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Underfell/swap】试论,为何Alpha要纠缠一个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Beta

*CP:芥末蜂蜜,即Fell!SansXSwap!Papyrus

*OOC的全年龄向,是和蓝莓XSans那篇配套的ABO设定故事。没怀孕没生子虽然有搞了一发的暗示但是连老福特都不会屏蔽。Red是Alpha,烟枪是Beta。

*还想试试在黑暗中发情的geno然而加班加得丧失知觉,有点累不是很确定自己写了些什么总之请当作很无聊的零食随便吃吃……(

————————————————————

1

“Sans?”

“干嘛?”

“你占了我的位置。”

“哦,好吧,我让……等等,谁说这个位置是你的了?”

“…我需要提醒你,不仅这个位置是我的,就连你屁股下面的沙发,也是我的吗?”

“……我说你这个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心眼?”

“如果不是有一个人理直气壮地坐在我家沙发上,并且还摆出这样的态度的话,我其实也不想这么小心眼。”

“旁边不是还有位置吗,你坐到那边去。”

Papyrus停顿了一秒。“好吧。”

2

Sans敲了几下手机,才突然把头抬了起来:“……你居然没有继续和我争下去?”

“……我为什么要和你争下去?”

“呃……比如说,就像是这张沙发是你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类的……”

“……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从我家滚出去吗?”

“谢谢,不会。”

“那我就不费这个事了。”

“嗯,就不要费事了。”Sans点头赞同说。

3

两个人宛如某个半秃男性一样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

4

真是一个惬意的周末啊,Sans想。

到底要怎么把这个胖球赶出去啊,Papyrus想。

5

“为什么一个Alpha不趁着周末出去找甜美的小omega,而要纠缠一个对恋爱或者做爱都提不起劲儿来的beta”,这样的帖子发出去也只会被哈哈哈哈,沉思良久后Papyrus决定不要废这个工夫。

顺便一提,他搜索记录里排行最高的那条是“Alpha性欲倒错”。

6

Papyrus从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决定要成为一个Beta。

一个不会被发情期困扰,也不会被别人的发情期困扰的Beta。

当得知自己真得分化成Beta的时候,Papyrus的心情犹如Napstablook第一次登上舞台,或者Undyne终于发现beta也是可以和Alpha·Alphys结婚时一样,激动不已,愉快异常。

……所以现在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被一个Alpha持之以恒,孜孜不倦地骚扰着。

7

“我饿了,”Sans宣布道。

那可真遗憾,我想,因为恐怕我只能招待你骨骼穿刺大餐。Papyrus冷静地想。

“我要点份外卖,你想要什么口味的披萨?”

“蜂蜜味的。”

……或许留他在这里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一个选择。

8

“好的,请给我们一份挤满了芥末酱的超大份披萨。”

“等等,我刚刚是说……”

“嗯,你说了什么吗?”Sans挂断了电话,扭头看了看他。

9

我错了,Papyrus想,我应该在他到门口去接披萨的下一秒就一脚把他从屋子里踹出去的。

10

“不不不,我是绝对不会支持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某位很想透露姓名的场外观众表示。“我是不会容忍家里的食物被同时挤满两种完全不能吃的酱料的…………不,对不起,即使只有一种也不行。”

11

“为什么一个懒惰成性的Beta要接受另一个同样懒得透顶的Alpha的骚扰,不仅如此还要一起周末窝在家里共同享用垃圾食品????”

看到这个帖子,Papyrus觉得自己深有感触,很想发表几句关于请把那个Beta介绍给我身边的Alpha让他们比翼双飞之类的感想。

直到他看见发帖人的ID是“史上最最杰出的骷髅”。

……冷静一些,Papyrus。他对自己说。他的弟弟还有很多是Beta的朋友,比如说,比如说……

比如说那个老海龟,他是不是和那个热衷于捅枪的Alpha……叫Alphys那个关系挺好的?

多么让人唏嘘的忘年恋,他不仅要为此流下感动的泪水。

12

因为忙着唏嘘这个,他忘掉了要在Sans去接披萨的时候一脚把他从门里踹到门外去。

当Sans带着外卖盒回来的时候,他好像冥冥之中听到了一句非常耳熟的话。

“Wanna have a good time?”

13

Papyrus还很年轻,他不会接受自己这个岁数就出现了幻听了的事实的。

但是再这样吃披萨下去,说不定他会先变成一个和身边的骷髅一样无法挽回的大胖子。

14

吃完饭后想要做些什么呢?

Papyrus打开他的记事薄,在日程列表里分别写着的是:在沙发上瘫着,在沙发上瘫着,还有去床上瘫着。

“……等等,Sans。”他扭过头去,“你又什么时候改了我的记事簿?”

15

“我去年就把它改成了这样,而你一直都没有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Sans提醒说。

什么,是从去年就改了的吗?

看了看将近年关的日历,Papyrus现在才意识到,他已经和Sans这样相处这么久了。

17

他们在一起亲吻,像是要将对方勒入自己的身体,又像是要把对方拽入世界尽头的深渊。

16号笔记去哪了?

哦,去他的,谁有时间管这个?

18

“所以,”他的弟弟抱着胳膊,用一种遣责性的目光说,“你今天又放那个家伙进了咱们家。”

“……是这样的。”他只能对着比自己还要矮的弟弟认错。

“可你上个礼拜刚和我说完,你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一撮撮芥末在咱们家里了。”

“……我有说过吗?”

“你有。”

19

其实如果从运动的视角来看的话,上个礼拜和Sans说这话的Papyrus,并不是现在的Papyrus。

人的观点是不断变化着的,人的身体也是不断变化着的,从上个礼拜到这个礼拜,死去了无数骨骼上的灰尘的Papyrus怎么还能和之前那个Papyrus相同呢?

不过这话如果说出来的话,那么家里就会进入没有蜂蜜的地狱。

为了在下一次那个浑身都散发着芥末味道的胖球儿来时,他还有可以与之对抗的武器,Papyrus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20

真得还会有人关注“为什么一个Alpha不趁着周末出去找甜美的小omega,而要纠缠一个对恋爱或者做爱都提不起劲儿来的beta”这个帖子吗?就像是还有谁记得176还是186还是多少哥有没有吃大象一样?

其实也不是很有所谓了。

反正故事总会像是雪镇门前的那条河,一如既往地,永远地,像是那样一般温柔地流淌着。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