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南方公园|Cryle|翻译】病态关系:An Unhealthy Relationship

An Unhealthy Relationship

原作者:MiroirTwin

原作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99553/chapters/17046603

Rating: M

Warnings详细的暴力描写 非自愿性行为

Relationships: Craig Tucker/Kyle Broflovski

Series: 病态Craig的第二部,第一部(病态关系)翻译见:前篇

虽然完全不知道这篇有什么好屏的,但它确实被屏了,所以如果图片加载不出,全文走:

wb: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2303539308857#_0

sy: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7754 二层


Summary:

虽然这听起来不合常理,但是Kyle怀疑,那种支配欲正是Craig的本性,它埋藏在他的血液里——他生来就必须要支配某种东西,不管那种东西是小而温顺的啮齿类宠物,还是和人类一样难以驯服。

因为大家一直在询问《病态吸引》有没有后续,所以我写了这篇故事。不过它应该不会是一发完结,而是分几章来连载。CP是cryle,“病态Craig”系列。


Notes:

“如果我把手放在你的手腕上,你会甩开它们吗?

“如果我将手指放进你的口中,你会咬断它们吗?”

                          ——Hatefuck, The Bravery



Chapter 1: Good Boy

他在距爱达荷州的芒廷霍姆差不多20分钟车程的地方买了一块差不多5英亩大的地产。那是一个靠近密苏里边界的小城市,住着差不多两万七千人。比起南方公园来说,这里当然要大上很多,但是却依旧不够引起人们的注意。考虑到他愿意原价全款现金购买,这块地产买得很轻松,价格也真他妈的便宜。他手头的钱基本是从他爸爸和Token家弄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会被马上发现的,可以挪走款项的地方。他把它们全带走了,毕竟他的朋友已经用不上钱了,而Black家又相当地有钱,就算付完葬礼的花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经济上的问题。至于他自己的父母,反正他此生应该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所以对他来说,这也不算是什么要特别在乎的事。


不过,Craig并不蠢,他知道这些钱是不可能花一辈子的,所以他最好省着点,找份工作,赚赚基本的生活开销。他很快就开始了纯体力性的工作,因为作为一个来自小城市,背景寻常的普通人,他只擅长摄影。可不幸的是,这个城市在这项工作上已经满员了。

 

不过他不该抱怨的。首先,钱就是钱,况且他的假证件显示的学历比他原本的高中辍学要高得多,所以他已经靠这个多挣了不少。现在,他作为一家专门建造大型商业建筑公司底下的建筑工人,工资稳定——实际上,最开始的时候,他不得不假装自己是个木工方面的行家,而不是只有在每年夏天帮祖父打打下手的业余爱好者来拿到这份工作。但总之,他上手得很快。

 

“各位,休息时间结束了!”他的老板是个从南边来的老头儿,这个老头子在芒廷霍姆差不多住了二十年,有着一口歪瓜劣枣到哪怕是毒虫都会自愧不如的烂牙。但是根据Craig奇怪的标准,他其实人还挺不错的。这家伙就和Craig一样,喜欢简单平静的生活,每天唯一的盼头就是赶紧干完活,结束这样一个炎热干燥的日子,然后回到家中,和他所爱的人们在一起。他喝完手里的柠檬汁,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

 

“好吧。”他跟着那个老头走出了拖车,踏入了这个40摄氏度的炎热夏天,他皮肤和衬衣上的汗水迅速地挥发在了这干燥的空气间。

 

————————

 

事实上,他花了一段时间才终于习惯了爱达荷州夏季的温度。尽管距科罗拉多州只有几个州的距离,但是两个地方的气候可以说是迥然不同。Craig已经习惯了终年积雪的环境,南方公园的海拔和周围的山地让那里的夏天几乎不会超过25度。所以这就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况且他那个破烂的老房子里没有空调,而他自己又甘愿节俭,所以只在自己的房间和厨房装了几个风扇。

 

不过他习惯这种日子所需要的时间,比他预计得要短许多,这个安静的男人如今在漫长而又疲惫的一天结束后,会给自己准备一顿祥和的晚餐。一般都是那种在杂货店已经烤好了的鸡肉,加上一些烤马铃薯,还有几天前从农贸市场买回来的胡萝卜。它们尝起来不错,一般有饥饿作为调料,他可以在三分钟内狼吞虎咽地解决掉这顿晚餐。他空空如也的瓷碟子旁边摆着一个纸盘子,那里面也有一份晚餐,只是份量要小些。他现在正无聊地坐在原地,自己跟自己辩论着玩,主题是“他是不是已经让那个人等得足够久”。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走廊前花园里,那个小小的墓碑。

 

