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Undertale】【格三】船,风暴与回环

*原AU来源

*CP:格式化SansX403!Sans。少量的NSFW。

*感谢太太们做了一个这么有趣的AU……!贸然下手非常不好意思,如果有和太太们原设不符之处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文或修改的www

*全文请走http://maplensfw.lofter.com/post/1e8f5759_d3d7009 这边……然后密码是backitup……

——————————————

“你看上去很眼熟,heh?”他打量着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黑白色的骷髅。“Cosplay?”

*……

黑白的骷髅站在雪地中央,沉默地回望着他。

他看起来真怪,AO3想。

明明和任何一个骷髅一样,脖子上是白色的颅骨,插在兜里露出的是一小段白色的指骨,黑色外套里是白色衬衫,白色的拖鞋……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和AO3自己体型相似的骷髅,酷爱黑白经典款。虽然Sans从来都没有想过地下会有除了自己和弟弟之外别的骷髅怪物,但仅从外貌上描述的话,这个骷髅平淡无奇,没有冲击性的色彩,也没有危险的,对“exp”的低语……他看起来真得相当普通,就像是学校里那种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坐在班级的角落,成绩既不是上游也不是下等,老师开家长会时从来都想不起来的那种孩子,heh?

可是偏偏是这么一个骷髅,站在雪地的中央,沉默地看着他的时候,却又与一切格格不入。

AO3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所有的事物都在变化,只有一个东西像打桩柱一样固执地立在原地的感觉……他有点像是不知道改了多少次河道后依旧留存在原地的一块礁石,但或许一条船一样的比喻更适合他……就像是跨越了时间之海,远道而来的一艘沉默的船,在AO3面前的时候,它下了锚,收起了帆,任由AO3去观察他,观赏他,仿佛从来都没有移动过身形。然后,在AO3转过身去了的时候,它又不动声色地扬起了帆,静悄悄地向着更远的地方驶去。

像是在所有的运动中唯一的静止之物,又像是所有的静止之物只能目送着,任凭着那艘船扬帆远去一样。这样的突兀感,就是面前的骷髅了。

“你真让人挺眼熟的。”他盯着那个骷髅,就像是要从那种突兀中找出点什么来一样。“我们以前见过吗?”

*……

那个挂着工作证,微微有些驼背,像是没有什么精神直起身来的骷髅张开了嘴。他说……

*我来履行约定。

他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弯了腰,几近透明的声音里带着某种淡淡的疲倦。

*AO3!Sans,你希望我现在对你执行格式化吗?

他张开手,像是要进行一个拥抱,但是他的表清里没有着对于拥抱和温暖的期待。

他面无表情,却又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他对着AO3张开了双臂。

Want a hug?

“……”头很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拼命地撞击着记忆的抽屉,想要从黑暗的空间里破茧而出,就像是他曾经见过这个场景无数次,又像是人在凝望着一团无意义的,由过去不成段的记忆组成的乱码。

……你的台词还真是从来都没有变过。

这句话一闪而过,却又毫无意义地消失在了暴风中的大海。

“……Thanks, dude。”他听到自己说,“还没到放弃的时候。”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但是要放弃什么呢?

他坐在黑暗里整理着自己的红围巾,这可能是Creator对他潜意识的暗示作用。他仔仔细细,像是强迫症一样地把这次世界中自己的兄弟,Papyrus的围巾慢慢地整理好,然后又在黑暗中走来走去,等待着下一次重置的开始。

Creator没有指令他这个时候该想些什么,Reader也不会知道他的心理活动,所以他可以抽点时间想想他在上一个故事里见过的那个奇怪的骷髅。

*明白了。

在说完那句话后,对方冲着他点了点头,在原地消失之前抬起了手,像是一个微弱的再会手势。

AO3!Sans并不认识他,所以也不会为了船错过他继续往前航行而悲伤。

但是在他意识到之前,他的手也举了起来。

再会,AO3作出了这样的口型,看着那个骷髅融入了雪镇一成不变的景色。

那是Creator故意安排的吗,AO3心不在焉地看着重置的面板,心里想。那到底是Creator的一次恶作剧,还是在Creator和Reader两个人将视线投向其他地方时,一个悄然出现,又悄然消失的错误。

再会。他想着,看着自己当时举起来的那只手。

虽然那已经跟当时他向骷髅挥手时的手不同——上一次时,他的指骨因自己兄弟的殴打而断裂,尖锐的疼痛穿过故事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沉默着,无言地凝视着重置的面板,黑暗中唯一闪现着光亮的地方。

“故事又要开始了。”他的嘴不受控制地张开,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说出了他应该说的话。“这次一定要阻止那个人类。”

故事又要开始了,而他一定要阻止……什么呢。AO3凝望着那团深不可测的黑暗。


他看着Papyrus在自己的鞭笞下蜷缩成一团,嘴中发出“呵,呵”的,仿佛风箱破掉一样的奇怪声响。

“站起来。”Sans说,将自己的鞋跟碾在兄弟的手臂上。“给我站起来,你这个垃圾。”

