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Cryle|翻译】命定之人:I'm Your Type

I'm Your Type

Author: whocares10315

Pairing: Craig/Kyle

Rating: M

Note – 我知道我写了个什么玩意儿,我也做好被打死的准备了。

Disclaimer: I do not own Matt and Trey's precious babies.

Author's Notes: 为了[your_nonentity]超可爱的点文而写的故事,我很高兴可以分享Craig有多赞,mua!

Summary:很明显,Craig Tucker比任何人都更了解Kyle Broflovski……甚至,比Kyle自己还要了解。

文字版全文阅读: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48006-1-1.html


译者:

一篇日常系的H。作者太太是Craig厨,写了很多Craig主角的同人作品(虽然Cryle只有这一篇)。本篇Craig和Kyle两个人一开始有点磕碰,但最后成功两情相悦了(啪啪啪鼓掌)。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译者的H翻译能力严重不足,所以虽然有很努力地去传达作者的真意,但有些时候,我不太确定我有没有理解对作者的意思,好多地方我不得不连猜带蒙……润色的时候我面对这惨烈的结果沉默良久,最后也不知道我润出了个什么东西。

太太原文的H很有张力,非常地好吃,

但因为我的能力问题还有我的匮乏想象力,我觉得我翻译得差了十万八千里(……)就,那什么,对不起,希望大家还是去读读原文,大概是这样。

如果发现任何错漏,请马上和我联系。我做好大修这篇译文的准备了。

谢谢本次的阅读,我们下次再见。




“一个声音,此时此刻,他热切渴望的声音……”


一阵模糊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干扰了他的注意,Kyle从书本中抬起了他那双翠绿色的明亮眼睛,四下眺望着寻找笑声的源头。而当他发现笑声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他几乎要自嘲似的扮起脸鬼脸——这可绝不是“他热切渴望着的声音”,乔治·奥威尔也肯定不是在拿这句来描述“将脸藏在《让叶兰在风中飞舞》后的Wendy发出的阵阵轻笑”。

好吧,拖她的福,Kyle再也读不进去了。他不怎么高兴地合上了书,觉得图书馆应当最起码地保持安静……

而不是供他某位最好的朋友来逗笑他长期女友的。

Kyle并没有直接走过去,告诉这两个人小声一点。他没这么做,只是因为逗笑Wendy的人正是Stan。他能够看到他那位最好的朋友正羞怯地朝着Wendy笑着,忠诚地搂着她,让她则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Wendy呢,则忙着拨弄着他的黑头发。当Stan和Wendy对视上的时候,Kyle可以看到他亮起的眼睛化为了一抹明亮的纯蓝,同样地,他也能看到Stan在与Wendy的每一次接吻时露出的柔软的唇瓣,还有当他抚弄她脖子时柔软的手指,这让他不禁悄悄畏缩了一下。好像真得只有他一个人才会注意到,Stan这些微小,却又足够美好的细节。

Kyle和Stan做了足够长时间的朋友,足够长,长到了他知道Wendy的美貌和聪慧对于单纯的Stan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更是那种足以致命的诱惑。是啊,一直以来他们两个人都颇受欢迎,是镇子上公认的黄金情侣。毕竟众所周知,他们从小学就开始了这一段恋情,而当大家回忆的时候,就连Stan的那些疯狂的呕吐都可以用“可爱”来形容……不过等到他们上了高中,情况开始略微发生了一点改变:Wendy逐渐有了众多的追求者,而她看起来并不打算全数拒绝。Stan对此多少有一些介怀,但是他却并没有进行任何实质上的抗议。这种举动其实让Kyle有一点失落,而当他发现,Stan根本就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能够重新回到Wendy身边的机会,只要Wendy给他一个可能,Stan离开的决心就会彻底融化,再次乖乖跑回到她身边去的时候,他甚至为此感到了愤怒。

这就是让Kyle觉得糟糕透顶的原因,这也正是他最为讨厌的,也是Stan最为悲哀的性格部分。他觉得这烂透了,但当他看到Stan如此地深爱着对方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了胸膛某个部分传来的疼痛。

