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おそカラ】月亮落下的地方

*CP:おそカラ,废土(就是未来世界被核辐射变成荒原一样的)Pa,大概在四个月前(……)答应袜的点文。是糖,但流水账。

*许多梗还有构思都出自袜,我基本只负责了将脑洞实装。

*十四松第一人称叙事……我很努力了但我依旧不知道读起来是怎样总之注意避雷!!!


2176年4月13日

今天,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吃完晚饭后,空松哥哥跟往常一样弹起了吉他。轻松哥哥看起来像是想要说他,说在这种的气氛下弹吉他,未免也太过乐天派了一点。但最后可能是因为我和空松哥哥今天有一起出去巡察吧,虽然没有说,但他应该也感觉到了空松哥哥蛮累的缘故,所以最终还是作罢。

于是我和空松哥哥像往常一样地坐在了基地最高的楼房房顶上,他弹着吉他,我跟他一起唱着歌。

唱歌的时候,能看到远处的星星,悄无声息地出来了。除了星星以外,还有很大的一轮纯白色的月亮。

“在月亮落下的地方,可是埋葬着过去时代的浪漫与诗篇,是一旦能够抵达,就可以获得幸福的地方喔,十四松。”空松哥哥在小的时候曾经这么地和我说过。那个时候,月光落在他的头发上,就像是跳动的水光。

而轻松哥哥就会翻一个身,抱怨似的跟我们说:“明明这个地球都已经烂成这副德行啦,那群星星却还是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啊——这么想,明明就只是在旁观这里发生的糟糕不幸吧。真是的,一想到这种事就让人不爽得屁毛都燃烧了,混蛋。”

但是,空松哥哥却也只是笑起来,他挨个摸了摸我和轻松哥哥的头发——虽然每次这个样子的时候,轻松哥哥都会说,“不要把别人当小孩啊,你这个笨蛋哥哥”,像是这样的话,但我知道其实他很喜欢被空松哥哥摸头,就好像,刚刚的话虽然听起来是抱怨,但实际上也只是他纯粹的感慨而已。

“或许只是还没有接收到来自这边的SOS吧。”明明生活在一个连活下去都非常困难的世界中,可是空松哥哥却依旧坚持着某种特立独行的浪漫主义,“因为stars和我们,绝大多数都距离了很多光年的distance。所以光要走上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告诉别的星球,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事。”

也就是说在别的星球的生物眼中,地球这里还依旧过着一百多年前,和平而又安宁的生活么?

因为听起来怪怪的,所以我就抬起头来看他。

可是空松哥哥也只是抬着头,望着来自远方的星空。

“但是即使对方真得接收到了,也未必会来救我们的吧?毕竟是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轻松哥哥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态度,“还有,空松你这家伙赶快躺下来,只有你一个坐着,毯子都被拱起来,很冷的。”

因为疏忽了像是这样的小事,于是空松哥哥再一次地和轻松哥哥道了歉。钻进被窝中,当时三个人紧紧地挤在一起,暖洋洋的感觉,即使是到了今天也依旧会记得。

“但是……”而那一天,空松哥哥很小声地,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却被我听到了的嘟囔声,也清晰地留存在了我的记忆中。“就算没有能够前来救助。”

就算发出的SOS没有获得任何一个,来自于浩渺星空的回应。

“可是只要知道有人接收到了那个signal,就已经是可以安心的事了吧。”我听到空松哥哥这么说。

就算没有任何实际结果的改变,人类要依旧生存在这样的地球之上,但只要知道,呼救声有确实地被什么人听到,有什么人真得注意到了我们的喊叫,那么就是一个足以让人安心下来的事。

……是这样的吗?

知道自己并不是在这个世界上孤单一人的事,是那么重要的吗?

完全不知道。

因为我是十四松,是比起用大脑,更擅长用本能去思考的十四松。

是从小就和哥哥们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体会过孤单一人的感觉的十四松。

所以到底有没有理解到,那时空松哥哥的实际意思,我至今仍在思索着。

为什么明明是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却依旧时不时地会露出像是那样寂寞的表情,独自抱着吉他眺望着远方。

完全不知道。

但是,我希望空松哥哥能够开心起来。

“今天也要唱我们的歌吗,十四松?”

