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Swap/Undertale】流星

*CP:蓝莓X原作Sans,全年龄向小甜饼。

*有些傻白甜,OOC有,


————————————

*

“很冷吗?”稍显年长的声音。

“……有一点啦,不过不碍事的。”少年人活泼,却又有点打颤的声音。

“你可是在发抖喔?”

“……都,都说过了,只……只是这点程度的话,是打不倒史上最杰出的Sans的!”

“好吧,如果你坚持。”

……

“你确定不把自己弄得暖和点?”

“我,我说过我没问题啦!”

“……”叹气之后是衣物摩擦的声音,“现在呢?”

“……嘿呀。”

草地上的回音花们轻轻摇曳着,温柔地,非常非常温柔地,回忆起了发生在某个遥远的,夜晚的故事。

*

“嘿呀。”年纪小上一些的骷髅因为刚刚被勾过来,所以两只手还撑着地。他的头和上半身被年长的骷髅用外套搂在了怀里盖了个严实,只有那双亮亮的,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露了出来。“有点太挤了。”

“你希望我回去拿件外套来?”年长者闭上了一只眼,冲着钻到他怀里,还带着夜晚的寒气的骷髅笑了起来。他的提议果不其然地收获了高声的抗议。“Sans——那就太无聊了!”

“可你抖得简直和筛子一样。”他瞅着为了能够“超酷超有型”地看流星,而只穿了件戏服的骷髅,嘴角带着那么一丝的笑意,“真得没关系吗,伙计?”

“我说了我没关系了。”少年骷髅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把更多的部位挤进Sans温暖的外套里,自己或许应该换件大衣来,Sans想,可是反正这个Sans也是不会让他回去取的,因为他还在继续用着那种活泼的嗓音说,“我们得遵循传统,坐在草地上等流星的传统。”

一个会让你感冒了的传统——骷髅会感冒,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哈?Sans笑了笑,往回缩了点身子,尽可能地给对方留出了更多的空间。“反正时间还早得很,你要不要先去车上暖和一会儿,等快到的时候我会把你叫下来的。”

“……”小一点的Sans没有马上回答,所以他又垂头看了过去,在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对方眼里那种活泼的明亮,还有些许的踌躇。他甚至都能看到在这个Sans的脑袋里,回到暖和的车上睡一小会儿,和按照他认为很帅气的传统在外面等流星,这两件事被同时放在一架天平的两端。那个天平就那样晃啊晃着,晃得让Sans觉得自己不可能忍住不笑起来,然后对方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大声讲着。“我说了不要。”

哦,在这种时候控制住不去笑实在是太为难他了。“就这样待着?”

“嗯,这样待着不是挺好的吗?”

他或许还想争辩几句,试试要不要适当地诱骗一下对方,好让他乖乖回到车上去。可是年轻的Sans却从他的怀里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帽子。

“我想在这儿等着看流星!”他宣布着,眼睛亮得就像映出了满天的星辰。“我已经决定好了。”他甚至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倒是一点看不出来刚刚冷得打哆嗦的样子。“不过……如果Sans你困了的话,直接说你想回车上睡觉就好啦。我,伟大的Sans,可以原谅你的。”

可以原谅你,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少年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总感觉其实这句话的末尾还跟着个小小的,没有发出声音的星形符号,正在笑着看着自己。

Woop,既然都被这么看着了,Sans也就只能举起双手投降。他心想像这样说话大概实在是犯规的,从自己的兄弟Papyrus,再到面前的这个Sans,无论哪个,用这种充满了活力的,像是晨间的朝露,或者六月份的风一样讨人喜欢的声音说话的时候,他都只能马上缴械投降。

你又怎么能拒绝这样的声音呢?年长者心里想着,看着已经转移了注意,开始拿出手机,试图跟什么人联系,并表示两个人正在最佳观星地点的Sans。无论是面前的骷髅也好,Papyrus也好,这两个世界上最酷的骷髅,存在本身简直就是拿到了天底下最有威力,甚至是最让人害怕,却又让人舍不得的武器了。

不过即使已经放弃了偷懒的计划,他也不介意再多逗逗他的。“如果我回车上去的话,那我的外套,是不是也要回到车上去?”

