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Undertale】某一天的某一电台

噢噢噢噢噢噢发布了吗!!!我跟你们说罗亚的福,写得,太可爱了我尖叫!我呐喊!真的就是那种,决心脸面瘫着,啊我都能看到皱着眉严肃地决定为sans保守秘密我的天为什么这么可爱啊的福了!!!福超可爱!!!


根本每天和罗亚讨论梗以及日骨头(ni)仿佛要被榨干xxx赞美骨头们(x

ParanoidM:

*承接PE


*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共两个结局分支,分之一是我写的,分支二是枫叶(@屋檐上的疯叶子)写的w


---------------------------------------------------------


“我说过了,就是91.5!”Papyrus高声说道。


他把钛灰色的小盒子放在自已的耳边——虽然骷髅没有双耳,但这并没有对他造成困扰,他只是下意识地做出了这样的动作——然后开始摇晃它,力道还不小。


“FM91.5!伟大的Papyrus的记忆从来没有出过错!”


不过他只能听到脱走的小螺丝在剧烈晃动的小盒中横冲直撞发出的轻微的响音,以及从刚才起就一直扰人心神的,空白电台特有的嗞嗞声。


“可是bro,你上次做意大利面的时候就没有想起放罗勒。”坐在长椅边上的Sans如是说。“而你在前一天的食谱上写下了它——有的时候,你必须承认,人的记忆力并不那么靠谱。”


你拽了拽Papyrus的衣服,想让他把手中的收音机借给你看一看,但此时的Papyrus早已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懒鬼兄弟身上。


“Sans!我可不想被你这样说教!你明明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


“嘿,谢啦,兄弟。多亏你这一句提醒——我想起来我还有一‘髅’筐的事情没做呢。”


“UGHHHHHHH——!”


你又拽了拽Papyrus的短袖,这回他终于有所察觉,于是把头转向至长椅的另一边,也就是你坐着的地方。值得庆幸的是你在他捏碎手中的收音机前成功制止了他。


他顺着你手指向的地方看去,目光落在了手中的收音机上。所以他照做了,他将收音机交给了你——几乎是在一秒之内,然后转身和他的兄弟争辩起来。


 


————分支1————


总之,现在,你拿到了收音机。显示屏上的数字是91.5。就像先前的Papyrus一样,你也把收音机放在耳边轻轻地摇晃,但即便如此,你仍然听不到半点由Napstablook播主推送的,本该在这个时间段中播出的“每日DJ”节目。嗞嗞的声音占据了你的脑海,你皱着眉,满心不悦,外出游玩时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那就试试其他电台吧——尽管扭动着调谐旋钮,但你的思绪早已脱离了电台,不知飘向去了何处。显示屏上的数字开始变换,收音机中的嘈杂的响声也跟着变动起来。在切换中,有那么几次,收音机恰好接收到了其他电台的电波,于是你在变换的间隙听到了其他各式各样的节目,像是午间新闻、政局分析、股票跌幅或者MTT的烹饪课堂。不得不说这些电台还真是各有特色,只是它们都无法吸引你的注意,包括那个广受好评的机器人料理课程。


电台的个数终究是有限的,扭动旋钮当然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也许这个时候应该关闭收音机了,收听自己并不倾心的节目实在过于无聊,并且有浪费时间之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可以和你酷酷的骷髅朋友们尽情地玩耍——比如去挑战一下秋千翻转的新高度,或是寻找白色的小狗在昨天藏起的骨头。没有听到朋友的节目着实是一件难过的事,但百无聊赖地守在收音机旁只会徒增遗憾。


你相信关闭收音机在当时是个正确的决定。然而,就在你准备关闭电源的时候,你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会是什么呢?你和你的朋友现在身处午后的公园,四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所以听到什么样的声音都不足为奇。但是刚才的那种断断续续的声音绝对不会来自你身后嬉闹的顽童。你望向屏幕,灰色的屏幕此时却没有了任何显示。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将收音机的声音由最小调节到了最大——这下连公园中的其他人都能听到广播了。


嗞啦——嗞啦——


却依然是空白电台的杂音。


一定是听错了,你摇着头,放弃了之前的想法。怎么可能会是说话的声音呢,这个刺耳的杂音让你恨不得立马把收音机关闭,可是你仍旧确信你刚才一定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你决定再等一会。


嗞啦——嗞啦——


嗞啦——嗞啦——


全部都是杂音。


你呼出了胸中的那口气。那么,刚才的声音一定就是幻听了,空白电台是没有可能播出声音的,除非白日见鬼。你这样告诫着自己,最终将手伸向了电源键——


“…午安…女士…生们…”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你吓了一跳,你的手抖了一下,差一点把手中握着的收音机甩出去。Sans与Papyrus听到声音后停止了口水仗,你们三个于是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那个钛灰色的盒子上。


“Kid,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Sans的目光透出了诧异。你摇了摇头,表示你并不知情。


这个问题就算是伟大的Papyrus也无法解决,他抱着双臂,努力做出一副想要竭力思考出一个结果的样子,最终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结论。所以你们决定先保持沉默,等待着电台的再次发声。


电台不负众望,在短暂的嘈杂过后,它又灵敏地捕捉到了电波,并把它的内容如实地传达了出来。


“我…..D….ster….”