抱着吉他,就好像从什么重担下逃了出来,而笑起来的空松哥哥,非常地温柔。

在我们一起唱歌的时候,明明是一脸地嫌弃,却还是会坐在楼下,一边做着很多复杂的计算,一边听着我们的歌声的轻松哥哥,十分地温柔。

唱成怎么样这种事,完全不需要在意。

只要我们还能够紧紧地在一起,只要能够和哥哥们一起露出笑容,对我来说也就是足够了。


2176年5月30日

今天,发生了有一点点特殊,感觉有必要记录下来的事情。

我和空松哥哥,在按照义勇军的要求进行荒野的巡察时,发现了被死亡爪袭击的男人。虽然只有一个,但是装备着许多我和空松哥哥看不懂的东西,一边奔跑,一边回身射击的样子,确实有一点点帅。

虽然在我的心里,看到那个人撤退时,一个箭步跳上废墟的矮墙,用着实际上完全瞄不准的毛瑟枪进行狙击的空松哥哥的模样,要比那个男人来得更帅。

但是组织给的毛瑟枪,果然,是完全,不好用的。

我相信空松哥哥的目镜是瞄准了死亡爪的,可考虑到,组织的毛瑟枪的特性是,瞄得越准,打得越歪,所以那一枪完全没有击中男人身后追击而来的怪物,反而啪地一枪,在那家伙脚前方几厘米的地方,打出了一个浅坑。

“?!”对方站住了,在那一瞬间,警觉地望向了我们。

甚至在那个瞬间,直觉到了某种不妙的气息,因为能够嗅到人身上,火焰,血与硝烟的味道,并且空松哥哥的举动,又实在说不上友善。

站在矮墙上的空松哥哥实在太像是训练时用的人形靶。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想把他拖下来。

只不过,空松哥哥永远都能妥善解决掉各种各样的危机,比如说,他正踩在矮墙上,冲着远方的人疯狂地挥着手说:“喂!沉沦在unfortunate中的brother啊!这边很安全,快,到这边来。”

明明对方看起来已经快要对着空松哥哥举起准镜,却因为这句话,又把手臂放了下去。

“不管发生了什么,Minutemen会是你永远strong的supporter。”空松哥哥还在继续喊着,“是朋友,friend,友军!快过来!”

所以这么简单就能化解像是这样的危机,真得不愧是空松哥哥。

虽然有人也会问说,如果不是因为空松哥哥那一枪打歪了,从一开始就不会有像这样的危机。

但是空松哥哥的话,一定是故意像这样,先做出很危险的事,再轻而易举地将它解决掉的。因为是空松哥哥,所以,是一定的。

最终,我们合力一起解决掉了那个死亡爪,虽然输出的时候,主要还是依靠那个男人身上奇奇怪怪的零件们。但我相信,一定是空松哥哥故意留了手,没有展现出他真正的实力。

总之是救下了这样一个孤身旅行的男人,貌似是因为一种叫做“机车”的东西没有油,所以那个男人才被迫步行。听到这话,空松哥哥表示可以把我们的食用油分给他一点点。

但是对方却有点讨厌地大笑了起来。

“不,不是那种东西啦,怎么可能呢,食用油和机车。不是我说啊,小哥,你这人也太搞笑了一点。”

到底在笑些什么,我和空松哥哥都没有搞得非常明白。

“不过总之我是暂时跑不了啦,啊,所以,你是什么组织?Co……Commonwealth Minutemen——哦,是义勇军的同胞啊。”这么说着的他挤开了我,搭住空松哥哥的肩膀。“我听说过这个组织诶,并且一直都很感兴趣哦?但一直没缘接触,所以到底是怎样的组织,小哥你来给我介绍一下啦。”

……是看出空松哥哥实际上是我们两个之间领头的那一个了吧。

但一个连组织的全程都发音不准的人,真得是一直想要加入我们的人吗?

