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Swapfell】兄弟两个吵架了!(亲情向)

*US和SF兄弟组的亲情向,是@狂伶 的点梗www
*我觉得原点梗好像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老福特最近老屏蔽我的车,我……我就先做了个傻白甜小甜饼来凑数(。)
*四个人的心理年龄,除了烟枪全都是幼稚园水平,注意避雷
——————————
1
Swapfell家的两兄弟吵架了。
起因是他们和Swap家的两兄弟一起在Napstablook旅馆吃晚餐,结果吃着吃着,Swap家的Sans就突然说:“我不喜欢这个香草烤鸡。”他打了个喷嚏,“不说香草也太甜了,我吃不掉……”
“那我帮你吃了就好。”Sans还没有说完,他的Papyrus就伸出手来,把Sans盘子里剩下的烤鸡拨到了自己的盘子中。
Swapfell家的Papyrus诧异地看着这一幕,结果回过头来发现Sans居然也在盯着自己。
“……”
“……?”他很茫然地看了看Sans,又回头看了看Swap家的两兄弟,Sans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Papyrus很努力地思考了一下,结果却怎么都想不出来原因。
Sans瞪着他,非常非常严肃地瞪着他。
可是光是瞪着又有什么用呢,Papyrus顺着Sans的视线扭过头去看了半天,依旧没搞明白Sans瞪自己是什么意思。
“你是个笨蛋吗?!”Sans终于忍无可忍地发起了脾气来。
2
“我吃不了辣的东西。”他发完脾气以后,把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往前推了推,那里面放着半盘子的辣椒炒面,看起来像是夹菜的时候不小心夹多了的样子。Papyrus很想伸出手把Sans盘子里吃不掉的东西也拨到自己盘子中来,但是突然想到这样随意可能会让Lord生气,又住了手,小心翼翼地提议说:“我去叫服务生来换个碟子吧。”
“……”
坏了坏了,就算是Papyrus也看出Sans的表情更不高兴了。莫非是不想让外人发现他挑食吗,Papyrus一边唾弃自己的迟钝,一边赶紧又说:“或者你直接把它拨到那边那个垃圾盆里,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他觉得他的提议很完美,可是Sans却又一次发起脾气来:“你真是个蠢货!”
他最最可爱的弟弟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一点他可真是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
3
或许是因为吵闹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坐在桌子对面的Sans也扭过了头来:“诶,这个东西你吃不掉吗?”他很诧异地说道,“虽然我也不是很能吃辣,不过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也会尽力。实在吃不了的话,交给我来处理也可以的。”
Papyrus转过脸去看了看Swap家的Papyrus,发现对方正一脸认真地对付着香草烤鸡,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些什么。
“我也不是不能吃……”现在轮到他的Sans声音小了起来,“我又不是不能吃辣。”他嘟嘟囔囔着,又瞪了Papyrus一眼。
可是Sans你光瞪有什么用呢,有些话不说出来那个笨蛋是不会明白的啊!
果然,笨蛋Sans就继续说:“真吃不了的话不用勉强自己的,交给史上最最杰出最最棒的Sans来处理就好。来,把它拨到我的盘子里来吧。”他甚至大方地递出了自己的盘子。
“……我又不是因为吃不了才这么说的!”另一个Sans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推桌子,宣布说他已经吃饱了。
4
糟糕了,真得糟糕了。这样下去Sans可是浪费了不少的食物——虽然Papyrus更担心地是,今天他的弟弟吃的东西要比平时少了很多,吃的东西这么少,是不是胃或者哪里出了什么毛病呢?
“您……您真的吃饱了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结果Sans却只给了他一个后脑勺:“我吃饱了!气都气饱了!”