“……Lor……Lord……”他应该为Papyrus发出的像狗一样得不到抚摸的痛苦而又渴望的喘息声而痛苦的,但是那个呼吸刺激着他,让他再一次甩下了鞭子。“别碰我。”他皱起脸,厌恶地将鞋蹬在了Papyrus的脸上。

简直就像是场彻头彻尾的滑稽剧。

大概是因为力度过猛,Papyrus呻吟一声,断了电似的倒了下去。他蹭了蹭自己的鞋,将虚弱的兄弟扔在工房狭小的空间中,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工房外寒冷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哆嗦。被Reader注视着的感觉减退了一些,他嫌恶地甩了甩手,就像是这样能把什么东西甩进洁白的雪地里。

*……

而那个骷髅正站在街道的一边,安静地看着他。

他看着他从折磨自己兄弟的屋子里走出来,却没有丝毫的表情的变化。

就好像他早知如此,又好像在无数次的远航中,他已经见过这一场景无数次。

简直就像是艘幽灵船一样,会在AO3某次不经意的转头时突然出现,然后又不动声色地消失。

“……”AO3抿起了嘴,他想他或许需要跟这个骷髅坐下来谈谈,但是心平气和这个改动是不会被Reader允许的。所以他只能用恶劣的语气问道,“喂、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黑白的骷髅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被这糟糕的态度所冒犯。

*Format。

他平静地回答。

*Format!Sans。

好吧,所以他知道了这个家伙的名字。这么想着,AO3抱起了手,就像是守卫在决定是否要驱逐一个陌生人一样。“你到这儿来做什么?你想要怎么样?”

*履行约定。

清冷的月光下,站在雪地间的骷髅插着兜。在那轮巨大的虚伪的人造月亮,与身后高大云杉的衬托下,那个骷髅看起来是那么小,那么不起眼,却又突兀地像是挤过了所有巨大的东西,不容忽视地站在了AO3的眼前。

*你决定好接受了吗?

屁,接受个什么。AO3想这么说,可是他没有出声。

他用怀疑的目光凝视着Format,看着他张开双臂,就像是人类教堂里那些令人作呕的,要宽恕一些的圣人雕像一样。

让人想吐|让人回忆起了什么。AO3的设定|AO3想。

“我们以前见过吗?”虽然声音里依旧不含有信任,但是这次AO3语气没那么恶劣地开口了。

*……

格式化的骷髅用那双几近透明的眼睛凝望着他。

*对现在的你来说,没有。

他喜欢他简单的说话方式,这让AO3焦躁的心变得平和。

只是在现在这个世界里,AO3心态平和本身就该是被马上修正的设定。

“你不简单。”他抓住了这段心平气和谈话的时间,尽可能多地向他询问着。“你是直接对设定起作用?”

Fromat慢慢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是你要消除设定的Sans。”

点头。

AO3停顿了一下,他觉得他应该知道接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仔细想想,却又不能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

“格式化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呢?”

*……

这个问题像是问到了Format,他先是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摇了摇头。

*不太一样。

他简单地说。

“怎么个不一样法?”

*你没有见过格式化后的任何一个结果,所以我很难把它描述给你。

“……你没有用‘现在’,所以……即使是之前的我,可能我不记得了的时候的我,也没有见过么。”

Format看着他,一瞬间的神情似乎有点悲哀。

*你只有在需要被格式化的时候才有你自己的意识。

他说。

*被彻底消除掉附加的设定后,你就不会是你。所以从来都不会有见到格式化结果,也就是能够理解原初设定的AO3。

“所以是说……如果我接受了你格式化请求,现在的我会消失?”

点头。

AO3应该对此表示不满,因为任何人对上这样一个,宛如要求AO3自杀一样的请求的时候,恐怕都会不受控制地发脾气。

事实上,按照AO3在这个世界中的设定,他已经应该暴跳如雷了。

可实际上,AO3并没有生气,他盯着Fromat,心想,骷髅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永远都靠不了岸的船员,凝望着陆地时的神情。

看着那样的表情,让人真得很难发起脾气。

所以他回望回去,回望着自己永远都登不上的那艘船。那艘刺破了海上的迷雾,跨越了那么长远的距离驶到他跟前来的船。“…………我记得上个世界的事,上上个世界的事,好几个世界以前的事。”他低声说着。“但是,在许多许多个世界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Format安静地聆听着他的声音。

“就像是突然在哪里被一刀斩断一样,再往前的事我不记得了。”他看着Format,“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被你格式化掉了吗?”