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了兄弟会的味道。

“兄弟会的人……和我们也不是敌对关系吧,并不是enemy。”

可空松哥哥却这么回答了。

“就算和兄弟会有关系,只要需要help的话,我们就没有reason去拒绝。”

虽然确实是我们义勇军的信条,但很少有人会正大光明说出这么让人害羞的台词。所以我会觉得,这样说着的空松哥哥,非常地帅气。

“所以不管他接下来是打算修整一番然后离开也好,就此留下加入我们也好。总之是他的choice,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

曾经想着向外星球求救的我们,却成为了接收到他人SOS信号,并采取行动,进行救援的义勇军。

偶尔面对汹涌而来的死亡爪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害怕,但因为和空松哥哥还有轻松哥哥在一起就不会害怕,这一定,是相信着,只要听到了,就可以获得某种程度的救赎的魔法。

那个男人最后还是在组织的一个矮房中歇脚了。他身上带着许多有趣的玩意儿,有时间的话,可以和空松哥哥他们一起去见识一下。


2176年6月6日

“你到底是救了一个兄弟会回来,还是请回来了一个马戏团啊?”这么说着的轻松哥哥,连我都搞不清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的样子。“说是想借这里修整,结果几天的工夫,所有的小孩子都知道来了一个‘带着糖豆,会掏出很多好玩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出来的家伙——也不是说这样不行,但那人是不是太好客了一点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诶,真得没有关系吗?”

因为是义勇军里相对高层的角色,所以轻松哥哥总是要考虑很多,真得是辛苦了。

但是,我知道那个新来的叫做小松的男人,是不会因此而遇到什么问题的。

“能够给这个地方带来laughter还有happiness,难道不是很好的事么,轻松?”空松哥哥这样地回答他说。“或许只是因为人很好吧,再说了,现在的circumstance这么压抑,能够有一点点让孩子们快活起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因为我知道,这几天的晚上,在大家都睡了的时候,躺在我们身边的空松哥哥会偷偷爬起来,悄无声息地溜出门去。

悄无声息地溜出去,然后在个把小时后,又会小心翼翼地跑回来——躺在我身边的空松哥哥,身上会带着一点点外面寒冷的空气味道,以及油污还有铁锈的气味。

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明白空松哥哥去做了什么,但是前几天遇到那个叫做小松的家伙的时候,从他身上闻到了类似的东西。

“我和空松可是在搞一个大工程啊。”这么说着的人插着裤兜,对着我说。“很大,很big,怎么说,就是要彻底改变你们这群义勇军的生活方式和行进方式,可以快速地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工程。”

从外面的世界,兄弟会的世界带回来了新的科技与知识,虽然我依旧认为,比起什么怎么改良枪支,怎么制造“大工程”,还是空松哥哥知道的,“星星离我们有着很远很远的distance,是光走上许多years才能到达的距离”要更酷一些。

但不管是空松哥哥的秘密,还是轻松哥哥的忧愁,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正如空松哥哥所言,一切都会好起来,Cest la vie,而我的话,只是一个即使在这样的世界,也会想和空松哥哥一起打棒球的笨蛋而已。

况且,空松哥哥有时溜回来睡觉前,会以为我没有发现地,拍起我和轻松哥哥的头。能够那么温柔的话,空松哥哥一定是幸福的,也因此,正如空松哥哥相信着我,我也一样相信着他。


2176年6月12日

机车的意思,听起来很厉害。

据说速度,speed,也会很快。

所以如果骑着机车前进,又能不能打出到达月亮落下的地方的全垒打呢。


2176年6月19日

“你有没有觉得,那家伙相当地帅气啊。”今天,空松哥哥这么问我说。

他问我的时候,我们正蹲在叫小松的男人的工坊外——因为空间不太够,所以只好把我们都赶了出来。于是他我坐在台阶上,他蹲在我旁边。蹲着的时候,他从裤兜里掏出了已经凉了的烤马铃薯递给我。我想分他一半,但果然,空松哥哥还是拒绝了。

“十四松有没有觉得那个家伙很帅呢?”这么再一次地向我询问说。

我知道,这种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因为这就好像轻松哥哥偷偷问我,很久以前被我们救回来,又离开的“喵酱”会不会对他有好感一样,是在问我之前,他们自己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的问题。

“不管是知道很多东西,可以帮忙校准枪也好。制作机车这种听起来超厉害的东西也好,啊当然,还有游历!journey!知道很多地方的事啊,不觉得这很厉害嘛,十四松?”

其实说厉害的话,我果然还是认为空松哥哥要更厉害一些。

但这不是需要我回答的问题,所以我眨眨眼睛,咬了一口手里的马铃薯。

“还有还有,之前我和他聊天的时候……”就这样,声音又突然地小了下去。“……啊,抱歉,十四松,说了一堆你不感兴趣的事吧。果然你也和轻松一样,是觉得……”

他蹲在那里,侧过头来,非常抱歉一样地看着我。

“……对不起。”他小声说。

因为空松哥哥和我道了歉,所以手里的烤马铃薯明明是凉的,却一下子地烫了起来,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握着,只好改成用袖子去抱着它。

如果空松哥哥的心也能够被像是这样地抱着的话,会不会好一点呢?

