崩塌毁坏的骷髅。

“……”他用手捂住了,那个骷髅看向天空的眼睛。

“到了最后,只有这条围巾还有一点颜色啊。”

白色的骷髅,白色的衣衫,纯白的概念。

消融在了黑暗之中。


关于一个骷髅的,平淡无常的故事。

评论 ( 3 )
热度 ( 88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