正在啪啪按着手机的Sans愣住了,他仰起头来看着Sans,那副惊讶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所以每次Sans都忍不住想要故意这么逗他。“哇……”他盯着Sans,就跟发现了自己的玉米薄片被同时挤满蜂蜜和番茄酱似的,“既然是你的外套的话,”他挣扎了一下才说,“当然你可以带回去。”

“所以我可以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到车上去吗?”

现在,Sans的眼睛瞥到一边去了,他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失落,虽然这就跟Papyrus努力掩饰他的得意时的效果一样。“当然可以了。”年少者讲着道理,或者说努力让自己讲道理地回答。“你自然可以这么做。”

……如果按照一般小说的内容来说,这种时候Sans或许该说一句,那我就把你带回车上好了。不过他自认脸皮还没厚到那种地步,像这种话读到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好笑,更何况让他说出来呢。所以他只能假装真得要走(并且没有注意到他抖动衣服时对方有点恋恋不舍地抓紧他衬衫的手),拍了拍自己的外套口袋。

“糟糕。”

“嗯?怎么了?”

他闭上一只眼,面不改色地说着瞎话:“我把车钥匙给搞丢了。”

“你把钥匙搞丢了?”迎面而来的果然是年轻人一连串的数落。“哇……你就不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吗,Sans?这是你这个月第几次弄丢东西了……我甚至怀疑,没有我你能不能从你的衣服堆里找出一双没穿过的袜子。”

他当然可以,Sans懒洋洋地想,毕竟在年轻人真得住进家里之前,他也一样能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但是这种时候假装自己不行总是能更方便偷懒,所以他只是一脸笑地听着对方对于自己不收拾袜子,不照顾自己的宠物石头,只能由Sans或者Papyrus代劳之类的抱怨,一边听一边点着头,像真得在认错一样地连声附和着。

今天晚上也跟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暖洋洋的,right?

总之Sans终于表达完了他对年长者又一次搞丢了自己东西的不满,他眯着眼,努力不让自己笑起来地说道,“看起来你只能跟我一样被锁在车外面了。”

“是呢,”Sans同意说,“看起来只能这样了。”

“但是——!”他用很大声……好吧也没有很大声,因为在这么冷的天气,声音也实在喊不了那么大声,“猜猜我的衣兜里有什么——!”

“嗯……我想想。”笨笨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年长者耸了耸肩,笑着看着他。“一髅子笑话?”

“不是!不是!”Sans绝对是故意在气自己,可他还是忍不住拔高了自己的声音。“不要开玩笑嘛,Sans!”

“well……那我就真得猜不到了。”

他肯定猜不到,Sans得意洋洋地想着,论谁都想不到,史上最最杰出,最最聪明的Sans已经想到了,某个人说不定会搞丢自己的车钥匙,所以备用的那把!被他!放在了!自己的!衣兜里!

“噔噔噔噔!”他将串在红绳上的钥匙掏了出来,“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早就料到了这个!”

“了不起。”他看着年长者的表情,听着年长者的声音,能感觉到对方很高兴,所以他自己也非常高兴。“出乎我的意料。”年长者笑着说,“所以你要把钥匙给我吗?”

“啊,给你了。你回去睡吧。”

“没有谜题什么的,直接就给我了吗?”

“……嗯,等等……”要加一个什么样的谜题作为关卡呢。这个问题让Sans冥思苦想了半天,而等他终于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并把它告诉了对方,等待对方开始解密的时候,才发现年长者压根就没有拿出纸笔写写画画的打算。

“你不解吗?”

“你低估我的懒惰程度了。”对方闭着一只眼,有点讨人厌地回答。

“我可以打开车帮你拿纸和笔的。”

“谢了,伙计,不过我实在是懒得动脑子,还是乖乖地待在这里好了。”

 “……那你不回去啦。”

“嗯,我就在这里坐着吧。”

他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蹦起来,但脸上开心的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他不想让年长者知道自己有多么得意,又有多么高兴,所以他干脆把头靠回到对方的胸口,一面听着对方灵魂坚定的,却又并不吵闹的跳动声,一面只让Sans看到自己的后脑勺。“我要发个短信告诉Papyrus,不要忘了喂那块石头。”他大声宣布,又开始噼噼啪啪地敲起了自己的手机。

有个骷髅,准确说,是有两个骷髅,都很高兴对方没有想起来,其实他们可以直接穿过空间移动到车上的事。

*

“Sans……?”