“没有关系。”所以我元气十足地回答了。“因为,我也觉得那个人非常地厉害。”

当然,帅气是要留给空松哥哥的。

“如果空松哥哥是这么觉得的话,我认为就很好咯。因为棒球它也是这么说得嘛。”

“……棒球是怎么说得啊。”这么说着的空松哥哥却笑了起来。“说起来,最近好像很久没有和我亲爱的小十四松来一场棒球了,怎么样,等下次巡察结束,要来打上一场吗?”

确切来说,是那个家伙来了以后,就没有再和我打过棒球。

但因为十四松是一个大人了,而不管是空松哥哥也好,轻松哥哥也罢,都有着自己的生活,所以,“没!关!系!”这么大声地回答,就想要为他打气。“干劲干劲!肌肉肌肉!”

他大概还是想和我说些什么,因为和轻松哥哥的话,两个人总要讨论一些很严肃的事。所以有些东西,他也会来和我说。

“十四松。”他慢慢地张开了嘴。

但是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打断了空松哥哥的话。

“喂,空松——”那个穿着红色套头衫的人一边抹着汗,一边走了出来。“你那边有螺丝刀和扳手吗?我刚刚在地板上找了整整一——圈,都没有找到!是不是被你这家伙出门的时候随手揣出来了啊。”

刚刚的时候,空松哥哥有帮他绞紧关键的器件,所以确实扳手是在空松哥哥的裤兜中。

“啊,sorry my brother。”这么说着的空松哥哥站了起来,可是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先是愣了愣,紧接着就没忍住似的,笑了起来。

“喂,小松。”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的头上,有污渍。”

是黑色的机油留下的痕迹吧,能闻到很浓烈的机油味传来,让我捂住了鼻子。

“哈啊?哪里,这里吗?”这么说着的家伙毫无自觉地又用手背摸了摸脸上的机油,结果黑色的痕迹当然就只会扩大了。

这个样子洗起来会很麻烦,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空松哥哥却又一次地笑了起来——他从衣兜中拿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小松。


手帕当然只会被越抹越脏,并且那么一小块手帕,要对付那么一大块污渍,也太勉强了。

黑得已经不能再用了,洗起来也很麻烦。

连多余的家务活都不会打扰空松哥哥的好心情的话,一定就是真得开心了吧。


2016年6月20日

洗手帕的时候,听到空松哥哥哼起了歌。

明明当时为了帅气而追求“纯白的手帕”,好不容易弄来的东西被染得再也洗不出来了,却哼起了歌。

他们有人说,十四松是一个弄不明白事情的笨蛋。

那么我觉得,像是这样的空松哥哥,也一定是一个笨蛋。

只不过,即使是笨蛋,也是相当地帅气。


2176年6月27日

“完工!Well done!你居然真得做到了,小松,brother!”

“也不需要那么夸哥哥我啦,不过是空手造出来一辆机车而已啦。”这么说着,笑起来的时候却高兴到了露出牙的地步。“虽然这个世界可能只有像我这样的人间国宝小松可以做到,但你这样晃我,我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喔,空松?”

“所以,所以,”从两天前,得知“可能可以了”的时候开始就兴奋不已,有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都能突然抬起头对我冒出“机车”两个字的空松哥哥,已经凑了过去。“可以发动了吗,在这里,就好像小松你说得,一拧油门,就能,‘蹭——’地一声,fly出去。”

“机车怎么可能会fly啊。”就和当时说着,“机车怎么会用上食用油”一样的语气,但是比那个时候听起来要高兴了许多。“来,空松,跟我一起把它搬出去。”

“你要骑吗?!”

“当然了,况且这里也只有我用过机车没错吧?”这么说着的小松揉了揉鼻子,却突然地又望了过来。“不过空松反正很好奇的吧,那么特许你在坐机车的时候可以坐在我的后座上——本来这个是要收取很多个瓶盖还有马铃薯的费用的,不过反正看你……”

小松是不会有机会说完这句话的啦。

因为在此之前,空松哥哥就已经爬上了机车的后座。

“快快快快快,小松,我想快点看。”

……虽然不想说这个。

但是空松哥哥,像这种孩子气的行为,即使是我,从十二岁以后,也就没有做过了哦。


2176年6月28日

他们骑着摩托出去兜……


2176年6月29日

骨折的两个人从病床上醒来了。

“居然没有提醒我要装刹车,你是笨蛋吗?!”

