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Cryle|翻译】点对点:Dot to Dot

Dot to Dot

原作者:Stickyfrog

原作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34822/chapters/6359903

Summary:

Craig提出了两条交往原则: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在交往;二,绝对不能说他是个gay

*一段秘密恋情。

Notes:

Kyle和Craig已经在(秘密)交往前提下的故事,注意前方有H片段和抑郁描写。

South Park属于Stone & Parker,我无权拥有它。

译注:

感谢 @傷心無尾熊(襪)的润色,最爱你了,mua

因为国内比较看重CP攻受,所以特别注明,本篇含Kyle攻情节。以及这篇故事真得好好看,我恋爱了。


Chapter 1




****

“网恋其实没有那么糟嘛,所以你要不要试试?”在Kyle给他那辆又老又破的汽车加油的时候,Stan紧张兮兮地问他。

“你和同一个女孩约会了快十年,怎么却突然知道网恋没那么糟了?你干什么了?”

“可你不寂寞吗?就,”Stan把鞋在路面上蹭来蹭去,“其实你也可以去和Butters约会的。”他小心翼翼地提议。

Kyle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对他又不是喜欢。”

“我知道,可是……除了他以外你又没有别的人可以约会。”Stan耸着肩膀。

“我没有事的,好吗?我一点都不寂寞。”Kyle确定地回答,“你不用这么担心我。”

“啊,好吧……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一点,哥们儿。”

“我知道。”

“嘿,loser们。”有声音从Kyle和Stan的右侧传来,一辆车停在了Kyle身后的加油泵旁,是Clyde。“你们这是要在加油站来一发吗?”他咯咯笑了起来。

“Clyde,我正在跟Wendy约会好吗?”Stan有点被惹毛了,这种下意识的反驳,还有其背后隐含的,对被当作同性恋的恐惧感让Kyle也有些不大高兴。

“对,一个和男人一样的女人,有些时候她比你还要man。”Clyde吹了声口哨。Kyle看到了Craig,他从副驾驶座上走了下来,当他们视线相遇的时候,Kyle觉得自己的胃缩成了一团。可Craig只是径直走了几步,在确保足够远离加油泵后点了根烟。“Craig!”Clyde一边打开泵的旋钮一边和他喊,“别抽了,我们在赶时间!”Craig叼着烟,举起手,同时给了Clyde两根中指叫他滚蛋,然后就继续专心致志地享受起了他的烟卷时间。

“你在盯着人看呢。”Stan赶紧在Kyle耳边提醒了一声。Kyle把他的注意力又挪回到了眼前的泵上,它早就已经加完油,停止了运行,而他竟然一直没注意到,像个傻瓜一样地站在原地。

“我有点走神,对不起。”Kyle皱眉,他把加油嘴重新挂回到机器上。

他们刚回到车上,Stan就说了一句让Kyle涨红了脸的话:“你是看上Craig了吗?”

“什么?不,开什么玩笑!”Kyle凶凶地回答,发动了引擎。

“因为你刚刚盯着他看的样子……算了。”他们离开停车场的时候,Stan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

“我怎么了?”Kyle将发凉的手贴在了自己红彤彤的面颊上,希望能快点让热度下去。

“就跟……Kenny看着Stacey的样子,Clyde瞅见Bebe的样子……还有Cartman盯着乳酪汉堡时的样子差不多。”Stan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些什么来活跃气氛,他们都因为最后那句玩笑真心地笑了出来,“就好像……你懂得,我就不说下去了。”

“但是看看又没什么关系,他还不错。”Kyle直接承认了,“况且他是个直男。”他避开了Stan的目光,知道如果Stan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就一定能发现他是在撒谎。

“他看起来不错?”Stan诡异地笑了起来,“他根本就是一张扑克脸,还瘦得像只白斩鸡。”

“他才没有那么瘦!”Kyle下意识地反驳,他根本就来不及想自己说了句什么。

Stan咯咯直笑,用的还是那种“看你一眼我就明白了”的方式,妈的,什么好朋友。“他可能确实不是个gay,但你去看看总没有坏处。”他还在笑。

“闭嘴,Stan。”Kyle对着方向盘咆哮说。


****

那天还没完,他们就又撞上了Craig。那天湖边有一个篝火晚会,而当他们抵达的时候,Craig和Clyde坐在啤酒桶旁边,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

