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UTAU】某年某日,在某个雪镇发生了的故事

*轻松向的杂烩一发完结小甜饼。在年底忙得失去知觉的季节,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CP包含(但如果有后续的话会)不限于:RedX烟枪,Swapfell兄弟,ReaperXGeno

1
“……Papyrus?”
“嗯?”
“或许我不该问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没有最最伟大的Sans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
“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不,是用生命去怀疑……”矮小的骷髅指着桌子上的那一堆裹在鲜绿色酱料中的食物,严肃地发问道,“你去便利店一趟,到底都买回来了些什么?”
2
是的,是这样的,我正是Sans。独一无二,大名鼎鼎的Sans。
你一定听说过我,对不对?杰出又聪明,睿智异常,被人交口称赞的酷爆了的Sans。
可是,因为和我重名的人太多,所以大家现在都不叫我那个超帅的名字,而改叫我Berry了。
好气喔!!我的名字不该是独一无二的吗?
好气喔!好气好气喔!就连那个每次都偷偷摸摸往Papyrus衣服口袋里塞酱酱的Red,本名都叫Sans喔!
什么时候这个名字变得这么普通寻常了,我真得是超气的喔!!!
3
…………不过算了,既然没办法的话,只能先不管了。
说起来,今天Papyrus指着电视和我说,做人要每天完成一个小目标,才能达成人生的大目标。
我的最大目标是要成为天底下最·最·最受欢迎的Sans,所以为了达成它,我决定了,要先从成为镇上最最杰出的Sans开始做起。
可是隔壁的Blackberry却跑来和我说,他才是镇上最最杰出的Sans!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他以为这种事是可以闹着玩,拿出来随便说的吗?!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他这么幼稚的家伙!
4
我生气地教育了他,也幸亏他也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所以,最终,经过友好的协商交流,我们决定了!
我!来负责成为最最杰出的Sans!而他!负责称为最最凶恶的Sans!
这样我们都能完成自己的小目标,进而在大目标上获得成功。
简而言之,这个计划,Perfect!
真得不愧是我啊!
5
不过其实我也并不总是这么坦荡荡地帮助其他人认识自己的错误来着。毕竟即使是我,最最伟大的Sans,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
例如我没有告诉他,其实就在两天前,Red的弟弟和我也达成了一项协议。
他承认我是镇上最最杰出的Sans,而我,承认他是镇上最最邪恶的Papyrus。
所以他们两个的角色定位会不会冲突了啊……
……
不管了,Papyrus告诉我说,杰出的人是不能随随便便说出心里的所思所想的。
因此这样的事,我还是不告诉Blackberry好了。

6
理论上说,这个镇上的每一个骷髅应该都有记日记的习惯。
可都已经是“理论上说”了,那就注定了这种事只能停留在理论上。
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总有某些懒的透顶的骨头,会想办法偷懒的。
是的,我们说的就是那个每天都试图躲过他兄弟,他兄弟的翻版,他兄弟的缩小版和他兄弟翻版的缩小版的监督的那个可怜的Classic Sans。
7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试图逃过他弟弟的检查以后,他的Papyrus终于宣布说,除非Classic Sans遵循超酷的日记传统,每天都写一篇日记并上交Papyrus检查,否则他就再也别想吃到自己做得世界上最棒的意大利面了。
8
于是Sans真得开始写他的……
什么?真得有人想吃他的意大利面吗???
明明我弟弟的墨西哥卷饼都不能打动我勤快起来去写日记的的!!!
9
咳,好吧,总之,Sans开始了他写日记的生涯。
具体方式就是抱起酒店里的那只小犬汪。
然后让小犬汪沾了墨水的手在纸上抹抹。
因为小犬汪的脚经常也会沾上墨水,所以就其结果来说实际上是Papyrus要多洗一件乱糟糟的灰蓝外套。
10
你们也觉得这种玩意儿肯定也混不过Papyrus的检查对不对?
我也这么觉得。
但是自从Sans单方面宣布说,这是他的谜题日记,也就是所谓的加密日记后,Papyrus就把它当作最酷的事四处炫耀了。
11
为了不让我弟弟在这方面吃亏,我决定从今天起,我的日记要请那个沾满墨水的提米过来跳着舞写。

