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Swap/Undertale】那边那个孩子能不要这么有责任心吗?!

*CP:Swap!SansXUT!Sans,再这样沉浸邪教下去我就要废了.jpg,有鱼龙组火锅底

*借用了ABO设定但是没有怀孕也没有生子甚至这是全年龄向。蓝莓和Sans都(本应该)是Alpha。

*不想正经。

————————————————

1

“Alphys?”裹着围巾来实验室找自己恋人的Undyne茫然地看着白大褂的研究员翻箱倒柜。“你在找什么?”

“哦……哦,Undyne。我,我正在找今天下午我刚刚研发出来的一杯试剂……”

“呃,是什么样的试剂?”

“是帮助Alpha抑制冲动的,特效试剂,还没有进行临床试验……”

“……听起来挺厉害的,那你能想到它可能在哪吗?”

“其,其实……Undyne?”

“怎么了?”

“今天下午Sans来的时候,我想,我可能把它当作掺了番茄酱的饮料招待他喝了。”

2

从到家以后,年纪小一些的骷髅就看起来很不对劲。

“……你没有关系么?”

趴在沙发靠背上的小骷髅吸了吸鼻子,“Sans?你今天是抹什么奇怪的香水了吗?”

“……呃,我想没有?”他抬起手来闻了闻,确实依旧是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和平时闻起来有点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一样。”

“是吗。”可能是刚刚分化完性别的小骷髅还没有适应这个充满了信息素的环境,他点点头后就换了个话题,“Papyrus们呢?”

“我哥哥的话好像被叫去参加一个八百种蜂蜜鉴赏会,你弟弟是和人类一起出去野营……今天晚上都说不会回来。”

“所以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了。”

“是。晚饭想来点墨西哥玉米片吗?”

3

“……你,告诉他了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Undyne……在确定那个东西真得被他喝掉了之前,我不想告诉他我可能让他喝了……嗯……”

“嗯,我明白这种心情,就像是在确定Asgore发现我没有给西边的哨岗布置看守之前,我也不想告诉他这个一样。”

“所,所以我还在找……”

“要一起来帮忙吗?我们能找上好一会儿呢。”

4

“…………Swap?”他不得不叫了声对方的大名。

“嗯……?怎么啦,Sans?”

“呃,或许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几乎要挂到了我的身上?”

“诶……有吗……?”懒洋洋的声音。简直是征兆不祥的懒洋洋的声音。

“……well,其实挂在我身上我也不是很在意,但你的手……是不是抱得太紧了点?”

小一些的骷髅根本就像是没有听到他讲话,只是把脸埋在了Sans的衣服里。“好香啊。”他喃喃着,“到底是什么味道的香水,会这么……”

5

“啊,Alphys,这边我已经找完了,确实没有!”

“……是,是啊,它已经烧得什么都没有了。”

“看起来必须得告诉Sans了呢。”

“……我……我去想想电话里怎么说。”

“不要太紧张了,Alphys。无论结果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Un……Undyne。”

“Alphys!”

两个人相拥在了一起。

6

“嘿、嘿,kiddo你醒一醒?!”

“……好热,Sans你有没有觉得好热。”

“……或许你放开我,我去开一下窗子。”

“…………”他用前所未有的巨大力气收紧了自己的胳膊,“不要。”不是很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但总之他坚持着,“这是我的。”

7

“啊,这让我想起外传·喵喵历险记里,那个喵不得不道歉认错的场景。”终于松开了彼此以后,Alphys晕乎乎地说。

“什么,你是说那个东西出外传了吗?”

“是、是啊。呃,难道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天哪,你是说像是有喷火的巨怪,还有二十米长可以挥断高楼的巨剑的那种外传吗?!”

“嗯……其实我不是很确定它是不是那种。不过你要是想看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重看一遍。”

“这真是太棒了,Alphys!需要我回家去拿点意大利面来,我们一起边看边吃吗?”

“哦,我想我这边的薯片就已经足够了。那Undyne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拿DVD。”

8

“我好难过……Sans,我好难受。”

“……抱歉了,只能让你暂时先睡会儿了。”他抬起了手。

“……”茫然的,却又全然信赖的眼神。“我好难受。”他喃喃着。“Sans身上的味道让我难受。”

9

Undyne拨通了电话。

10

“嗯?”他只是稍稍转了个头,,因为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在如此不安的环境中突然铃声大作,简直就像是要吵醒一屋子的死人。他下一秒就为自己的走神后悔了,但是年轻的Alpha比他的速度要快得多……

或者说不是对方比他的速度更快,而是他的反应能力好像变得迟钝了。

两个人从沙发上滚了下去,在摔得七荤八素的同时,Sans苦笑着发现,为了防止两个人跌下去时,怀里的Alpha撞到了头,他居然还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去抓住了桌角。

现在,年轻的小骷髅把他按在地上,在铃声的背景音下,那双眼睛闪烁着,像是一头闻到了血腥味的狼。“……”

11

Sans还没有接电话,Undyne继续拨打着骷髅的号码。

12

“孩……孩子?”

“……”他看着他,就像是一头闻到了血腥味,从某个幽暗的丛林间溜出来的狼。他盯着他,然后突然很小声地开了口。“……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

“……我好难过的。”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平时那样精力充沛……相反,他看起来沮丧,又有点害怕。“我弄伤你了吗……?”

“……或许,我想,没有。”他慢慢地回答,“……你介意我先接个电话吗?”

13

“喂,Undyne?”

“啊,Sans,我是Undyne。Alphys今晚和我说,说你……你那边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啊,不,没事,等等……别,冷静一点,孩子(小声)……怎么了?”

“她说她可能不小心把她的一个药剂当作饮料给了你……她对此感到很抱歉。”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虽然窸窸窣窣的声音并没有停止下来,“……哦。”

“她很忐忑……不知道你是否会原谅她。如果她之后和你道歉的话,原谅她,好吗?”

“我想没什么问题,Undyne。不过我这边……等等不要咬…也不是、我想我大概有点急事,先挂了。”

14

“好了,好了,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

“手不是要摸这里,来,交给我。”

15

“Undyne,你是在给谁打电话?”

“啊,没事,只是一个骚扰电话而已。你把它带过来了?”

16

“……好温暖啊。”他心想,Sans的里面好温暖。

淡淡地,温和地包裹其上的感觉,就像是他的信息素一样,柔和而饱含着某种包容之情。

我喜欢他。他想着,我确实就是喜欢他。

他小声叹息着,沉浸在了温柔的,相互交杂的信息素的海洋之中。


17

第二天,专门去了一趟Alphys研究所的Sans得到了他的性别已经恢复为了Alpha的报告。

他大度地接受了Alphys磕磕巴巴的道歉,并友善地表示自己不会因此而生Alphys的的气。

Undyne对此很高兴。

露营回来的Papyrus也很高兴。

从蜂蜜品鉴会回来,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不知道哪里不对的Papyrus也很高兴。

只有一个人不高兴。

“——但是我想对你负责啊,Sans!”

“呃,谢谢你。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需要特别负责的。”

“可是我喜欢Sans,想要按书里说得那样对你负责嘛!”

“真得谢谢,不过我已经恢复原样了,所以没有这个必要。”

“……唔姆。”

今天的年轻的Sans,也没有放弃对自己初体验的对象负责的愿望呢。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