“可,刹车是什么,那种东西没有听说过啊?”

好像是因为开得太快还不能减速,所以撞在了树上。

骨折的话,以前曾经遇到过,是很痛的经历。所以我知道,躺在床上,好几处骨折的空松哥哥只会很痛,更痛。

所以为什么明明痛成这样,还要笑起来呢。

“但是……虽然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可我是真得挺开心的,小松。”

是我的错觉吗,好像小松的脸也变得红了。

“Thank you——不过下次还是想办法让它停下来比较好啦,brother。”


????年?月??日

可能就是因为空松哥哥是这么温柔的人,才会让其他人想要夺走吧。


2176年8月6日

“这么cool……不,我是说,这么好用的东西,应该让我们每人都配备一个。”这么主张着的空松哥哥,躺在病床上,和来探病的轻松哥哥主张说。“因为移动速度加快了,所以能explore的地域也就变得更广,除此之外巡回的efficiency也会增加,那么就可以多救助一些需要帮助的travelers。”

我猜轻松哥哥大概是不想答应的,因为这样的话,就又是一大笔的开支。

“……哪里有那么多的材料可以拿过来做这个啊……并且,汽油什么的也根本就是一大笔消耗。”

“但,难道不是很cool……”

“……可现在又不是什么,啊好酷就可以去做的世道啦。”这么叹息着的轻松哥哥说。“虽然知道你骨子里是浪漫主义,但多多少少也稍微收敛一下怎么样啦。那个家伙做什么机车,也就是因为好玩——他觉得好玩就去做了没关系,可你也被他带得和个小孩子一样,是怎么回事啦。”

“可是……我觉得这个是有必要的。”而空松哥哥却还在努力地分辨说。“因为,brother,去往骷髅地的路上,倘若只有agony, pain, suffering……”

“……不行的事就是不行。”轻松哥哥也是一如既往地坚决。“资源本来就有限了,不要用在像是这样没用的地方。”

其实我知道,轻松哥哥是一样想要答应的。

因为是空松哥哥很少见的要求,所以虽然很傻,但还是想要满足。

只可惜,就好像想要找一个自由自在的打棒球的地方,和很多很多的人一起打棒球,这种事是做不到的一样所以从理智上,轻松哥哥也就只能这么说。

“你和十四松还有那家伙私底下怎么做我管不着,但是不可以再说这种每人一辆的给人添麻烦的话了,听到了吗?”

你看,像是这样,默许了我和空松哥哥一起开摩托,就是轻松哥哥的温柔了。


2176年10月14日

摩托车很好骑。

吹风的感觉很好。

干劲非常地充足。

只不过,骑着摩托打棒球真得好难喔。


2176年10月16日

空松哥哥的摩托车,甚至会放出音乐的声音。

“是不是特别厉害!”一边吃着午饭的三明治,一边得意地拍打起自己的重机车的空松哥哥大声说。“小松那家伙帮我装上的!无聊的时候就可以听听音乐!”

从那个匣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有点像是那种接收广播的仪器。但是音乐种类,还有音量都和我所听过的不同,显得清晰,而又流畅。

“那家伙跟我说这是……是……啊,是谁来着……”空松哥哥在狼吞虎咽掉剩下的三明治后,忍不住挠了挠头,“反正是个过去世界很有名的作曲家的曲子啦,他放了好几张给我听,我果然最喜欢这个,他就真的把他给放进来了!”

看着这么眉飞色舞,仿佛从长大以后,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开心过的空松哥哥,我也禁不住点了点头。

“厉害。”我跟着说。“让人充满了干劲。”

“是的,就让我们一鼓作气……啊,不过。”他却又突然小下声来,神神秘秘地四处看了看以后,和我低声说。“那个啊,十四松?”

“嗯?”

“就是,关于我的机车能放音乐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让轻松知道?”

哎?“为什么?”

