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南方公园|翻译|Staig]恶作剧之心Roguish Heart

Roguish Heart

作者:Luces

原作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01761/chapters/31732380

Rating: Explicit

Relationships: Stan Marsh/Craig Tucker

Tags: 真理之杖AU

Summary:

Stanley骑士正在试图从那个臭名昭著的盗贼craig手中追回精灵王被盗的王冠。而在这段旅途中,他渐渐发觉了心底对盗贼潜藏着的,一点不为人知的情感。

本篇灵感来自GloriousKouhai(和Staig讨论版),为SP Drabble Bomb Feb 2018活动创作。

Notes:

献给gloriouskouhai.


译注:

这是我年初扫Craig相关时扫到的一篇故事。全文总共六个章节,出于译者个人兴趣只翻译了第一章(毕竟第一章也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小故事了)。还有我觉得Randy真的很有sp风味。

没有授权——我没有AO3账号,之前要申请都是和一个朋友借的号。朋友不吃这对,所以(……)请当做我自娱自乐的乱写。

其实我也不确定这文章是staig还是crtan,国外tag都是混用,我印象里看到最后都没搞清攻受,但太太说是staig讨论版,所以我决定用staig的tag。

没有润色,我瞎翻译的,意译很多,还请原谅。


Chapter1:否认

地牢永远是这样地黑暗而潮湿,腐朽的空气中弥漫着发霉的臭味。一只巨大的耗子顺着墙根一溜烟地跑过,最终消失在了石墙年久失修的破洞间。液体坠落的声音在围墙间回响,年轻的骑士咬紧了牙关,每当他呼入这污秽的空气时,怒火都会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他弯下身子,跟那个贼几乎是鼻尖碰着鼻尖的距离。

“你最好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Stan低声地咆哮。

Craig收紧了身体,他被紧紧地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可即使面对着死亡的威胁,那双眼睛里依旧闪烁着恶作剧式的光。

“很简单。如果你杀了我,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你那个宝贝精灵王的魔法王冠……你觉得呢,Stanley小婊子爵士?”

他的头往前凑了一点,吐出的舌尖缓缓地摩挲过骑士的面颊,他能够感觉到皮肤下快要长出的,发硬的胡茬。Stanley爵士飞快地向后退去,用手背蹭掉了脸上留下的唾液,他发出了一连串恶心的声音,就他本人的身份来说听起来略显粗俗。

年轻的盗贼嗤笑起来,他相当自信地抬起了下巴。“你只不过是装出讨厌的样子,否则你根本不会给我这么长时间……你甚至相当喜欢它,对不对,怂货?”

Stan紧握住拳头,他差一点就要打歪Craig的嘴。但理智提醒着他,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您叫我吗,陛下?”

“Stanley爵士,一直以来,精灵皇室代代相传的魔法王冠被盗了。你知道这王冠于我,乃至于这个王国而言是何等的重要。所以现在,我命你追踪这个罪犯,取回我们的王冠。”

“陛下,您只将此事交与我一人吗?魔法王冠是我们王国的珍宝,或许我该召集其他骑士,一起……”

“Stan,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军中最优秀的骑士。我信任你远胜他人。我知道你一定能抓住那个罪犯,所以,尽你所能。一定要尽快找回王冠,因为一旦它被邪恶掌控,就可能会引发难以想象的事态。”

“遵命,陛下。容我告退。”

在对犯罪现场进行了一番调查后,Stan发现了墙缝间的飞镖。飞镖上系着张纸,上面随手涂鸦了一个像是竖起中指般的符号。Stan狠狠将它攥成一团,他知道这是谁干的好事了。

他的宿敌,那个永远能从追捕中溜走的,畜牲般的无赖,Craig。


“啊,一个乖乖骑士,努力控制着自己,嗯?你明明想揍我的,对不对?现在我被捆着,根本无力挣扎。而在这个地牢里,只有我们两个。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你做了什么——愤怒的滋味很美妙的,不是么?所以为什么不来试试看啊,怂货?来试试……”

相当沉闷的一声。

Craig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他缓缓舔着自己的下唇,熟悉的血腥味在味蕾绽放。他甚至笑了起来。“靠,你居然真得有种下手。”

“你把我惹火了,让我忍不住做出有失我风度的事。现在,盗贼,王冠在哪?!”