空气开始凝结。


这模糊的声音像是包含着某种奇异的魔法,可以让时空停滞不前。你一动也不动,同时感觉到你身边坐着的骨头也绷直了身体,一动不动。没有任何人说话,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恭喜….切换….这个频道….这段录音….实验前….录制….”


“漫长…...的研究….时间线….我和他….耗时….个月….”


“多个….时间线….推测….类似于平行….影响….维度跳跃….”


“与我们同样….时间线….相同的存在….我想….他们….取得联系….”


“核心….建造….需要试验….”


“黑….更黑暗….阴影不断滋生….读数负值….”


“我不知道….结果….但这….非常有趣….”


“….很重要….”


“….决心….”


“请….当做….你与我….秘密….”


在收音机吞吞吐吐将电波中的讯息传达完后,电台的信息仿佛在瞬间得到了重置。嗞嗞的嘈杂的声音提醒着你们,让你们将心神拉回现实。


“Kiddo…那个不是你的恶作剧,对吗?”


当然不是,所以你对Sans摇了摇头。你看到他靠在椅背上,轻轻喘着气,瞳孔直对着蔚蓝的天空,半天都不说话。


他在思考什么?你心生疑惑。印象中的Sans从未露出像现在这样的表情——不如说,虽然他的表情始终没有变换过,但在此前,他从没有像这样严肃而沉默。那段音频到底透露了什么讯息?你试图拼凑出完整的讯息,然而并没有成功。


核心,实验,以及…..决心。


Papyrus一时也想不出要如何开口,他疑惑地望向自己的兄弟,但却无法从他那里得到任何的答复。你们三个现在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享受着午间的缄默,与没有电波可以接收的空白电台带来的无序独奏。


嗞啦——嗞啦——


还是没有人说话。


但终于,像是思考出了一个结果似的,Sans离开了长椅,站了起来。


“Paps”,他说,将身体转向了另一边。“我想我必须去处理一下我那一‘髅’筐的事情,所以你和Frisk先在公园里玩吧。”


然后,他没有给Papyrus留下任何发泄不满的机会,自己用瞬移离开了公园,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你发誓,今天的Sans是你见到过的最不懒惰的Sans。他走得是那样匆忙,以至于没有给你留下任何反应的余地。


——你一边安慰着高声谈论着兄长的种种不是的Papyrus,一边重新拿起收音机进行查看。显示屏上再次出现了数字,就像最初刚启动时一样。


你将电台调回了FM91.5,这时的电波已经恢复正常,地下频道刚好在播放“每日DJ”节目。Papyrus停止了吵闹,他坐在你身边,不再去怪罪他的兄弟。你们靠在一起,安静地享受着由内向幽灵制作的绝赞无比的电音混合。


 


所以,你决定做一个守信的人,就像Toriel平常教导的那样——做一个守信的人。


于是你将这个电台埋藏在了心底。


保守着这份秘密使你的内心充满了决心。


 


————分支2————


总之,现在,你拿到了那个收音机,一个很常见,但说不定蛮有趣的小玩意儿。显示屏上的数字是91.5,即使不放到耳边,也能听到从里面传来的滋滋的声响,其烦人程度跟粉笔在玻璃黑板上划来划去的响动不相上下。


没有Napstablook那个幽灵的DJ音乐,你忍不住轻轻地哼了那几句已经快能背下来的富有节奏感的调子,虽然电器坏掉一样的声音确实让人心烦意乱,但是什么也不能阻止你快活的好心情。


如果有什么更快活的事就好了,你一边试图模仿口哨一样的声音,一边扭动着调频按钮。收音机中的嘈杂的响声也跟着变动起来。午间新闻?哦不要这个,太阳底下无新事,所有的新闻最后还不都会成为足以倒背如流的旧闻。政局分析?股票跌幅?这些东西都离你太过遥远。如果一件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那么它的价值甚至都不会比一根巧克力要大……哦,说什么来什么,MTT的烹饪课堂,炸裂你的胃部——你还从来都不知道,MTT居然会做除了人以外其他的料理。


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你把手里的旋钮转来转去,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件事重复了足够多次以后,总是会变得无聊透顶。你扭头看了看还在吵个不停的Sans和Papyrus。


要不要做点什么更有意思的事呢?这么想着的时候……你突然感觉听到了什么。


是什么呢?感觉像是有人在说话,断断续续地。你望向屏幕,灰色的屏幕此时却没有任何显示。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将收音机的声音调整到了最大——这下连公园中的其他人都能听到广播了。


嗞啦——嗞啦——


依然是空白电台的杂音。


怎么可能会是说话的声音呢,这个刺耳的杂音让人恨不得立马把收音机关闭,可是反正自己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所以再等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关系。


嗞啦——嗞啦——


嗞啦——嗞啦——


真得就是幻听吧,你告诫着自己,还是将手伸向了电源键——


“….午安…..女士….生们…...”