“嗯,怎么了?”

 一个小小的哈欠,“我好困啊……”

“那就睡吧。”

“我说了我要等流星来着。”

“你想做点什么?”

“……唔嗯……姆……”一个因为困倦而拖得长长的鼻音,“你在看什么?”

“相册,我,你,Papyrus还有你哥哥,我们四个人的。你想看吗?”

“嗯……我不是在说这个,我说的是你刚刚,”又是一个哈欠,“在看什么书?”

“或许你可以把它当作一本笑话集。”

“……”

“你不喜欢笑话?”

“不算真得讨厌吧……并且Papyrus跟我说,太黑的时候看书,会近视眼。”

“嗯,所以你觉得骷髅会近视眼?”

“如果你真得近视了的话,你的眼镜该架在哪里?”

“……”沉思的哼声,“我想Alphys会帮我解决一个问题,比如给我绑一个鼻子之类的。”

声音中断了下,然后是噗嗤的笑声。“不好看,一点都不酷,和我这样最最杰出的Sans差得太远了。”

“所以你决定甩了我?”

“没,所以我决定不让你再看下去了,以免你真得需要去找Undyne,或者你认识的那个Alphys。”

“好吧。”

*

“Sans……?”

“嗯,怎么了?”

“……好困。”

“不是告诉你,让你睡了吗?”

“你讲点什么,我不就能醒着了吗?”

“讲一个能让你再坚持2个小时的故事吗?”

“……不能吗?”

“唔……或许我可以努力一下。我猜你不会很喜欢像麦克斯韦的妖精之类的故事?”

“……嗯,那是什么?”

“不要在意。那我开始了——”

*

从前有个镇。

镇上有座房。

房里有个老骷髅在讲故——

*

“不要这个啦!”

“你不喜欢吗?这个故事甚至可以讲上十几个小时。”

“不喜欢。”斩钉截铁的声调。

“好吧,让我再想想……”

“也不要老骷髅。”

“好吧,也不要老骷髅。”

*

很遗憾,这次的故事,也是关于一个骷髅的。

不过或许会让某个人高兴的是,这个骷髅并不老,或者说他自己觉得他离老这个字还差得远。虽然比起弟弟来说他确实要大上几岁,但他实际上只是个普通的成年人。

顺便一提,他超酷超帅的那个弟弟也成年了。

这个骷髅呢,很喜欢他的弟弟,他曾经觉得,他弟弟是世界上最酷的那个骷髅,因为不管过了多么久,不管遭遇了多么不好的事,他的弟弟都永远像是他们小时候那样,勇敢,直率,纯真又可爱。

小孩子纯真又可爱这种事,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长大了还能保持小时候的那种活力的话,却是很不容易的事。因为孩子总会长大,而长大的过程,就是会在不经意间丢掉各种各样的东西的过程。

他一直觉得,像他弟弟这样了不起的骷髅,是世界上的奇迹——世界上最酷,最帅,最棒的奇迹。他的弟弟是最好的。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另外一对骷髅。

人类在把怪物们赶进地下的时候,把他们赶进了两个空间,就像是一个在地球的南极,一个在地球的北极……不,它们之间是不能互相连接的。

我没有试过用铲子挖能不能挖到另外一个空间上去,不过如果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还有机会的话,或许他会试上一试?

