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Cryde|翻译】帽子镇:Hat Town

Hat Town

原作者:Pararow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68795

Relationship:Cryde(小学四年级生)

Summary:

一直以来,Craig都是Clyde最好的朋友。但无论有多少次Clyde向Craig倾诉,当Craig陷入低潮期的时候却永远都不肯告诉Clyde,他到底怎么了。Clyde总会看着他,手足无措。

Notes:

这是我AO3上的第一篇同人,但实际上我以前在别的地方也写过啦,但比起fanficton,我还是要更喜欢AO3。

本文里的幼年Cryde灵感来自我最喜欢的Tumblr太太strawberrysharkcake:

http://41.media.tumblr.com/0873c7cf2aa798a5010432b9a10148b0/tumblr_nn50irFJD71r0ge1ao1_1280.png

随时欢迎意见和批评!谢谢阅读!

译注:小学四年级生的Cryde!虽然是个小短篇,但真得太可爱了,两个人小时候小笨蛋(?)一样的模样太可爱了,所以就一口气翻译完了。依旧没有授权,请注意。


Craig,那个总是那么小心谨慎,对自己秘密守口如瓶的Craig。

打Clyde记事的时候开始,Craig就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真实的想法。当他处于低潮期,他就叫每个人都闭上嘴巴,或者干脆去一个人待着,拒绝与任何人进行交流。当然啦,这任何人中是包括着Clyde的,而Clyde可是从幼儿园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Craig最好的朋友了(虽然最好的朋友这几个字算是Clyde自封的)。那时候,Craig看上了Clyde正在玩的玩具小卡车,于是他直接把它从Clyde手里抢了过来。棕发男孩被他搞得嚎啕大哭,这多少让Craig有一点愧疚,甚至还有一点点的迷茫。于是最终,Craig答应让Clyde也一起来玩那辆小卡车,从那时起,Clyde就跟在了Craig得屁股后面,直到他成为了Craig的“那个朋友”为止。

当然啦,在此之后,Clyde又吸引带了很多其他人加入到他和Craig的二人组来,因为毕竟他是Clyde嘛,有着“超级无敌宇宙第一交友技巧”的Clyde……呃,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总之,第一个来的男孩叫Token,之后Tweek也开始和他们一起闲逛,而Jimmy Valmer搬到南方公园后,也迅速成为了他们之中的一员。可是在这群人中,Craig依旧还是和Clyde一起搭伴行动的次数最多。所以当他们其中一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另一个总该负起让对方重新开心起来的责任。

“Craig,”Clyde一边说一边朝着Craig走去,一屁股坐在了对方的身边。那天,Craig坐在操场的篱笆旁,他的脸埋在了那顶对于九岁小孩来说,可能有点太大了的毛线帽里,“Token,Tweek还有我等等要和其他人一起踢球,你要跟我们一起玩吗。”

“不,”Craig闷声回答,他蜷得越发像个球了。

“别这样嘛,哥们儿,我们合作的话,可是能踹爆stan那帮人的屁股的哦。”

“我没兴趣。”Clyde听着回话,皱了皱眉,他用手揽住了Craig的肩。

“你到底怎么啦?”他的声音开始焦虑了。

“Craig出差去帽子镇啦。”这句话是Craig式的聊天常用密码,如果翻译成正常语言,大概就是“他妈放我一个人待会儿,老子心情烂透了不想和任何人说话。”Clyde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每当他最好的朋友陷入这种状态时,都会显得非常难搞。不管Clyde有多努力,这家伙就是不肯告诉他说,这次到底又是怎么了。很明显,这家伙的脑子里装满了一堆不该由十岁小孩来解决的问题。

“我难过的时候,总会想找个人聊聊让我难过的事,”Clyde跟他说。确实是这样,实际上,Clyde经常会被嘲笑成一个爱哭的小鬼头,甚至会被叫做爱哭的娘娘腔,但Clyde才不在乎这个。每当他遇到很烂的,他不喜欢的事,或是他讨厌的事的时候,他都喜欢用哭哭来表示自己的不满,而迄今为止,他一点都没有改掉这个习惯的念头。一般来说,Craig到最后总是能成功安慰他,用着Craig式的抚慰方式,换句话说,就是听他讲,听他说,一直到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为止。所以现在,他也想要像是这样地安慰Craig。

但不管他多么努力,多么认真,Craig 却永远都没有,在可预见的未来也绝不会和Clyde讨论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他就是这样,和谁都不肯说。

但这次,Clyde真得是拼尽全力了。重要的其实不是Craig愿不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Clyde想,而是让Craig知道,当他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和他说任何事,在任何时候。只不过,Craig仿佛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真得接收到这样的信号。“你难过的时候,真得可以和我说。”

“不要。”他冷冰冰得像是块石头,啪嗒一声地砸在了Clyde的身上。他最好的朋友总是这样,这真得让Clyde非常地迷茫,为什么他会不愿意呢?Clyde就什么事都会和Craig说,什么样的好东西都会和Craig分享。当他们在一起玩真理之杖的时候,他让Craig做自己的黑暗宠臣,当Clyde和其他人一起玩浣熊侠,他就要偷偷暗示Craig,他是世界第一超凡无敌义警蚊子侠。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Craig,可是Craig却就是不肯回应他。

“可……为什么呢?”

“因为你不明白。”他边说边将Clyde的手从肩膀上顶了下去。

“谁说我不明白。”

“我说的,因为我清楚你,你不会明白的,没人能明白。”Craig挪挪屁股,又坐得离Clyde远了一点,他的脸依旧没有露出来。

好吧,如果Craig坚持,那他也不是非说不可,Clyde忧愁地叹了口气。那他可以找点别的什么话题,比如说这个啊,比如说那个,就在他思来想去的时候,其他人喊起了他来。“嘿,Clyde!你到底要不要过来踢球?”Token朝着他们挥着手嚷道,于是Clyde笑着和他挥回去。

“对,我马上就来!给我一分钟!”他又重新转向了Craig,好吧,虽然他不能把Craig的嘴巴撬开,但至少他能确保Craig没有独自一人被困扰到孤独至致死,总会有人愿意陪着她,“我们今天一起回家。”他把他那件红白相间的优秀运动员爆款夹克披到了Craig的肩膀上,然后站起身,朝着Token跑去。

Craig独自在那儿坐了一会儿,他最终还是抓起身上那件夹克衫,叹了口气。

Clyde很多时候就是个混蛋,但有些时候,他又真得对人好过了头。

所以,Craig才总是很难相信,有人可以成为Clyde“最好的朋友”。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