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南方公园】凡哥凯子说相声

*纯粹娱乐向的相声,里面出现的灯谜有的是我小时候听过的,有的是我从相声听到的,总之就那么几个挺有名的灯谜,然后我今天写完,边看电视边修改的时候,还发现和一个猜灯谜节目撞车了。不过反正灯谜都不是我原创的,所以我放弃一切权利。如有雷同,错误在我。大家也就随便看看图个乐呵,春节大吉惹!


Craig:欸,今天我要和Broflovski一起说个灯谜。

Kyle:对,我要和这家伙一起说灯谜。

Craig:理论上开场白应该说很多东西,但我不太喜欢废话,所以就直接说了。

Kyle:诶,行,你倒是直率。

Craig:嗯啊。那么,就听好了。

Kyle:我听好了。

Craig:说,远看是电扇。

Kyle:嗯。

Craig:近看是电扇。

Kyle:嗯。

Craig:电扇是电扇。

Kyle:可是它不转。

Craig:……欸,你抢我的台词。

Kyle:废话,这是多少年前的灯谜了。

Craig:您知道了。

Kyle:是嘛。说“远看是电扇,近看是电扇,电扇是电扇,可是它不转!是什么?没电的电扇!”这都什么年头儿的灯谜了,你还拿出来忽悠人。

Craig:欸,您这是知道了。

Kyle:是啊,我跟大家说,这人,别看平时仪表堂堂,身高八尺,呵!站出去像个人似的……

Craig:嗯,站出去像个……你等一下,Broflovski

Kyle:干嘛?

Craig: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坐下来就不像个人似的。

Kyle:欸,您怎么能这么想。

Craig:不是这个意思吗?

Kyle:不,不是不是。我说你这人,怎么满脑子都是别人说你的坏话,心思,太肮脏。

Craig:哦,所以这还是我的错。

Kyle:不是您的错还能是谁的。

Craig:……得,随你便。

Kyle:那我继续往下说啊,这个人,平时这几个老灯谜,反反复复都说透了。什么“远看是手套,近看是手套,手套是手套,全都是窟窿。”

Craig:都被您学着了。

Kyle:可不是嘛——“破了的手套!”

Craig:行。

Kyle:欸,欸欸欸不是,不是,不是,Craig?

Craig:干嘛?

Kyle:你问我干嘛,这该我问你——你说你节目还没开始,你下去干什么。

Craig:我下去干什么,这不是您说的吗?

Kyle:我说什么了我?

Craig:“几个老灯谜,反反复复都说透了,”都被您学去了。那行,您一个人在上面,我在这儿看着。

Kyle:欸,不是,我说,Tucker,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

Craig:哦,还是我不够意思。

Kyle:是啊,大家都等着你讲灯谜呢,结果你倒好,还没讲就闹情绪,甩了袖子不干,这是几个道理嘛。

Craig:哦,还怪我闹情绪。

Kyle:反正你干不干。

Craig:不干。

Kyle:……你干不干!

Craig:不干。

Kyle:你到底干——不——干——

Craig:欸欸欸我操我操Broflovski!

Kyle:干嘛!

Craig:你他妈有话好好说,你他妈掐我干什么!?

Kyle:还不是因为你不配合我工作!

Craig:谁不配合你工作!

Kyle:你不配合我工作!

Craig:我不配合……我不配合你……你说说我为什么不配合你工作!

Kyle:我不管你为什么不配合我工作,反正你今儿啊必须讲个灯谜才能走!

Craig:没你这样的。

Kyle:哎呀行了,来,过来,讲个灯谜,我可不就放你下去了吗。

Craig:……行吧。那我就,凑合一个。

Kyle:您凑合一个。

Craig:那,咳,嗯。“远看是手套。”

Kyle:不,不是这个。

Craig:干嘛?