“因,因为这个的话其实也略,略微有那么一点点耗能的……就,本来能有这个机车已经是他特许的啦不是嘛,再给他添麻烦的话……”

“嗯——”虽然我是觉得,就算轻松哥哥知道,也只是会抱怨一番,就过去了。

但是对于空松哥哥来说真得是很重要的样子。

“拜托了,就当作是我和十四松之间,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小秘密。”

“是三个吧?”

“……哎?”

“是三个吧。”我看着他说。“因为除了我和空松哥哥外,小松也知道。”

“啊……是的,他当然……”

“所以说两个人的小秘密,有三个人知道了。”

“那就是……我们三个人的小秘密。”这么说着的空松哥哥,很认真地双手合十地拜托我。“总之,让他知道的话绝对会心烦的……我也不想再被他训了。”好像是因为,最近他和小松总是在一起做些奇奇怪怪的好玩东西吧,所以轻松哥哥确实,“屁毛都快燃烧了啊你们这群混蛋!”

“拜托了,十四松。”他跟我说。“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的小秘密。”

“嗯,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

但是我也知道,除了我和空松哥哥,还有那个小松之间的这个三个人的小秘密以外,他们两个人之间,绝对,有着更多连我也不知道的小秘密。

嗯……秘密吗……

……唔。

只是,因为空松哥哥看起来真得如释重负的样子,所以说应该是很好的秘密吧。


2176年10月17日

不能告诉轻松哥哥不能告诉轻松哥哥不能告诉轻松哥哥不如直接避开他就好了不能告诉他不能告诉他不能告诉他。


2176年10月18日

不能告诉轻松哥哥哦一定要守住秘密所以不能告诉轻松哥哥哦不能告诉轻松哥哥哦不能告诉轻松哥哥哦。


2176年10月19日

不能……

“不需要不能了,十四松。”看到我憋红了脸,轻松哥哥冷冷地说。

“你昨天晚上说梦话,都快把空松和小松干了什么的事给喊出来了。”

哎?

“所以你可以不用忍着了,接下来,我得找那两个混蛋谈谈。”

说起来,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空松哥哥已经出门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紧急避难吗!


2176年10月20日

啊。

被罚连着一个礼拜去挖遗迹的空松哥哥和那个小松,好惨哦。

不过他们两个一起去的时候,看起来还挺高兴的。

嗯……好奇怪呢,空松哥哥。


2176年10月25日

他们说,亲吻的话,就是喜欢的意思。

是非常非常喜欢,所以必须要传达给对方知道,这样的意思。

那么,空松哥哥和小松,今天被我撞到的行为,又算不算是亲吻呢。

不管怎么说,我一出现,两个人就吓得跌到了地上,应该绝对——有什么捣鬼。

这么盯着他们,结果空松哥哥率先撑不住了。

“十四松,你……你是来找我要吃的的吗?但是我现在没有带糖的。对,sugar,现在的话我并没有……”

那个红色连帽衫突然从兜里掏出了点什么,递给了空松哥哥。

于是我就看到他跟得救了一样,把它塞到了我的手中。

“是,是糖果——所以,十四松,就当作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空松哥哥看起来很窘迫。

脸都涨红了,衣服也不怎么整齐。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不会说出去的哦。”我答应他。

虽然他们都喜欢说,十四松是个笨蛋。

但即使是笨蛋,也有很容易就可以理解了的事的。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是草莓味的糖果。

好甜。


2176年10月26日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和空松哥哥一起合唱过了。

晚饭后的时间,都会去那个人那里。

虽然有一点点寂寞,不过没有办法吧。因为,虽然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三个人,但总归还是长大了。

如果空松哥哥会觉得,那样比较好……

我的话,实际上只希望,他能够幸福而已了。


2176年10月27日

如果空松哥哥离开的话,轻松哥哥会哭出来吗。

因为轻松哥哥实际上也是很温柔的人,所以没有办法。

是只有我才可以做到的事情,于是今天,也在努力地思考着。

干劲干劲!肌肉肌肉!


2176年11月1日

记住了,把轻松哥哥汤里的萝卜换成土豆并不会让他高兴。

拿死亡爪的肉和他说是家畜肉,骗他吃也不可以。

好麻烦,真得事情好多啊,轻松哥哥。


2176年11月24日

感恩节的节日。

空松哥哥和那个小松一起搭了非常漂亮的模型房间。虽然轻松哥哥有说“只是在浪费材料吧”,不过我知道,他也觉得这非常地可爱。

在吃东西的时候,很罕见地,空松哥哥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我过去有意地撞了撞他,撞得他手里的汤碗都差点打掉,轻松哥哥大喊说,让我珍惜一下食物,但空松哥哥却只是看着我,然后拍了拍我的头。

唔……

其实如果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的话,我会更高兴的喔?