12
啊,什么?你们想知道Red的日记是什么样的?
具体其实我也不知道啦,毕竟那属于个人的隐私……
不过听他的Boss的意思,他写日记写得还是挺积极的,只是内容好像都是些什么关于芥末啊蜂蜜啊灵魂啊还有融化成了一团脏兮兮的东西。
芥末和蜂蜜混在一起吃,是不是好奇怪啊?
我本来想这么问Papyrus来着,结果扭过头,刚好看到他正在用生不如死的表情吃着涂满芥末酱的汉堡。
然后喝了一大口蜂蜜。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种奇怪食物的爱好者啊?
12
哦说到日记,就要说起我们镇上另一个叫作Geno的骷髅来。
我和Blackberry都觉得,他一定很可怜,因为他没有兄弟,也没有家人,可以监督他写自己的日记。
好可怜喔,想想都快要哭了呢。
结果就在我们这几个超酷的骷髅讨论怎么帮助他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穿黑袍子的骷髅,超好心地说,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帮忙检查一下Geno的日记。
所以说,Reaper先生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啊。
13
但是Geno先生却一点都不高兴。
事实上,当我们把Reaper先生介绍给Geno先生的时候,他的脸都要绿了。
“我不需要有人监督我干这个!”他嚷嚷着,“我不用这个!至少这个我不用!”
“他真是高兴得快发疯了的表现。”Reaper先生和善地说,“所以不要太在意,习惯了就好了。”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就放心了。”虽然自称是最最凶恶的Sans,但是Blackberry果然还是一个很善良的Sans啊。
“我也就放心了!”我大声地欢呼。
在“你们在干什么住手我不需要这个”的背景音里,场面非常……呃,怎么说?
和谐昌盛??
14
“……我觉得这个不能用和谐昌盛来形容。”Papyrus听过这件事后,有点为难地告诉我,“并且或许我们应该尊重Geno的想法,我是说……”
“我们做错了什么吗?”
“这大概不能用做错了什么来形容,嗯……”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要去找他道个歉比较好?”
“不,我觉得和Reaper打交道的事还是不要由你来——”
“反正Geno也没事做,塞给他一个分散精力的玩意儿不是挺好的来着?”Red那个烦烦的家伙也插了嘴,“所以小孩子就不要想东想西想那么多,乖乖去和你那个什么berry朋友玩泥巴去就好。”
“Sans——!”
“我们不玩泥巴——!”
我和Papyrus的抗议声同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15
虽然我并不讨厌Red,但我真得希望他和我聊天的时候能够尊重我,而不要总是把我当成一个小屁孩一样看。
16
我是说,至少和我说话的时候,他应该把眼神放在我的身上,而不是一直盯着Papyrus的领口去看,对吧?
17
总之,Geno先生的日记本,就交给Reaper检查了。
不过说到Reaper先生……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和他不太熟。
“只要还活着,你们就不会有和我相熟的一天的。”对此,Reaper闭上了一只眼睛回答说,“毕竟,我只和死人或是神有关系。”
18
既然如此,和他看起来认识很久了的Geno,莫非是神吗?
19
喔,应该不是。Blackberry在皇家护卫晋升考试前,花了一整晚念诵Geno的名字进行祷告,结果他依旧没能考过。
“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的家伙怎么可能是神啦!”他坐在那里,特别生气地挥舞着手臂说。“也不求他有多么一求百应地,但至少保佑我蒙对个选项也可以啊,对不对?”
20
对此我不知道该发表些什么想法。
但是坐在那里,充当Blackberry椅子的那个Papyrus不断地点着头。
21
Blackberry的Papyrus很乖巧。
乖巧的意思是,Blackberry想吃限时特典冰淇淋的时候,他会排上一晚上的队去买。
他想做什么超酷超棒的谜题的时候,他负责把Blackberry托在肩膀上满雪镇到处乱跑。
而现在,他负责伸出一条腿,让晋升失败的Blackberry坐在他的腿上,同时一边帮他倒饮料,一边任由他气咻咻地捶肩膀。
22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有的时候我也想要这么一个不惹人生气的Papyrus啊。
23
这么想着,我拉拉Papyrus的外衣领子,示意他不要总趁我坐他腿上的时候,玩我的领巾了。
24
说起来,我的Papyrus总是惹我生气。
也不是说总是惹我生气吧,就是说,那个……他总是在逗我。
不管和他强调多么严肃的事,他都会突然插入他那些奇怪的笑话。结果我就又忍不住,猛地笑起来了。
啊,啊,好讨厌啊!那些奇怪的笑话好讨厌啊!
虽然Papyrus不仅不讨厌,还超级超级酷就是了。
25
嗯,超级酷。
是比世界上最最杰出的Sans就差那么一点点地酷!

评论 ( 12 )
热度 ( 110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