“你的白马王子诶。”Stan偷偷对Kyle说。

“靠!”Kyle大叫,他的脸又红了。

Craig抬起眼看了Kyle几秒,然后又重新垂下头盯起了自己的酒杯。妈的,Kyle想,估计是Clyde付账,所以轮不上他来买单了。“啊,看看,我们这两位小基佬终于操完了屁股,跑过来跟我们玩了。”Clyde又自顾自地笑起来。

“去你的,Clyde。”Stan毫不留情地回击。

当Clyde说到“基佬”这个词的时候,Kyle看到Craig不满地瞥了眼他那位最好的朋友,但那个表情稍纵即逝,所以Kyle不确定他有没有看清。就在Clyde和Stan一边吵架一边给彼此倒酒的时候,Craig抬头看起了Kyle。“三块一杯。”他举起自己的酒杯,像是卖酒一样地冲他说。

Kyle试图避开对方冷冰冰的凝视,因为每当在这种目光下,他都觉得喘不上气来,胃也一抽一抽地痛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只找到了五元的钞票。

“找得开吗?”他又对上了Craig的眼睛,他们无声地望着对方。Craig的眼睛告诉他说,“我有点醉了,等到没人注意的时候,我绝对要坐到你的身上去”,而Kyle则试图用视线回答,“我真得控制不住地想要吻你,立刻马上,不能这么做让我难过……”

Craig抓起了那张钞票,眼睛却还在盯着他的情人。他拿给了他五枚硬币,“我是想……”Kyle开口,可Craig却嘘了一声,朝他眨眨眼。另外两个男孩终于吵完了架,Stan拉住Kyle的外套,强行拖走了他——Craig只来得及把酒杯塞进他的手里。

Kyle只喝了两杯(全都是Craig请的),因为他还得开车带Stan回家。Stan差不多得喝了十杯。但Wendy说她可以带Stan回去,她只喝了一杯葡萄酒,比Kyle清醒得多,所以他同意了。当他独自朝着汽车走去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口哨,他转过身,Craig正躲在黑暗中,靠在一棵树上。他懒洋洋地摸着牛仔裤的前部,朝着Kyle坏笑起来。

我迟早会为他而死……


Chapter 2



****

Kyle将脸埋在了枕头间,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控制不住在他胸膛中不断跃动着的感情,还有当他凝视着Craig的眼睛时,喉咙中出现的哽噎感。这就好像是一场游戏,最初他们很快乐,但现在却要把他给活活撕碎——Craig到底有没有过一次像是这样地思念过他?还是说,他仅仅是Craig寻欢作乐的一个玩具?他们之间的性有任何的意义吗?它应该有意义吗?


****

“嘿,我可以和你说几句话吗?”他抬头看着Craig,饱含希望,害得周围的朋友们迷惑地望了过来。

“应该行。”Craig咣地关上了他的储物柜,然后懒洋洋地跟着Kyle走到了建筑物的背面,“干什么?”在公开场合,Craig他总是……那么地吓人。Kyle不得不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才能忽视掉那种怪异的紧张感。

他微微倾身向前了一点,用着低沉的声调说:“我在想……既然Stan和Clyde他们两个情人节都会出门,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待一会儿?”

