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Fell/Swap】边界线·Chapter3

*CP:芥末烟枪

*如果哪天有部分被屏,看全文请走子博http://backitup.lofter.com/ 密码NSFW

*更新会都很短小……我慢慢写,因为长篇一次更新太多我发现我自己吃不消ry


这样的事又重复了大概三五次的样子,Sans很快弄清了Papyrus出现在酒馆的规律——譬如他喜欢在周二,周四还有周日的下午坐在吧台边上,给自己来上一杯温吞的啤酒。

Papyrus是喜欢慢慢喝酒的那种类型,但是却也不是那种温吞的品酒——毕竟一品脱的淡啤酒,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值得如此细细品位的地方——他只是坐在那儿,叼着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盯着自己的酒杯看,看着看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一样,不自觉地轻轻笑上一下,然后他喝一点酒,把已经抽完的烟蒂按到一边的烟灰缸里,紧接着又拿出一支。

他大概对自己是骷髅这一种族很满意,Sans忍不住这么推测,因为一个骷髅永远都不会得肺病,而以他吸烟的情况,换成任何一种其他的生物,他恐怕早就已经进入了肺癌的晚期。

Sans心里想着,也像往常一样坐在了Papyrus的身边,点他喜欢的那种烈酒,可以像芥末一样,让人悚然一惊的那种烈酒。

他或许会注意到我,或许又没有。Sans在他旁边,一边嗅着香烟的味道一边想。他希望Papyrus能注意到他,或者主动和他搭话。但每次这个骷髅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到底有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样的问题若是这么拖下去,大概是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结果的。

所以,有一次,就在Papyrus走神的时候,Sans假装失手碰掉了他的香烟盒,忙不迭地用比起他平时的表现来说要谦逊的多的态度帮那个骷髅捡起来——对方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了一样,有点诧异地看着Sans,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他咧嘴笑了笑,倒也没打算掩饰自己眉宇间那种得意的神色。“有碍到你的事吗?”

“没什么关系。”Papyrus简单地回答着,眼睛却还盯在Sans的身上,“只是一包香烟。”

所以说,那个骷髅总算是看到了自己。Sans趁机笑了笑,又问他说:“我们是不是以前在这儿见过?”他知道这个搭讪的方式老套又无聊,但是指望他说出什么更高水平的调情的话,才是强人所难。“我好像对你有些印象。”

而Papyrus只是出于礼貌地笑了笑。“可能是因为我身上烟味比较大吧。”他洁白的指骨敲了敲桌子上的烟盒,让人奇怪为什么它们没有被染上那种焦枯的黄色。“不过对不起,我好像对你没什么印象了。”

所以一直以来对方确实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得知这件事后Sans倒也没有有多失望,只是随便开了另一个话题,让两个人间的谈话继续下去。

 

所以你看,我和你并不是说,从来没有好好坐下来谈过的。Sans心想。他还记得那天他们聊了那么一会儿,Papyrus一直保持着一种出于礼貌的冷淡态度,就像是因为被人打扰了清净而有些不适,但是却又尚能忍受的那种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他们具体聊了些什么?Sans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能想起来。

他已经不记得那时他找了些什么话题,因为当时他的注意完全都放在了Papyrus的反应上。

 

像是这样在酒馆里“偶遇”了几次后,Papyrus突然问他说:“你天天都泡在这里吗?”

“并不是每一天。”他含糊其辞地回答,不知道是不是该为Papyrus第一次主动说话感到高兴。“只是没事做的时候,会来这边坐坐。”

这毫无疑问是一句谎话,Sans感觉自己像是流了一点汗,但那只是心理的错觉。Fell世界的生物从出生开始就会说谎,谎言几乎成为了他们的某一种本能。

他用余光看着Papyrus把抿了一口的啤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淡淡地哦了一声。“我好像每次来都能遇到你。”

应该说是每次来都一定能遇到他。Sans心想,但是如果他照实说了的话,那么之前装出的偶遇就全都白费了。所以他抬起眼睛,像是有些诧异一样地回答说。“我倒是觉得偶尔才能撞上你。”

“以我来的频率,如果还只是偶尔的话,那你真得应该多回到自己的世界走走。”Papyrus将酒钱放在了桌子上,他是发现了什么,打算就此离开了吗,Sans的眼睛动了一下,可是在他来得及说些什么把谎圆回来之前,Papyrus已经站起了身。“我要去雪地里散一会儿步,你想一起来吗?”

正确的选择是拒绝,然后在下一次对方提起类似的邀请时再同意。虽然本能是这么告诫Sans的,可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的两条腿也就已经站到了地上。

“好啊。”他听到自己干脆地说。“那就一起出去走走。”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