可以再等等,那个家伙完全可以再多等等。毕竟Bro甚至连等等这个选项都得不到了。他想起来几周前,自己正在水槽边洗盘子的时候,那双手正忙着掐死他吓得吱吱乱叫的天竺鼠,而他无辜的小宠物则只能试图咬住这个袭击者的手指,咬得它们鲜血淋漓。他在想象中看到了愤怒又绝望的脸,嘶哑地求饶,想要活命,可是伸出的手指却将这个小生物的身体拧成了两半,冷酷地就仿佛那是一块该被拧干的破旧抹布。幼小又无助的生命被彻底扭碎的声音让Craig跑了进来,但是已经太晚了,动物的残骸朝他的脸上丢来,他避开了它,于是它碰地一声砸在了墙上,与此同时,Craig则一拳打在那个凶手的脸上,让他撞向了对面的墙。之后,两个Broflovski都蜷缩地倒在了地板上,他们之中只有一个活了下来。

 

他没有像stripes死的时候那样流泪,或许是因为他岁数大了,或许也是因为他开始对死亡和暴力渐感麻木。无论如何,他将他心爱的宠物埋葬在了花床的雏菊之间,并且在上面放了一个他亲手雕的,小小的木制十字架来缅怀它。

 

另一个Broflovski并没有像他担心得那样脑震荡,不过他还是被惩罚了,通过其他许多种的方式。

 

Craig拿起了钥匙,还有装满了食物的碟子,他把它们都抓在右手上,好方便自己拉开厨房角落的油毯,拽开去往酒窖的暗门。这里四季清凉,温度几乎稳定在17度上下。当他踩着又老又破,还很窄的木台阶走下去的时候,明显的温差对比让他神清气爽了许多。酒窖的主体空间空荡荡的,除了旧水槽,加固用的水泥,还有一些前主人为了让铜蒸馏器能够闪闪发亮,而留下的绞索跟钉子外别无他物。Craig顺着他左边很窄的走廊走了下去,那里有个上了锁的房间,里面也一样空空如也,只有一个他专门搬过来,好能遮盖住水泥墙里,一个半人高的矮洞的五斗橱。他俯下身子钻了进去,在几步后又重新直起身子,打开了另一扇门。这有点像是个防空洞,可能是内战时期的遗迹了,毕竟那个时候人们有躲藏起来的需求,而现在,这又完美契合了他的目的。

 

房间笼罩在了阴影间,即使他打开了昏暗的小灯泡也是如此。他耐心地归在那儿,凝视着躲着他的小宠物的那一片黑暗——在那里,他的宠物正蜷缩在他的被子间,在他的毯子堆里寻求着温暖。

 


————The End————



译者:

太太的第二部只有这么多的内容,它最后更新于2016年7月16日,之后太太就再也没有上过站,所以完结的希望颇为渺茫。

但到这里为止,个人认为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番外来看了。

我很喜欢太太在这一部里刻画的Craig,作为对上一部Craig的一个补完,虽然依旧非常地病态,但是即使在这种病态中,依旧会觉得照顾好对方是自己的责任,哪怕掐死了自己心爱的天竺鼠,也依旧觉得责任在他自己。

这真得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病态,不是洗白,但也不是矫情。他笔下的Craig带着一种成年式的冷漠,冷漠,冷漠到了极点,翻转过来,反而变得爱得深沉,爱得可怕。这是一种颇为微妙的感觉,外网上还有几篇类似风格的Cryle,但就我个人的浅薄感觉(我扫的文还不够多,所以只能说是妄议),绝大多数停留在了病得发疯的程度,像是太太这种病中带爱,因为爱反而让关系显得更加扭曲,这样带感的黑化Craig其实非常少见。他毫无疑问是病态的,有点像是成年人和成年人之间的病态感,像是在舔刀尖,很痛,却又很诱人。

所以最近的一个月,我每天睡前的愿望都是太太能够回来填坑

哪怕不填坑也可以太太请让我亲吻您的脚    

作为注释,故事中Kyle的很多表现,包括冒虚汗,浑身颤抖,都是糖尿病没有被即时处理会引发的躯体反应。根据太太文末回复的留言,第一章本来可能还有注射环节,但Kyle他饿得太久,再打胰岛素肯定会撑不住,于是太太把她修到后面再也没有了章节去了。

依旧是意译>准确度,因为我时间比较紧张来不及细修,所以意译问题变得更为严重了。如有时间,请务必读读太太的原文,真得非常好嗑。

之后打算再译几篇Cryle,应该都是正常的Craig了,但我入坑时间短,扫文扫得还不够多,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推荐的外网的Cryle呢?

总之看完全文后如果还能看我啰嗦到这里,辛苦了。

再次感谢帮我润色,今后还请继续多指教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60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