即使是你,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你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手中握着的收音机扔在草坪上。Sans与Papyrus听到声音后停止了口水仗,于是你们三个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那个钛灰色的盒子上。


“Kid,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你摇了摇头,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那个正在发出阵阵杂音的收音机。


在短暂的嘈杂过后,收音机又灵敏地捕捉到了那个不知名的电台发射的电波,虽然依旧断断续续,却把其中的内容大致地传达了出来。


“我…..D….ster….”


空气仿佛凝结一般。


这模糊的声音像是包含着某种奇异的魔法,可以让时空停滞不前。你能够感觉到你身边坐着的骨头绷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Sans绷直了身体,一动不动……


你越发专心地聆听着断断续续的杂音,想要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才能让那堆懒骨头振作起来。


“恭喜….切换….这个频道….这段录音….实验前….录制….”


实验……一个实验。


“漫长….的研究….时间线….我和他….耗时….个月….”


和“他”一起进行的时间线研究……


“多个….时间线….推测….类似于平行….影响….维度跳跃….”


最近有什么关于时间研究者特大发现的成果演说吗?你回忆着午间新闻的那几条导语。


“与我们同样….时间线….相同的存在….我想….他们….取得联系….”


想要跨越时间线与其他生物取得联系。或许,和某个伤痕累累,历尽劫难的世界取得联系?


“核心….建造….需要试验….”


啊,“核心”。所以这段录音应该来源于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研究员,和某个男性研究员一起进行的,关于时间线的研究。


你看着面前的线索,拼命控制住自己上翘的嘴角。


“黑….更黑暗….阴影不断滋生….读数负值….”


很明显,已经很明显了。


“我不知道….结果….但这….非常有趣….”


想想看那个糟糕的机器,在雪镇房子里那本介绍时空概念的物理学书。


“….很重要….”


在无数次的旅行中,某次偶然间听到的,断断续续,与这段录音一样模糊不清的传闻……


 “….决心….”


决心。


“请….当做….你与我….秘密….”


在收音机吞吞吐吐将电波中的讯息传达完后,电台再次回到了空白。嗞嗞的嘈杂声是整个空间中唯一的响动。


 “Kiddo…那个不是你的恶作剧,对吗?”


Sans打破沉默的声音险些让你大笑出声。你从来都没有听过他那么小心翼翼,那么谨慎的声音……从来没有,哪怕是在那个洒满阳光的回廊里,他都没有这么严肃地对你说过话。


你对着Sans摇着头,或许你控制自己表情控制得并不够好,但是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而无暇他顾了。Papyrus一时也想不出要如何开口,他疑惑地望向自己的兄弟,但却无法从他那里得到任何的答复……


你们三个现在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享受着这一份特殊的缄默,没有电波可以接收的空白电台嗞啦——嗞啦——地,像是某种低低的伴奏。


还是没有人说话。


可你知道你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会最先坐不住的。


Sans离开了长椅,站了起来。


“Paps”,他说,“我想我必须去处理一下我那一‘髅’筐的事情,所以你和Frisk先在公园玩吧。”


“?”你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像是困惑一样地望着他。


可是,他没有给Papyrus和你留下任何发泄不满的机会,直接用瞬移离开了公园,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你安慰着高声谈论着兄长的种种不是的Papyrus,重新拿起收音机查看。显示屏上再次出现了数字,看来这回电波接收恢复正常了。


现在,电台被调回了FM91.5,现在刚好在播放“每日DJ”。Papyrus停止了吵闹……他因为停止了吵闹而显得十分的乖巧。


或许你可以假装不经意地问问他,关于Sans过去的事。


 


好吃的糕点不应该一次性地吃完,所以你将这个电台埋藏在了心底。


保守着这份秘密使你的内心充满了决心。


---------------------------------------



*脑洞源


因为以前的评论被突然点赞,所以诚惶诚恐爬起来写了这篇


然后这次邀请了枫叶一起来玩!超开心!!!枫叶的猹太可爱了根本不够舔!!(闭嘴)总之赞美枫叶爸爸!!!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