气饱了到底是哪种饱呢?如果说是胃部进了气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Papyrus更着急了,可是他又不能逼Sans多吃东西。他转着脑袋四处看了看,看到自己盘子里还有没有吃完的半块牛排——可是给Lord吃自己吃剩下的牛排,这种事说什么他也做不出来。所以他灵机一动,又从菜碟子中取了点还没怎么动的虾仁出来。“这个虾仁我觉得很好吃,”他小心翼翼地说,“您要不要品鉴一下,给厨师们一些意见呢?”
Sans瞪着他,非常非常严厉地瞪着他。
然后他终于勉为其难地张了嘴,从Papyrus的叉子上咬下了虾仁。
“唔……”他慢慢地说。
虾仁没有被生气地扔回到Papyrus的衣服上,Papyrus已经很高兴了。
5
“其实我不喜欢吃海鲜。”Sans很小声地说,可惜正在忙着取更多虾仁回来的Papyrus没能听清。所以Papyrus赶紧把脸凑回来问:“您刚刚说什么,Lord?”
Sans瞪着Papyrus那张蠢得不行的脸,沉默了半分钟后才更加严厉地说:“没跟你说话,做你该做的事,蠢货!”
6
Papyrus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他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现在正在给Sans夹虾仁,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这件事可以做了。
所以他卖力地给Sans夹了快半个盘子的虾仁。
“……”坐在他们对面的那个Papyrus看了看,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其实……”他慢吞吞地说,“我觉得在夹菜给别人吃之前,最好自己先尝尝味道。”因为三个笨蛋同时都在看着他,所以大好人Papyrus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Papyrus没有搞懂对方是什么意思,他把正要再次送到Sans面前的叉子送到自己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呸,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那个看起来还挺漂亮的虾仁给吐出来,因为它实在是太难吃了,真得是又咸又苦又难吃。
“这个是Napstablook亲自做的一道菜。”坐在对面的Papyrus解释说。
所以这个菜这么难吃,为什么Lord还吃了那么多呢?
难道是Lord天生就喜欢吃又苦又咸的东西吗?
7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又苦又咸还很难吃的东西。
他偷眼看了看Sans,发现Sans正冷着脸喝杯子里的冷水。
如果他的脸能不那么冷就好了,这么想想,他赶紧把自己刚倒的温水端了过去。
“你是让我喝你喝剩下的水吗?”Sans看到他这样,很吃惊,也很威严。
是啊,Papyrus恍然大悟,他怎么能直接让Lord喝自己喝剩下的水呢。他应该直接拿水壶给Lord倒满热水的。他正要起身这么做,却看到Lord把水接了过去,慢慢地喝了起来。
所以说,温水的效果就是好啊,Lord的脸色都没有刚刚那么难看了。
8
桌子上的气氛好像不那么地僵硬了,两个Papyrus一个在默默对付着碟子里的烤鸡,另一个正试图切些牛肉下来给Lord吃。
而两个Sans,一个一边吃着牛肉,一边像是要张嘴要说些什么。
“……”可是没有人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张嘴说了话,声音就太响了。
Sans张了张嘴,又闭上——
然后另一个Sans高兴地说了起来。“为了避免无聊,我带了游戏机来。”他唰地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便携式游戏机。“你要跟我一起玩吗?”
9
没有孩子不喜欢游戏机。
所以两个Sans很快就把椅子拉到一起,埋头玩了起来。
10
现在,餐桌上的只有两个Papyrus了。
“……”
“……”
他们沉默地看了看彼此,也把椅子拉了过去。
现在,围在一起打游戏,或者看人打游戏的有4个,而桌子上的人可就1个都没有啦!
11
“Paps,你看。”有一个Sans兴高采烈地和他的哥哥讲着,“只要这样,然后再这样,就能打开这条隐秘通道。”
“是吗,还真让人想不到。”
“嘿嘿,我厉害吗?”
“嗯,值得骨励。”
“Paps——!”