2176年11月25日

“你真得不愿意吗?我已经在这儿待得够久的啦——很无聊的哦,无聊得都快死啦,死啦死啦,死掉啦!什么都没有,好无聊,甚至不能痛痛快快地玩——所以说,你真得是不愿意的呀?”

“……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小松。”那个人略微地迟疑了一下。“但是,先不谈别的,我有两个弟弟……”

从亮着橙黄色灯光的工坊中,传来了像是这样的对话。

我其实没有想要偷听的,但是巡夜的时候,别的地方又都很冷。

只有亮着灯光的这里,显得非常地暖和,所以我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准备着偷懒。

“可是人家难道就不重要吗!我也想拥有空松的啊,像这样。”

传来了奇怪的声音,我想了想,大概是一个人把头放在另一个人肚子上的姿势。

“像这样,这样嘛——”

“即使是这里,我也是一样地……”

“但,实际上还是不一样的吧,我想要一个完整的空松,不是骗人的拼装货……”

“小松,不要闹了,你知道我的弟弟……”

“弟弟,弟弟,弟弟——每一次问你的时候你都这么说。”虽然看不到那个人,但大概是在翻白眼吧。“明明和我在一起你更快乐吧,空松——况且他们又不是一个两个的小鸡仔了,和你是三胞胎,那么已经都长大了吧?非要跟他们凑在一起,你觉得这样的借口可以敷衍得了人吗?”

“……”

“你就是不想和我一起走。”传来了什么东西被踹倒的声响。

“……对不起。”

屋里微微地沉默了一小会儿。

感觉像是僵持不下的气氛。

我微微地歪了歪头。

最后听到的,是一句轻轻的叹息,然后能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

咔哒,咔嚓。

几秒种后,有听到很温柔的音乐声流了出来。

虽然没有空松哥哥的吉他帅气,但是很温柔,温柔得不是任何一种我知道的乐器可以演奏的。

“……小松。”

“算了,怎样都无所谓的啦。”那个人叹气似的,这样说着。“不管如何,反正都是你的选择……就跟你当时和我说的,是一个choice咯。”

明明是不开心的语调,但因为在音乐声中,所以反而蒙上了某种和解一样的温柔。

“……所以说,不要再考虑那个啦,空松。比起这个——难得的感恩节,不想来和我一起跳个舞吗?”

“……哎?”

“啊——我是说,你感兴趣的话,就随便来跳跳,不想的话也随你——反正我是怎样都无所谓,总之,嗯……你到底要不要跳啊?”

“但,但是……我其实是不会……”

“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你会啦……反正这里的人不就是什么都不会的嘛。”啊,这句话其实我是持反对意见的。“所以,来嘛,来的话,我可以随便地教一教你。”

随便地学一学跳舞吗。

“……好。我知道了。”于是另一个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桌椅被拖动,应该是需要更大的场地吧,这样的声响。“那……就拜托你了。”

真好啊。

即使是我,也会这么想。

真好呢,空松哥哥。


2176年12月7日

“十四松的话,能够照顾好轻松吗?”

“嗯?什么,空松哥哥?”

“啊,没什么,我就是随便一说——非常地casual……十四松虽然是弟弟,但应该也是能够照顾得好轻松的吧。”

“没问题。”于是我回答。“干劲干劲!肌肉肌肉!”


2176年12月9日

为什么轻松哥哥会不喜欢别人送给他美女杂志呢。

“这种东西不要当众拿出来给啊!”喊着这样的话脸都涨红了。

嗯……不知道。

不过看起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2176年12月10日

应该没有问题吧。


2176年12月11日

嗯,绝对不会有问题。


2176年12月24日

今天,空松哥哥起得很早,之后一直在陪我打棒球。

很久都没能在一起打过棒球了,所以能够这样,让我非常地开心。

打完棒球后,像往常一样开着机车,在附近兜了一圈。

罕见地没有放音乐,不过没关系,因为反正偶尔不放,也不会有问题的。

从后面搂住他的眼睛,结果果然被认出来,“啊,十四松,不要闹了。”