……我说试一试了吗?实际上我觉得他不会的,因为他绝对是世界上最最懒的一堆骨头。

总之,有一天,因为一个人类的原因,他和他的弟弟有幸回到了地面。

我要顺便说一说,这个骷髅曾经觉得地面上也不会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因为怪物还是一样的怪物,而人,人不是更好就是更坏,但无论哪一种,也都依旧没有太大区别。

所以他对回到地面上一点都不热衷,即使回到了地面上,也没有想要做什么改变。

直到另一个空间也被打开,然后他遇到了另外一对骷髅为止。

那对骷髅也是一对兄弟。哥哥有些懒——嗯,你说得对,这些故事里,做哥哥的总是特别地懒——而弟弟,那对骷髅的弟弟也同样是个奇迹。

他活泼,精力充沛,率直,性格又可爱……嗯,是有一点像他自己的弟弟,但又不太一样。

当然是不一样的,你怎么能指望这世界上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呢?即使是奇迹,也不会是相同的奇迹。

这对骷髅里的弟弟,他就像是所谓的那种善意的聚合体。

在他里面没有恶,也没有邪念,他就像是清晨刚刚升起的,雾气间的太阳,柔和地散发着温暖的光。他不是看了会闪到眼镜,所以让人不能直接盯着看,像是看久了会觉得自己不堪的那种,而是非常柔和的,非常温柔的……

他会把所有人都往最好的那方面去想,所有的恶意经过他,都会变成最为纯真的善意。

他是一个链接着人与世界的一个,无条件地信任着所有的生物,并因为这种信任,所以才更加可爱的,活泼的桥。

他看到了那对骷髅里的弟弟,他就想,woop,我一定会喜欢他的。

这句话实际上也是对的,他怎么可能不喜欢那个弟弟呢?毕竟他和自己的弟弟一样,是世界上最帅、最酷,也是最棒的两个骷髅了。不该有人不喜欢他们,因为没有人可以拒绝他们。

然后,有一天的时候…………

……

……Well,或许比起讲故事,我更适合去做个催眠师。

*

他将Sans小心翼翼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既怕吵醒他,又怕衣服没有盖严而让他不舒服。他一只手抱着Sans,一只手掏出了手机看了看表。

还有一个小时。

挺无聊的一个小时的。他垂头看着睡着了的,年轻的骷髅的脸想。

不过如果看他睡觉的话,也未必是很无聊的一个小时。

或许会是很有趣的,一点都不骨独的一个小时。

他眨了眨眼睛,决定给自己随便找点什么做,好能把流星前最后的一个小时打发过去。

*

“醒醒……”有人在轻轻拍着他的肩。“醒醒,Sans,你不是要看流星雨吗?”

“唔……”他嘟囔着动了动身子,这次的被子裹得有点太紧,所以他没能成功地翻过身,只能闭着眼……“不要吵。”

“不吵的话,就没有流星看咯。”

“……让我再睡会儿……”他试图蜷起来,再往里面钻一点。

“醒醒。”这次拍他肩的动作大了些,他终于被晃起来,迷迷瞪瞪地看着搂着自己的Sans。“醒醒了。”

“……唔,我想睡觉。”他盯着年长者的脸,费力地思考着,为什么Sans的眼睛会那么明亮,又那么温和,就像是,就像是……

划过他脑海的……

他困倦得揉了揉眼睛,终于顺着Sans的手望了过去。

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划过。

“我看完了……”然后他又钻回到了Sans的怀里。“不要再叫我了。”

在他的梦里,他梦到了比所有流星都要更加明亮,也更加温和的东西。

*

“我错过了!我居然错过了!”

“嗯………………………………?”像是打盹被人叫醒的声音。“你说什么?”

“我们错过了流星,Sans,我们居然还是错过了。”

“没有错过。”

“诶?”

“我凌晨的时候叫你起来,看过了。”

“…………可我不记得了!”

“你真得看到了。”因为刚刚被叫醒而带着几分睡意,那个声音很耐心地回答说,“流星最好的时候,你抬头看来着。”

“……有……有吗?”

“……”

“啊,啊啊你又睡过去了。不行,回车上睡。啊昨天晚上的垃圾也要收拾一下,不要总是睡…………好吧。”

*

他看着沉沉睡去的Sans,没奈何地捡起了地上装着玉米片的袋子。

到底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

残留在他印象里的,划过了夜空中的东西,到底是真得,还是一场梦呢。

他小声地哼着歌,收拾着地上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到底看没看到,但是,少年人的心情,已经像是正在升起的太阳一般,变得明朗了起来。

评论 ( 16 )
热度 ( 64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