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Reaper/Aftertale】黑暗,酒汁与死亡

*CP:ReaperXGeno,总而言之是NSFW的糖,是跟随在7爹之后生产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吃起来它像糖好的那就当成是糖了的……肉(。)

*祝新年快乐。


————————


“你好烦啊。”

“……嗯?”

“……我是说,你好烦啊!”他终于爆发性地吼了出来,“随便跑到别人的生活里,然后啰里吧嗦地说上一堆别人听都听不懂的屁话,你以为你是谁啊,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冲出来?!”

“……”

“你以为你说得那堆废话我不懂吗,说什么Papyrus已经死了,啊,还有什么——”他张开了双臂,就像是在做什么非常激烈的演讲一样在半空中挥舞着手,“还有什么,万物皆有死亡之时啊,什么死亡啊,死亡啊,死亡啊。呸。”他像是想要吐口唾沫,最后却只是皱着脸,乱码外的另一只眼眯着,仿佛被激怒了的某种动物,“你以为别人是弱智啊,听你说上这么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就会觉得哦你说得好对,你说得很有道理好棒棒喔——你以为会是这样吗?才不哩!”

他仰着头,看着这样微微大着舌头,甚至有些失态的Geno慷慨激昂地说:“世界才不会是你们这些家伙的玩物!而我,我也不会是!”

“指望你能打击到我,做你的美梦去吧,Reaper!”

“……”他看着这样的Geno,就像是挺有意思似的,那么望着他。“……好吧,Geno。”他用舌尖玩弄了一下这个简短的发音,模仿着Geno自己刚刚说话时不自然的尾音,“你说的话我还是会仔细考虑的。”

“我还是会仔细考虑你说的话的,Geno。”

他这么仰着头,看着Geno,跟往常一样地咧开嘴,笑了起来。

“不过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Geno。”

“——你半夜三更,以这种方式坐在我的腿上,就是为了和我说这样的事么?”

Reaper靠在床板上,因为他还没有睡下,所以穿在身上的黑色长袍因为他抬起手的动作发出了窸窣的声响。

“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事情来迎合一下这么合适的气氛,Geno?”


其实,就本意来说,他是想看Geno尴尬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以Geno冷静又有些矜持的性格,在突然发现自己跪坐在别人的腿上(尤其是对方还是坐在床上背靠床板)的姿势以后——他一定会很尴尬。

而很尴尬的Geno会很有趣,尤其是比起平时他软硬不吃,警惕心十足的样子来说,这种时候无论是故意模仿他刚刚的举动来逗弄他,还是去问一些他平时绝对不会回答的问题……

……都会非常,非常地有趣。

可是现在,Geno却只是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他的头也因为这个疑惑的动作而微微地歪向了一侧。

“……这有什么问题吗?”就像是真得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一样,他暖暖的,还夹裹着酒精味道的气息喷在了Reaper的领扣上,还有些灌进了Reaper的脖子里,痒痒的,让人想要不自然地去摸上几下。“我这样,难不成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声音实在是太过理所当然了,理所当然到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录下来,明天回放给他听的地步。

到了让人觉得,是啊,这本来就非常正常嘛的地步。

“……”Reaper舔了舔嘴,觉得像这样一个不会窘迫也不会发怒,看起来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Geno……

很奇怪。

说不上好玩,也说不上不好玩,只是让人忍不住吊起了眉毛的奇怪。

“你总是这么啰里吧嗦的。”于是,Geno拽住了谨慎的他的领口,把他直接地拖了过去,“我想和你做了。”他一身酒气,看起来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似的宣布说,“所以不要这么磨磨唧唧的,你这个阳痿男。”

这和说好的情况不太对,他一边想,一边试图把自己的袍子从Geno扣紧的手指里扯出来。这和设想的剧本不太……

不过总之,他看着已经快要趴在自己身上,像是发完脾气以后就要睡过去了的Geno……

……“虽然其实我没什么所谓,但有机会的话总还是澄清一下比较好。”

他这么说着,把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Geno扳了起来。


后文:http://ww4.sinaimg.cn/mw690/005u1D5xjw1fbdymzlv7sj30c82xwnj2.jpg


然后……就在那一刻,就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臂感受到了,他的死亡。

Geno的死亡。

从环绕的手臂间,还有隔着衣物的触碰中所传递而来的,Geno的死亡。

白,被染色的白。

被死亡的诱惑所支配,由天空坠落而下的白。

溶解于黑色之中的,悄无声息的纯白。

他听着Geno断断续续的,微弱的呼吸。

“……”然后,没有吭声地,吻了上去。

神明亲吻了他所获得的祭品。

也因此而宣布了对祭品命运支配的占有权。

反正明天酒醒以后,恐怕一点点都不会记得了吧。

从那一刻起,对方也就永远不会再对他提及的,属于黑暗,酒汁,与死亡的夜晚。

评论 ( 7 )
热度 ( 143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