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Fell/Swap】边界线·Chapter12

*CP:芥末烟枪
*年末实习+学期期末的双重压力所以更新掉落开始变得不定时!

Fell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那是一个堕落的地方。书本上写着。灼热的空气仅仅是吸入就能烧伤人的肺部,而干燥的空气中弥漫着的是填充着欲望的浮躁。太阳很毒,因为他们认为需要阴凉庇护的弱者是没有资格活在世界上的。酒馆中贩卖着最辛辣的液体和最糟糕的药物,只因为这里从一开始就被定义成为了被神所遗弃之地。
“……和我在这里见到的完全不同喔?”他坐在椅子上,手抓着椅子沿儿,一下一下地晃着腿。“空气也没有很热,饮料也没有很难喝……”
并且人也比书里描述的,要来得友善得多。
他喜滋滋地看着面前那个矮个子的骷髅,对方像是感受到了他热切的注视,有些不自然地清了下嗓子。“虽然我们也很想要让每个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仅仅是呼吸就跟肺着了火一样地难受。”这个Fell世界的本土居民瞪着他,而他却完全搞不懂对方为什么瞪自己——只是觉得那凶巴巴的眼神,看起来还挺好玩的。“但是那种事用脚指头想想就该知道不可能吧。”
“所以,这个世界其实一点都不坏嘛。”
他挺大声……其实也没有挺大声,但因为上午的酒馆里人很少,大家又都各自在埋着头,不知道做着些什么事,所以少年清亮的嗓音一下子炸裂开,就好像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扎爆了一个气球。他在讲完以后,才发现半个酒馆的人都抬起脸,把头转向了两个人的方向。
“去,去,做你们的事去。”那个曾经向他要过签名的骷髅挥了两下手,很粗暴地说着,“我在忙着工作呢。”
“忙着工作……”有一对和他认识的狗夫妇很像的夫妻嗤嗤地笑出了声。“你居然会忙于工作,Sans,彗星终于决定要撞上地球了吗?”
这句玩笑话让整个酒馆里都洋溢起了快活的气氛,“是啊,Sans,你这家伙不就只会偷懒嘛”,“还有被你那个Boss踹屁股”,“祝你健康,Sans。”这些声音此起彼伏了起来,而骷髅只是抬起他的啤酒杯,遥遥地和乱七八糟笑起来了的怪物们晃了晃。于是大家哄笑着又扭过头去,继续起了自己手里的事。
“你是这里的明星吗?”骷髅刚把手里的酒杯放下,他就忍不住问道。“和Napstablook类似的那种Super Star?”
“……停,停,所以Super Star是什……算了。”他本来想和骷髅解释上几千字关于Napstablook是多么厉害的一个小方块,还有虽然它很厉害,但是它依旧没有Sans自己伟大之类的事,但是对面的骷髅却飞快地伸出了一只手,“打住,我不是要和你聊这个的。”
他不是和我来聊这个的,好吧。Sans喝着他的苹果醋,“那你想找我问些什么?”
“……”那个骷髅正狐疑地看着他,而每当他露出这种像是要算计人一样狡诈的神情的时候,就不再有初次见面时那样可爱了,Sans忍不住想。
他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Papyrus在见到这个家伙时会那么谨慎了……局促不安,小心翼翼地和他打听着Papyrus情况的骷髅,看起来确实很有趣,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那种藏在角落里,羞怯不安,需要帮助的小孩子——即使他现在看起来有些凶,Sans却也还是这么想。
实际上,如果把他的凶当成玫瑰保护自己的刺的话,就有趣多了。
他想起来Papyrus给自己讲过的,关于一个会在星星之间飞来飞去的小王子,和他所爱那朵花儿之间的故事——看看面前这个有些胖,把自己裹在毛绒绒的兜帽间,咧嘴笑的时候还有颗好玩的金牙的骷髅,再想想绘本里那朵骄傲的玫瑰,两者之间巨大的差异对比让Sans认不出扑哧地笑出了声。
“对不起,”他捂着肚子,哧哧地笑着,“我,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看到你就控制不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面骷髅的表情看起来更加难看了几分。
“我真得不是在笑你啦。”他有点担心这会打击到对方的自尊——世界上最最杰出,最最酷的Sans当然不能做这种伤害别人感情的事,所以他忙不迭地澄清着,“只不过是,看到你就觉得……噗嗤。”
完了,火上浇油,越描越黑。他拼命挥舞着手,看着对方皱着眉骨,就像是个农民在看着什么珍稀动物在吃自己后院种的稻子一样,匪夷所思地盯着自己的脸。“你就不会正常地说话吗?”
“嗯?”
“……”他瞅着Sans,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凶巴巴地讲道,“你给我好好讲话。”他这种并不是要真的伤害什么人,却故意显得很凶恶的语气又让Sans想要笑了。但是世界上最最杰出的骷髅,至少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所以他拼命压抑住自己的笑声,只是脸上带着那种——啊不行,我控制不住了——
他抖动着肩膀,再一次地笑了起来。