“嗯,怎么?你想做了?”Craig慢吞吞地拉长了调子,他从自己压皱的烟盒中取出了根烟。

“呃,对,我们可以做。”Kyle紧张地环视了一圈,警惕着Cartman突然出现,“但我在想,或许,我们还可以一起看场电影,吃点什么……”

“就像是个约会。”Craig平板的声音没有泄露出哪怕一丁点儿的,他关于这件事的看法。他们之间一直都只有性……

“不……虽然可能有一点……”Kyle咬起了嘴唇。

Craig把脸侧向了一边,他不关心窃听者,只是纯粹在思考着。“我觉得可以,”他厌烦地说,“但我们最后会做的,对吧?”他把没抽完的烟丢到了雪地间。

“啊,对……当然了。”Kyle紧张地笑了一下,第一次理解了Stan面对Wendy时控制不住的呕吐欲。她有时真得和Craig一样地吓人,但至少她还很浪漫,她在和人恋爱……恋爱……他无法想象出Craig用着他百无聊赖的声音,说出像是“我爱你”之类的话,光是这个念头都让他的胃再次扭成了一团。Kyle坏掉了,他得病了,他真得发了疯似的……喜欢上了Craig。

Craig刚刚绕过转角,回去找他们的朋友们,Kyle就忍不住把早饭都吐到了雪地里,他手扶着砖墙,擦着满是汗水的额头。“Craig……”他弯下身,坐在了雪地间,呆呆地看着Craig丢弃的那根烟,在雪地间烧出的小洞,还有他因罹病而呕吐出的残余。


****

“抱歉,我知道周五是我们的闲逛之夜,但你知道今天是……”Stan拍了拍他好朋友的肩膀。他们正在从学校回家,Stan的包中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情人节礼物,虽然那些送礼物的女孩们注定是得不到什么回应了,Stan今晚要和Wendy去吃晚饭。Kyle只收到了一份情人节贺礼,并且不是Craig给他的,而是Butters。那是一张心形卡片,写着“请继续做一个了不起的自己!”他知道Butters差不多给每个人都准备了这么一张卡片,就好像他们还在小学一样……傻瓜。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有多想和Wendy复合。”

“虽然我一直知道她还爱着我,但是她能同意,我真得超开心的。我们绝对是灵魂伴侣!所以,你今晚打算干点什么?”

“我想和……呃,做做作业啊,读点书啊……”Kyle脸又红了,妈的,下次开口前他一定要先想想自己在说什么。

“你要和谁呆在一块?”Stan想了下,他突然暗示性地用胳膊肘捅起了Kyle,“难不成你打算和Butters……?”

“滚你的。”Kyle嘟囔着。

“还能是对着Craig的Facebook打手枪?”Stan坏笑起来。

“你说什么?给我闭嘴,要不然我现在就干掉你,你信不信?”Kyle差不多是喊起来了。

“冷静一点嘛,哥们儿。”Stan怜爱地笑了起来,“你知道不管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讲的——所以,你今天晚上到底要和谁一起去?”

冷静!冷静!“Ike。”Kyle说谎了,脸红红的,但是这次,冰冷的空气帮他掩盖了他的罪行。他真得不想对Stan说谎,但他更不想失去Craig。


****

“嘿。”Craig恹恹地说,就好像在赶时间。Kyle知道他想快点来一发,然后马上脱离眼下的困境,但至少他有出现。Kyle的爸妈离镇过周末去了,而Ike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出了门。

“嗨。”Kyle让开了门,好让Craig进来,把寒冷的空气关在门外。高个子的男人抖了抖身上的雪,把外套脱下来,还是一脸不想待在这儿的神情。

“你渴吗?”Kyle拖着脚走进了厨房,他感到了焦虑。

“来点水就好。”Craig拖着调子说,他已经开始翻起了影碟架。他挑出了“丧尸之夜”,把它丢在了沙发上,顺手脱掉毛衣。Kyle忍不住盯着他动作时露出的腰线看了一会儿,直到Craig的T恤重新落回到了原位。

“你要在情人节看僵尸片?”Kyle把水杯放上了咖啡桌。

“谁在乎。”Craig含糊地回答,他舒展开四肢,腿搁在沙发上,所以Kyle没办法坐得离他再近一些。

“好吧。”Kyle在选中影片后,紧巴巴地挤在了Craig给他剩下的那一点点地方里。开场几分钟后,Kyle瞥了眼Craig——他正他妈的玩着那个该死的手机。“你还和我一起吗?”