Format没有错开眼睛,也没有露出任何歉意的神色。他坦率地点了点头,甚至都没有试图拿一个谎言来掩盖自己的行为。

*我会格式化掉你多余的设定,所有因设定而来的记忆。

就像是一个装载着各种各样软件的系统。

*我会让你还原到只有系统软件本身,没有任何多余的存储记录,或是软件应用的状态。

……对于原来的AO3来说,这大概就是自杀。

AO3望着他,没有问他到底“杀”掉了自己多少次。

那你呢,他想问。那身为格式化软件的你,又会最终被还原成什么样呢。

他其实很想问问Fromat这个问题,可是天色渐渐明亮了起来。他看了看另一个方向,人造的天空中,类似太阳一样的光源正在重新出现。

到了Reader观测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你该走了。”AO3扭过头来,“并且,我还没有打……”

……Format原先站立的地方空无一人。

就像是水蒸发入了空气一样,他消失在了观测的世界中。


全文请走:http://maplensfw.lofter.com/post/1e8f5759_d3d7009



……

回旋。

回旋。

直到疲倦的一刻。

…………


……

呼吸。

呼吸。

直到似要断绝。

…………


……

永远都无法辗转到你的身边。


…………


拖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

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却还是因为有人的凑近而无法控制地,兴奋地抬起了头。

是谁呢,是谁都无所谓了。某个部分劝诱着他说,无论是什么人都好,只要能够满足他就够了。

他看着在黑暗中出现的Format,看着他盯视着自己的眼神,感受到了一股难耐的兴奋。

“过来啊。”他耳语着。“过来。”

比起系统来说,更像是不成套的,测试版本的清理软件。

他吐着舌头,没有对自己露出如此渴望,近似于欲求不满的表情而感到羞愧。

因为羞愧这个设定从进入这个世界的伊始就被Creator抹消了。

“过来。”他挣动着锁链,跪在地上靠着膝盖向前爬行。锁链的长度使他不能蹭到Format的腿上,所以他只能对着Format眯着眼,咬着舌头,抬起脖子来向他展露自己脖子上的那枚沉重的项圈,还有沾在上面的,亮晶晶的唾液。

他不肯来。在这个满是魔法消散过程中所产生的异味的狭小空间里,AO3想着。他不肯过来。

Format的眼睛里没有怜悯,也没有厌恶。

他站在离AO3只有一点点距离的地方,安静地注视着他,就像是没有被任何颜色污染过的,某种灰色的纯粹。

如果没有被污染的话,只要染上自己的颜色就可以了。

他看着Format,一个缺乏设定,同样不能被称之为原始版本的,可悲的骷髅。

染上自己的颜色就好了。AO3想,他发热的脑子里只能存在着对即将到来的欢愉的兴奋感。

就像是常做的那样,将Format当作自己,然后悄无声息地修改掉Format的设定。

“来操|我啊。”像是恶魔一样的低语。

“你一直想试试的,对不对?”

他将本应该永远伫立在船头,眺望着陆地的人拉到了自己的小岛上。

“我们有很多可以玩的事。”


灰色。被染成混沌的灰色。

红色,从一开始就炽热得不正常的酡红。

两个人撕扯着,挣扎着,像是溺了水一般滚作一团。

忘掉的东西正疯狂地撞击着,抽屉上的最后一把锁。

宛如一场高台跳水,两个人以最疯狂的时速冲破了界限,坠入无尽的深渊。

他看见在对方几近透明的灰色眼睛里,倒映着一对写有A与3字样的瞳孔。

“你……”他吃力地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强迫式地剥离了自己的身体,撕裂一样活生生的疼痛从灵魂中尖叫出声。

“你总是跟以前一样。”他嘟囔着,喘息着,让对方进入自己进入得更深。

沙子快要从指缝中全部漏尽了。

他背靠在地上,腿挂在对方而腰上。而他的胳膊,搂着Format的脖子。

然后,就像是溶液分层一样地,灰色将萃取出的其他颜色扔离了自身。

要告诉他。AO3心想。要在自己被彻底消除之前,要在自己忘掉之前把那句话说出来。

他抓住Format灰白的衣领,将他向着自己拉近。

“我……”

他想把那句话说出来。

“我……”

却像是缺氧了一样,无法发出那个声音。

Format看着他,就像是他们无数次见面时那样,平淡而又冷静地——

Format低下头吻了他。


……虽然已经不记得要说的话是哪一句,不过,他猜Format可能已经通过自己的方式知道了。


真安静啊。

就像是发动机的马达终于停止后才意识到的,彻底的宁静。

他曾经认为,在喧嚣后一刹那的极静是可怖的,是富有威胁性的。但是当他真得融入了其中后,却发现它是如此地令人安宁。

就像是吵闹过后的终局,在即将忘却所有之前所得到的一刹那的平静。

Format淡色的眼睛似乎要消融在记忆之中。

宛如在狂风骤雨中,安宁的,永远不曾改变过的那个风眼。有什么人在他耳边暗示着。

宛如在狂风骤雨中,安宁的,永远不曾改变过的那个风眼。他心里想着。

跨越过宇宙的星辰之海,停驻在他面前的,宁静的船。

下次的时候,还是要拜托你了。


他走在洁白的雪地里,看到前方站立着一个黑白色的骷髅。

“你看上去很眼熟,heh?”他说。





————————

*“回旋,回旋,直到疲倦的一刻。呼吸,呼吸,直到似要断绝……是啊,这就是悲伤的我的末路,永远都无法辗转到你的身边。”引自40mp的《活动小丑》

评论 ( 24 )
热度 ( 49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