“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骑士。”Craig嗤笑着。

“你他妈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他妈看到你在存放王冠的房间里留下的记号了!”

“啊,确实。不过那房间的守卫很无聊的,所以我轻轻松松就放倒了他们。我对放倒人很有经验——有时间的话,你也可以来试试。”Craig冲着追捕自己的猎手眨起了眼睛。

“我觉得我们的盖世英雄Stan总是断言地过早。况且你也没穿盔甲的护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你的身体是怎么背叛你的念头的。”他恶作剧般地笑出了声,被打伤的牙齿沾满了鲜血。

Stan抿紧了唇,他不自在地调整了姿势,让他的剑刃更加舒服一点,也是为了让隆起的剑柄在窃贼窥探的目光中被好好藏匿。Craig飞快地眨了眨眼,他瞥了眼猎手腿剑的利刃,然后重新对上了Stan宝蓝色的双眼。

“做得不错,小骑士。如果让我来评价,我会说你那柄剑更应该被叫成小匕首。”

Stan放弃了伪装,他一把抓住Craig的肩膀,将他的后脑砰地撞在了墙上。坐椅因为只有两条腿来保持平衡而来回摇晃着,试图在这突然移动的重量间保持住平衡。Craig因为冲击而低低低呻吟起来,而当Stan听到那嘶哑的抱怨时,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从他的心间蒸腾起来。但他很快将这个念头丢到了一边。他抓住Craig的头发,强迫他后仰着头,好让那双暗淡的蓝眼睛能好好记住Stan此时此刻是多么的危险与严肃。

“告诉我魔法王冠在哪!在我把你那个愚蠢的脑袋在墙上撞裂,用血来涂墙之前!”

Craig又笑了一下。激怒Stan总是那么有趣。

“咱们两个都清楚,你不会杀我的。它有违你做出的骑士宣言。但介于你看起来真的很认真,我实话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Stanley爵士屏住了呼吸。

“我确实不知道王冠在哪。我那晚喝多了酒,把它给搞丢了。”

Stan对着Craig龇起了牙。他们脸靠得太近了,近到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这让Stan思考着下一步该如何去做的同时,心里忍不住痒痒了起来。Craig的视线正缓缓地在Stan的胸膛上摇曳,然后一路往上,直到对上了Stan的眼睛。

就在这时,地牢的活板门被踹开了,两个人下意识地一起扭过头。

“嘿……嘿,Stan?你们想要来点柠檬水吗?你妈妈刚做出来的。”

Stan松开了Craig,朝着楼梯走了几步。“爸,别烦我!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们在玩角色扮演吗?!让我们自己玩!”

“我当然知道角色扮演怎么玩,老天。”Randy慢慢关上了门,嘟囔着。“不管那是什么,它看起来都gay了吧唧的。”咣当,门关上了。

Stan叹了口气,他转过身,打算继续处理Craig。但那椅子是空的!他吓了一跳,刚被割断的绳子落在地板上。他猛地转身,试图从房间中揪出那个贼——他只是挪开了一小会儿眼睛!他不可能跑太远的!

Craig站在地牢楼梯的顶端。他的袖刀在袖口处一闪而过,明显这是个为了确保Stan能看到而刻意为之的动作。

“它从不离身。”他冷笑起来。

“这不可能!我在抓住你的时候搜了你的身!”Stan质问。

“我总会有办法的……不过谢谢你的搜查,下次我定会奉还。”他眨着眼。

Stan倍感挫折地跺着脚,一抹红色掠过了他的颧骨。

“你,你这个可恶的……”他结结巴巴地大喊。

当他看到Craig从革质的束腰中抽出精灵王的王冠时,那抹红色变成了惨白。Craig用他纤长的中指摇晃着,转动着它。

“别那么惊讶嘛,小婊子爵士。咱俩都清楚,你知道我撒谎了,对不对?现在我们可以来看看,这个从黑市买来的东西效果如何了。”

Stan已经冲上了楼梯,但是Craig将烟雾弹丢了下来。Stan不得不咳嗽者闭上了眼睛。而当烟雾终于散去的时候,盗贼已经跑得连影都没有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