“好,好,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骷髅了。”
12
趁那对骷髅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时候,这边的两个骷髅也在盘算着该说些什么。
果然还是应该跟Lord道歉吧,Papyrus惴惴不安地想。毕竟自己喂他吃了那么多难吃的东西,没有当场发火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再不认错的话……
“我……”
“我……”
两个人同时张嘴,又同时闭嘴。
到底该哪个先说呢,这又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了。
13
幸运地是,这个问题比搞懂Lord想干什么要容易得多。Sans把眼睛一瞪,Papyrus马上乖乖地闭嘴了。
“……其实我。”然后Sans也用有点小的声音说,“我并不是真的在生气。”

Sans在说什么?
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Sans在说什么,但是刚刚那句话却已经快要让Papyrus飞起来了。
14
“其实我并不是真得在生气。”Lord慢吞吞地说,“但是你为什么那么蠢。”
为什么Papyrus那么蠢呢,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掉的话,或许他就不用老惹Lord生气了。
“真是看到你就让人烦,”他说,“你是世界第一的蠢蛋吗?”
糟糕啦,糟糕啦,Papyrus居然被Sans嫌弃了!刚要飞起来的Papyrus又被扑通一巴掌打回到地上去了!
15
“不过世界第一的蠢货才能衬得出世界第一的天才,”Sans没有注意到Papyrus的表情,继续说着自己的话。“所以我也只能宽恕你的蠢了。”
诶,为什么明明是这么勉为其难的话,Sans却看上去有些高兴呢。
Papyrus很吃惊地看着Sans。
可是Sans却没有看他,只顾着说自己的话。“我应该料到你就是那么蠢的。所以……嗯……是我对你要求过高了。”不会啊,Sans先生,Papyrus还在希望你能对他期望得更高一些才是啊!“刚刚对你发脾气……啊,我是说……嗯……呃……”
“对不起。”小小声,超小声地说出来了。
不要问Papyrus是什么反应,因为他的表情就好像被人拿了几千万的钱给砸了头一样。
16
哪怕几千万也没有现在这一刻要值钱。
Papyrus觉得自己已经被吓傻了。
然后,然后——
然后更恐怖地是,Lord居然悄无声息地伸出了一只手,脸瞅着别处。
“狗的话,主人拍拍就该不生气了吧。”他小小声,甚至比刚刚的对不起还要小声地说。
Papyrus傻了一样地看着那只戴着黑皮手套的,像是要拉手一样的……
“你到底要不要和好!”Sans等了半天都没有得到反应,又暴躁起来说。
这,这是和好不和好的问题吗?Papyrus想。
这分明不是和好不和好的问题。
这是Papyrus快要死在当场了的一个问题。
17
Sans终于受不了Papyrus迟钝的反应了。他一把抓住了Papyrus的手,胡乱地拽了拽。“叫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就好了。”他发脾气一样地说道。“在那里傻了一样的是怎么回事……Papyrus?喂,Papyrus,我在叫你啊?”
完了,Papyrus想,我死了。我快要死了。
我真得要死了。
18
“他们在嚷嚷什么啊,Paps?”被捂着耳朵的Sans茫然地抬头问道。
“啊……是啊,到底在嚷嚷什么呢。”Papyrus冷静地回答说。“或许你可以猜三次。”
“可是我猜了你会知道答案吗?”
“嗯……我怎么会知道那两个笨蛋在想些什么。”
“他们才不是笨蛋。”Sans抗议说,另一个Papyrus也就算了,但是他不能接受自己的Sans朋友也被称为笨蛋,“虽然比起我来还差得远,但是他们绝对不是笨蛋。”
“是。”Papyrus笑了起来。“我们所有人都要比你差得远了。”
“毕竟,你是世界上最酷最聪明的骷髅嘛。”
19
餐桌边的气氛又其乐融融了起来。
可是站在一边的领班却很焦急。
因为眼看就要到关门的时间了,可这四个人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啊。
20
“两个以上的骷髅不得入内。”
据说这就是Napstablook旅馆最新的规定了。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