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Reapertale/Aftertale】关于死神的几个故事之一

1. 杉树枝上的死亡
*CP:Reaper!Sans X Geno!Sans,CP向正剧……吧?
*芥末烟枪那篇更得太快我有点缓不过劲来(……)悄无声息地开个RG的中篇缓缓。
*并不知道会不会完结,因为我只是挖个坑而已(。
*梗来自《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死亡落在了杉树的枝头,歪着头瞅着他。
这不是什么Sans突发奇想的奇怪比喻,而是非常现实地,正发生在他眼前的,不可思议的事。
那个死神穿着漆黑的袍子,抱着那柄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镰刀,正坐在杉树的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低着头,居高临下地瞅着他。
“你好啊,小家伙。”他这么说道。
Sans仰起头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确定了死神的两只手都还笼在漆黑的袍子,不像是要扛起镰刀,站起来乱砍一气的样子。这个确认让他忍不住松了口气,因为故事里的死神都是要转起那把超大的镰刀,才能把灵魂给带走的——一个抄着手,懒洋洋的死神不至于那么有危险性,Sans想,所以或许他可以回答一下这个死神的问话。
如果Sans年龄再大一点的话,他就该明白无论是抄着手笑眯眯的死神,还是转着镰刀凶神恶煞的死神,死神都还是死神,根本不存在危险或者不危险的差别。就好像一只打哈欠的老虎,和一个站起来走个不停的老虎都是老虎一样,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掉头就跑,拔足飞奔,把那个可怕的玩意儿甩到后面,有多远甩多远。
可现在,Sans还只是个几岁大,刚刚有了自己弟弟的小骷髅。就跟他还不知道除了自己的世界以外,还存在着无数个平行宇宙一样,他也不知道,死神是多么狡猾,多么可怕,又多么无情的一种东西。
所以他仰着头看着他,然后打了个招呼。“你好啊。”他说。“我应该认得你吗?”
这句话像是逗乐了树枝上的死亡,因为他看到那个死神身体微微颤了起来,连带着他坐着的那根树枝都在轻轻地颤动着,巨大的镰刀触碰到更高的枝叶,于是树枝应声而断,带着平整的断口坠落而下,噼啪地掉落在地面上。
“你该认得我吗?”死神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仿佛很有意思一样地看着他,“那你觉得,你该不该认识我呢?”
一个好问题。
“……我以前没见过你。”
“嗯,确实如此。”
“但是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了。”
死神笑了起来。他的笑不是那种让人很舒服,清爽或是温暖的笑容,而是带着好奇与谨慎的,像是谋划着什么的笑。“如果生物被我狩猎了这么多年,”他慢吞吞地说,“却还没有进化出发现死亡就在自己眼前的能力,那就真得太可怜了。”
所以死亡确实正在他的眼前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死了,但是他决定趁机多问对方几个问题:“你经常会这样么……?”他的手插在兜里,皱着眉骨问对方,“就是,突然出现在人的面前,和人聊天之类的?”
“不,不会。”断然否定的回答。“我还没有这么闲。”
“即使是对方要死了,也不会吗?”
“都快要死掉的东西了,我干嘛要和它聊天?”死神嗤嗤地笑了起来,却不像是有什么不高兴。
这就让Sans有些搞不明白了。“那既然如此,你出现在我面前,是要做什么?”
这句话大概不太礼貌,甚至可以说,实在是太不客气了。但正像死神说得一样,如果一个生物就要死了,那他还在乎什么礼貌不礼貌得呢?
果然,死神也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不满。他只是一下一下地晃着自己垂在树干旁的那只脚,垂着头,像是很有意思地瞅着他。“嗯……我其实不是来特意看你的。”他诚实地说,“只不过是工作的时候,看到这个世界想起来你,于是顺道过来看看。”
“……所以你不是来带走我的啊?”
“别讲得那么失望嘛,Geno。”死神甚至扮了个鬼脸,“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知道自己不会马上死,Sans可一点都不觉得失望,他看着那个死神,犹豫了一下,想着如果告诉对方他认错了人,对方会不会因为恼羞成怒而把自己强行剁成两半。
但是管它呢,不知为何,他总有种被认错以后才会更加危险的预感。“你搞错人了,先生。”他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说,“我是Sans,骷髅Sans……不是你口中的那什么Geno。你走错门了。”
这句话又一次地逗笑了裹在黑暗中的死亡。如果让死神发笑就可以逃脱死亡的话,那Sans大概刚刚已经获得了无数次避免死亡的免罪金牌。“不,我没有走错路。”死神咧开嘴,对着他恶意却又和善地笑了,“死亡是永远不会走错路的,Geno。”
他非常愉快地说,“你为什么不想想,可能是你多少年以后,多了一个外号,别名,或者类似的东西呢,Sans?”
所以他是真得知道自己未来的事了,Sans想。一个从未来大老远跑到自己面前的死神,还真是奇怪。
“好吧,那既然你认识未来的我的话,我是什么样子的?”
这次死神回答得很迅速:“不告诉你。”
“……那你跑过来干什么?”
“看你。”
他又变着法子问了几个关于自己未来的问题,但可惜得是,不是被死亡糊弄了过去,就是用似是而非的答案来搪塞。“好吧,我知道了……”最后,他只能耸了耸肩,接受了死神什么都不肯告诉自己的事实。“那你为什么要跑来看我?”
他没想过这个问题能得到答案,因为怎么想,这种问题也该和别的与未来相关的问题一样,列入无可奉告的行列。
结果死神居然真得回答了他:“因为我和你有关系啊。”他笑着说,仿佛一个生物跟一个神有关系这种事,是什么很平常的事一样。
……好吧,那既然如此,有个问题他就不得不问了。
虽然他并不想问这个问题,因为不知为何,他有种隐隐约约,非常不妙的预感。
“……那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死神看着他,咧着嘴,露出一个愉快至极的笑容。
“肉体关系,小朋友。我想,应该算是肉体关系。”

如果不是当天晚上,他得知他和Papyrus的监护人Gaster消失不见了的话,他大概真得会觉得,自己被一个骗子给涮了。
可实际上Gaster就是不见了。
所以你看,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可笑至极的事,怎么看都是假的,结果偏偏它就是真的。
……………但是这不包括Reaper说得那句惊悚至极的话,Sans想。
至少他是不希望包括的。
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经常发生的事,那就是人最不希望发生的事了。

评论(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