Kyle:不是这个。

Craig:干嘛不是这个。

Kyle:这不是,那个啥,讲过了吗,我都讲过了。

Craig:哦,您讲过了。

Kyle:可不是嘛。

Craig:那您都讲了,还要我在这里干嘛。

Kyle:欸,不是,你这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的。

Craig:你就说,你还要不要我讲吧。

Kyle:我要啊。

Craig:那你就闭嘴,乖乖在这儿听着。

Kyle:嗬,你还叫我闭嘴?

Craig:闭不闭?

Kyle:……行,成吧,我闭就行了。

Craig:哦,那我继续了……说,远看是手套。

Kyle:嗯。

Craig:近看是草帽。

Kyle:嗯……?

Craig:你说说这是什么吧。

Kyle:这,这是……

Craig:来来来,Broflovski,给大家讲讲这是什么。

Kyle:这……

Craig:嗯?

Kyle:你说下一句!

Craig:行。那么远看是手套,近看是草帽,既是手套又是草帽——

Kyle:是什么啊?

Craig:手套啊,拿着一个草帽。

Kyle:……

Craig:不是,你走什么。

Kyle:我走了,不行,我说不下去了。

Craig:你怎么了。

Kyle:不行,太丢人。说这个,太丢人。

Craig:你等等。

Kyle:我不等,这个,我讲不下去,太丢人了,Craig。

Craig:怎么。

Kyle:我告诉你,咱们两个的脸,都被你一个人给丢光了!

Craig:干嘛。

Kyle:有你这样的吗,有你这样的灯谜的吗?

Craig:哦,您还是不满意。

Kyle:废话!我当然不满意,没有您这么说的!

Craig:嗯,那既然Broflovski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略微认真那么一点。

Kyle:哎。

Craig:我认真讲一个。

Kyle:这还差不多。

Craig:那你听好了。

Kyle:我听着呢。

Craig:说,夏天,我买了一个西瓜。

Kyle:嗯,夏天,您买了一个西瓜——不是远看是西瓜了,哈?

Craig:不是,你继续听。

Kyle:成,我继续听。

Craig:我回家,拿刀把它切了。

Kyle:您把它切了。

Craig:只听我一刀下去,咔嚓!

Kyle:然后呢?

Craig:它变成了五块小西瓜。

Kyle:啊?

Craig:猜一下我怎么做到的。

Kyle:您,您怎么做……

Craig:对,猜一下我怎么做到的。

Kyle:诶,不是。您拿着刀。

Craig:对,我拿刀。

Kyle:一刀下去。

Craig:是,一刀下去。

Kyle:不带拐弯。

Craig:不拐弯。

Kyle:……奇了怪了,那您怎么切的呢?

Craig:让你猜嘛,怎么切的。

Kyle:……你刀有问题。

Craig:刀有什么问题。

Kyle:这刀,分五个刃。

Craig:分五个刃。

Kyle:对,然后一刀下去,咔嚓五块。

Craig:您家刀和风车很像。

Kyle:你就说对不对吧。

Craig:不对。

Kyle:怎么不对。

Craig:就是不对。

Kyle:你说说谜底是什么。

Craig:谜底,你不猜了。

Kyle:我不猜……你等会儿,如果和我说您买回来就是五个小西瓜,我可不依。

Craig:不会,谁这么无聊,和你玩这个。

Kyle:真不是?

Craig:真不是。

Kyle:……不行,我猜不出来了。

Craig:你也有猜不出来的一天。

Kyle:我也有……你到底说不说。

Craig:你这人怎么这么容易急眼呢。

Kyle:你说不说。

Craig:成,我说。

Kyle:嗯,您快说。

Craig:说,一个西瓜,一刀切。

Kyle:对。

Craig:我拿着这个西瓜。

Kyle:好。

Craig:我一刀切。

Kyle:哎。

Craig:然后西瓜不是分成两半么。

Kyle:是啊。

Craig:我这半没拿住,咔嚓一声。

Kyle:怎么着!

Craig:它掉在地上,变成了一堆小西瓜!

Kyle:去你的吧!


评论(1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