好吧好吧,严肃一点。
可怎么严肃得起来?对面这个和自己同名的骷髅,不管做什么,都能让Sans感到一阵阵的有趣。“你是以成为世界顶级的搞笑艺人作为目标的吗?”他惊奇地说,得到的却是恶狠狠地狙击:“你给我闭嘴,蠢货。”
天呐,真是太可爱了。故事里那朵玫瑰是不是就是这么说的:“闭嘴,蠢货!”
他拼命挪开自己的视线,因为他还记得故事里玫瑰恼羞成怒的故事。他要有耐心,他对自己说他要有耐心,足够的包容,才能让……
对不起虽然我可以有耐心,也可以有包容,但是让我控制住不要笑真得是太吃力了,噗咳,咳哈噗。

“……所以!”对面的骷髅终于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你到底是为什么跑到这里,然后像个傻子似的笑个不停?”
哦,哦好吧,玫瑰受了伤的自尊心,他能理解——不过总之,他已经凶得让人不好意思笑下去了。Sans擦了擦自己的嘴,趁机按按嘴角,抚平那里的一个笑容。
“你问得正好,”他很兴奋地说,“我,伟大的Sans,专程来到这里,是为了——平息我们之间的争端而来的!”
“为了我们之间的和平!”
对面骷髅的下巴似乎要掉下来了。或许应该有人提醒他,张着嘴目瞪口呆的样子特别蠢——Sans偷偷在他的秘密笔记本上记录着,永远不要露出那么傻乎乎的样子,它看起来一点,都不,酷!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张开嘴,像是非常吃力地,回应了他。
他说:“或许你该去检查一下你的脑袋,哥们儿。”

“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出现战争。”对方像是唾弃一样地说着,“你根本就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儿,你就想要像个圣母玛丽亚似的跑出来,拯救我们所有人?”
这句话微微冒犯了Sans,可是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包容这个为了保护自己而长出了刺儿的家伙,因此他甚至都没有真得生气:“嘿,别看我这样,我当然知道了!”他斩钉截铁地说,“别看不起我,我知道的东西,可比你多多了!”
“……”骷髅盯着Sans,表情依旧在烦躁与匪夷所思之间徘徊。“你小声一点。”他压低了声音,“你是想让他们意识到你是来自哪里的玩意儿,然后把你抓去给Asgore他们做点心吗?”
“……你是想保护我。”他有点惊奇地看着对方,结果发现对方因为他的视线而更加不耐烦了。
骷髅嘟囔了两句,但是语速太快,所以Sans什么都没有听清,只是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说:“我只是需要弄清你来这里的目的而已。”
“可我已经告诉你我的目的了。”
“……”对方现在看起来像是要骂人了。“Papyrus就这么放你来了?”他不敢置信,甚至怒气冲冲地问道,“他难道就没有把你按住,把你的屁股暴打一顿,然后告诉你和平使者这种活儿不是你能做的么?”
“嘿,所以你会打自己的兄弟屁股?”
他的关注点可能有些不太对,因为那个骷髅又愣住了。
“……不,没有。”他停顿了一下,语气缓和了一些,却还是继续说,“不过如果他要做像你这样的蠢事的话,我说不定真得会揍他的。”
“所以你还是会打你的弟弟。”
“那是因为他不会干出像你这样的蠢事!”他的声音甚至拔高了半个八度,“并且我不是在和你讨论这个!我问你的是,为什么那个白痴会允许你来!”
“嗯……实际上。”他想,实际上Papyrus才不知道自己会跑到这里来的呢。他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如果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像眼前这个固执的家伙一样,死硬死硬地,不肯让步。
可是实际上按他们的办法,按Papyrus他们的办法,就是走不通啊。就是因为走不通,所以他才不得不亲自出马的。
他不觉得有任何人能够忍受自己的至亲离开自己的悲伤……虽然他不是很明白,战争是为了什么而开始的,也搞不清楚杀了几个人,让一个地方流下了血与眼泪,能带来什么……
但是他觉得,即使是堕落世界的生物,即使是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骷髅,也不会忍受亲人或者朋友,会有一天突然离开自己的想法。
就连我,世界上最最伟大的骷髅,也都会为了Papyrus有一天可能离开我,甚至没有任何预兆地就突然消失,这样的事感到恐惧。你们又怎么可能会不恐惧呢?
他看着Sans,还有Sans身后打闹着,大声嘲笑着彼此,可又在嘲笑的最后哄笑成一团的怪物们。
如果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会离开自己的话,事情不就很简单了吗?
他晃着自己的腿,看着面前的骷髅。
“……你是偷溜出来的,对不对?”现在,那个Sans怀疑地眯起了眼。“你没有和你兄弟打招呼,就悄无声息地跑到了我们的世界。”
“——有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你这样贸然的举动,简直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他舔了舔嘴,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没有和大人打招呼的小孩,会被狼叼走的故事,你是知道的吧,小鬼?”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