问他为什么被认出来,是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况且我的袖子又很长。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那么下次把袖子卷起来试试看好了。

下午的工作做完后,吃完晚饭,他问我说,要唱什么歌。

其实只要空松哥哥弹他的吉他,怎样的曲子我都会喜欢。

但是他想听的话,那么就让我来唱给他。

“身为六胞胎,不是六倍,而是1/6。”

写出这种歌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

因为弹吉他时垂下眼睛的空松哥哥,还有唱歌跑调跑得没边的空松哥哥,依旧是我所熟悉的那个空松哥哥,所以,我也就能够安心了。


2176年12月25日

空松哥哥起床的声音很轻,但是就算再轻,只要做了的话,就肯定还是会被人听见。

虽然每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我都会假装睡着,但是这一次的话,我还是想问他。

“要出去吗,空松哥哥?”

“啊……抱歉,弄醒你了吗,十四松?还是晚上,可以再睡一会儿喔。”

“喔,好。”我点了点头。

他再一次揉了揉我的头发,空松哥哥的手很大,又暖暖的,让人想起了小时候。

“会出去很久吗?”我忍不住还是想问他。

“嗯……啊,可能会略微出去得久一点,十四松的话,就不用等我了,可以先睡。”

其实,如果不想让空松哥哥离开的话,只要在这个时候拽拽他的衣角,或者说一句,“可是我想和空松哥哥一起睡”就可以了。

但是,因为空松哥哥的表情很温柔,所以会让人觉得幸福。

“一定,还会再见的。”我便说。

“嗯,下次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做出,能够边骑边让人挥出本垒打的摩托了喔?”

稍稍地有那么一点点想要落泪。

但是因为十四松是一个成年人,所以随随便便哭什么,是会被人笑话的。

这么想着,我假装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还有空松哥哥味道的被子里。

能够听到空松哥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有那么一会儿,其实我以为他会回来。

但是,“再见……我的小十四松。”

在听到这句话后,就忍不住开始倒数起了,到下次再见为止前的时间。


空松哥哥,小松,还有他们的机车,一堆杂七杂八的装备一起,迅速地消失了。

虽然以为轻松哥哥绝对会崩溃,但实际上知道的时候,他冷静得简直不像话。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把我当成是一个傻瓜啊。”这么说着,一边陪我进行着巡察工作,一边抱怨着的轻松哥哥说。“我看起来很蠢吗?是瞎子吗?不是吧!不是的话,为什么所有人都好像一副,‘啊,抱歉,轻松,只有你被蒙在鼓里’的样子啊!”

所以说,秘密这种东西,我有一个,但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才有的。

轻松哥哥有一个,空松哥哥有一个。

每个人都有一个的话,那么,就是扯平了。


只是有的时候,依旧会想。

自由自在地驰骋在原野中的他们,有抵达过月亮落下的地方吗?





????年??月??日

“可是只要知道有人接收到了那个signal,就已经是可以安心的事了吧。”

能够想象空松哥哥,在这样一个一切都以实际为优先,没有假期,没有偷懒,没有音乐,没有笑声的地方,一点点地工作,然后一点点地老去,这样的事吗。

虽然绝大多数人在这样的世界里,都根本活不到老去的一天。

但我想,那应该不是,空松哥哥想要的生活吧。

会抬起头,给我们讲星星距离的空松哥哥,和星星除了指路以外毫无意义的义勇军,是不匹配的。

虽然一直在扔掉他从小到大,一直拥有着,让我熟悉的东西。但是,这样是不会有尽头的。

SOS,发出的SOS。

那么,就算离开也于事无补,就算这样的世界便是将要倾覆的轮船,死亡,毁灭,或是坍塌,没有人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就算是发出了信号,结局也没有丝毫地改变。

但是,哪怕是被人接收到了,将要坚持不住,或者说,疲惫不堪的求救信号,也会长抒出一口气吧。

我不是空松哥哥这样的人,所以,像是这样的事可能也说不大清。

可空松哥哥获得了幸福的事,我是知道的。

他们传说,有两个人活动在荒野上,一个总是喜欢大笑着惹麻烦,而另一个,在遇到义勇军的人时,会偷偷地提供一些必要的补给。

在风中大笑,真好呢,空松哥哥。

我也有一天会和你们相见。

因为,一定会再见的。

再见,特大本垒打。

评论 ( 8 )
热度 ( 65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