正是因为这份疼痛,这份疼痛的渴望,Kyle从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过她的事情,没有背后说过任何有碍她名誉的坏话。他是那样迫切地想要告诉Stan,想要责骂,责骂他是如此地懦弱,离不开这么一个配不上他的女孩。他又是如此愤怒地想要告诉他,作为他最好的那个朋友,他才是那个他真正需要的人,比任何人,比这世间的所有人都更清楚,要如何照顾他的那个人。他是如此渴望着这么做。

但仅仅是因为这份疼痛,他没有。

他只能一遍遍空洞地倾听着Stan彷徨不定的迷惘,然后带着鼓励的笑容拂去Stan心中的疑问,他一遍遍地告诉他,“给她点时间,兄弟,她会回来的。”像是这样一遍遍地重复,直到最后,Kyle甚至自己都真得相信了这句话——他为什么要不相信呢?他自己就已经有足够多的问题要烦了,就比如说,他的性取向。Kyle还没有考虑好,他到底该告诉他人自己逐渐对同性产生的兴趣,还是说,他应当永久的隐瞒。

当Wendy在Stan的耳边低语了的时候,Stan大笑了起来。他的脸因为这亲昵的行为而禁不住微微泛红。而他的笑容又是那么的甜蜜和温柔,他的眼神又是那么的坚定和诚实。

Kyle禁不住挪开了眼睛,这简直就是一个车祸现场。他是个什么人,有资格终结Stan的幸福?即使这幸福意味着无知的黑暗也是一样。每个人都知道,Stan是个好小伙。但对Kyle来说,他是特别的,他不得不是特别的。因为这就是所谓最好的朋友对彼此来说的意义:特别。

Kyle这么劝说着自己,他默默咀嚼着那堵塞着他喉咙的异物。他并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酸楚,只是因为他不能知道。

总之,不管他是在为着什么而挫败,Kyle还是准备要离开了。他需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好在自己把午餐都恶心到吐出来之前,能够安静地待会儿。况且他也知道,Stan陪着Wendy的时候,他看到他一定也会觉得怪怪的。Kyle太清楚了,清楚他会露出的那样的神情,就仿佛是一个亏欠,没有履行某种职责一样的亏欠。Kyle讨厌Stan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不想看到这样的Stan,所以他把脸从正亲亲热热的两个人的方向转开,抓起他的包,尽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去。

当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他意识到了有什么人正盯着他。他扭过头,看到Clyde和Craig正坐在一起,这让红发男孩稍稍有些意外,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不怎么喜欢学习的类型——实际上,Clyde根本连要看或者要写的东西都没有,他只是在恬不知耻地盯着Stan和Wendy,好像期盼着他们能现场上演什么更劲爆的展开。可是Craig……Craig那双深黑色的眼睛凝视着的,是Kyle。

Kyle和他们挥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Clyde注意到了,于是他咧嘴笑了起来,也朝着他挥了挥。Craig则抬了抬下巴作为回应,但是那双眼睛却没有错开,依旧直视着他。Kyle觉得怪不舒服的,他挪开眼,单纯希望这仅仅是一次视线的偶遇,虽然感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还经常发生……可是当他找到机会,重新望向Craig的方向时,那个黑发的男人却依旧在看他。那种凝视既非认真的观察,又不是漫不经心的偶然,他脸上带着某种让Kyle尴尬的严肃,可他有什么好尴尬的?他匆匆离开了图书馆,没有回头再看一次。

Craig正凝视着他,那种凝视让他觉得……就好像,他可能是疯了。就好像在他的凝望下,某种东西被一点点地剥开,直至最后不得不浑身赤裸地呈现在他那可怖而又坚定的视线之中。有些时候,这甚至让Kyle感到了稍许的不安,因为Craig那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打量着他的目光,就仿佛是一头野兽,正饥渴难耐地观察着自己的午餐。并且,就,Craig仅仅是望着他,不管那是有意为之,或仅仅是出于偶然,他仅仅是望着,这视线都能让Kyle的体温明显地升高,让他对Craig起了好奇之心——Kyle觉得他应当弄明白Craig到底想要干什么,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要解开一个未知的谜团。





评论 ( 17 )
热度 ( 121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