“嗯?”Craig的视线从滚烫的手机上挪了过来。他咧开嘴,露出了个仿佛带着恶意的笑容,让Kyle不得不局促地笑了一声——Craig长长的腿从沙发上滑了下来,勾着Kyle的脚趾。而当Craig开始咬着他的耳朵,按住他的膝盖的时候,他能听到电影中传来的尖叫声。真让人恼火。

“你喷了古龙水。”当Craig的手终于从他的膝盖转移到大腿内侧的时候,Kyle无意识地说出了声。他并没想说出来的,他只是有一点点走神。Craig从来都不喷古龙水,他甚至都懒得尝试,也因此,他的味道里总会带着烟草的气息。

“什么?”Craig重新把Kyle拽回到眼下这个让人有些失望的境地来。

“没什么,对不起,我只是随口一说。”Kyle结结巴巴地回答,他拽着Craig的T恤领子,拖住他。

“你不喜欢吗?”Craig抬起手,嗅了嗅自己的衣领。

“挺好的。”Kyle将他的脸埋在了Craig的颈窝处,轻轻地吸气,然后吻了吻那里的皮肤。

“我还以为这会闻起来很糟。”Craig漫不经心地回答,但是Kyle却忍不住地在想,Craig至少有努力做过一点表示亲善的举动。“拿着。”他反手开始从自己的背包中翻起了东西。

Kyle因为他们突然停下来的动作而忍不住抬起了眉,他看到Craig拿出了一个不大,扁平的黑盒,并把它塞进了Kyle的怀里。

“这是什么?”Kyle垂下头,盯着手里的东西。

“礼物。闭嘴,不要啰嗦,打开它。”他抱着胳膊,视线却溜走了。

“可,可我什么都没给你准备。”Kyle呆住了。

“我也没指望你准备。打开就行了,妈的。”他依旧没有去看Kyle,这真是……非同寻常,就好像他很不舒服一般。

Kyle小心地翻开了盒盖,里面是一只手表,并不是那种时髦的类型,就是个普通的银表。银表的壳上刻着一行字,歪歪扭扭,很明显是来自一个外行(Craig),它写道,“我永远有时间陪你”。Kyle皱起了眉头,他什么都没给Craig准备,因为他从没想到他会收到礼物。现在他的眼睛湿乎乎的,所以他只能把头扭过去,他不想让Craig看到自己竟然会为这点事掉眼泪……

“我懂,这个超逊的。”Craig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不怎么开心地说。

“才没有。”Kyle把表从小盒子中掏了出来,握着它。

Craig叹了口气,他又重新凑回到Kyle的面前,相当粗鲁地把表从红发男孩的手里拽了过来,然后开始绑在男孩的手腕上,“我本来能刻好点的。”他用一根手指缓缓抚摸着Kyle手腕处的敏感部位,仿佛在逗弄着那些极淡的雀斑。长茧的手指,粗砺的触感,挑逗着Kyle的神经。

“不,它真得很好。”Kyle想飞速地用袖子抹一抹眼睛,但是Craig注意到了,他皱起了眉。

“你怎么了?”他厌倦地问,“我做过头了?”

“不,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也给你准备点东西就好了。”

“不用了。”Craig把Kyle的转扭过来,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我只是……因为你最近怪怪的,好像还不怎么想搭理人……所以。”他低头又看了看表。

“我,对不起。我以为你没有那么喜欢我的。这样就足够了。”他低声说,那些眼泪干涸在了他的眼角。

“好吧……”Craig不自在地动了下身子,“对不起,”他的声音甚至有一点泄气,“我从来没有和人像这样过,所以我大概没什么经验。但是我喜……爱你,就,那个……”他叹着气,手指探进发间,揉来揉去,“我不擅长说这个。”生平第一次,Kyle看到Craig脸上好像掠过了一道红晕,很快,并且还很难注意。

“嗯,我也是。我是说……我也不太擅长……总之,我应该也很爱你。”

“我们今天还是会做的,对吧?”Craig轻描淡写地回答,把本来相当浓重的基佬气氛给搅合得一干二净。

Kyle笑了起来:“嗯。”

TBC


译注:太太最后一次是在2014年,所以应该不会有后文了……不过从情节上来说算是告一段落,所以当作完结读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