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UNLIGHT】关于柯布的,最后的角色分析

让我们来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关于魔都黑道二当家,心狠手辣,仿佛野兽一样,只为着自己而活,在最终走向了未知的死路的,谈不上有多么悲伤,甚至连悲壮都算不上的故事吧。


*以下内容为页游unlight的柯布人物分析,所有内容均来自作者本人解读,可能存在大量的滤镜与误差,如有不同意之处或者想提出自己的观点,随时欢迎讨论。

*包含了柯布R1与R2的原文,部分R3和R4剧透,以及少量的伊芙琳,康拉德,凯伦贝克,尤莉卡,碧姬提等人的R卡内容。

*谨以此文献给我在无光的本命……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二当家。


柯布的第一次出场,是在3365年,自己的R卡故事中。

3365年,实际上是一个颇为特别的年份,如果将目前无光所有的故事进行整理,可以清晰地看到,在3365年之前,最近的故事为3312年,尤莉卡R1的「蚀」,是大善组织正在寻找复活古斯塔夫方法的简单铺垫,而再之前,是3278年,康拉德R3的「遗物」,再往前则是夏洛特与凯伦贝克的R卡,正是凯伦贝克复仇击败了古斯塔夫的时间。在这之间差不多有将近一百年的空白,而在这一百年的空白之后,从3365年到3399年——一切的终结,这短短的三十多年,则正是我们认识的绝大多数无光人物的活跃时间。

柯布的3365年故事,紧跟在碧姬提的R1~R3,也就是成为了Prime One组织所有物的碧姬提进行反抗,最终与库恩一起复仇,打乱了Prime One组织架构,同时成立组织Upstars,开始活动的时间前后。但是他的R1故事,倒是和这些影响世界的大事,或者影响魔都内黑道组织势力划分的小事都挨不上什么关系——那么,这个时候,他又是在做些什么呢?

“柯布跟李是从同一个教养院出来的好哥们儿”,完全说不上好的出身,出来以后果然也没做什么正经事,一直只是“小混混”的级别。而真正“邀请李一起摆脱街头小混混,加入组织”,让两个人从平凡无奇的街头生活进入一个等级森严,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出头,同时,也更为危险的黑道组织的,正是柯布。

“柯布不愿意以小混混的身份一直生活在底层,他相信李一定也跟他一样这么想。”

从这里就已经能大概管窥到柯布些许的个性,那就是不愿意“在底层”,和绝大多数浑浑噩噩有一天过一天的人(比如说李)不同,在等级森严的罗占布尔克,他却渴望着能够往上爬,不想一直生活在底层,并且是一种“相信其他人也一定跟他一样这么想”的,把向上爬的渴望当做理所当然之事,认为任何一个人都应该会有这样本能的渴望的个性。

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野心勃勃,同时还有着非常微妙的一种自尊心——而这些又都直接反应在了,R1最开始的故事中。

“艾利森,这是说好的东西,不用谢了。”

这是刚刚进入组织,还说不上有什么身份的柯布,将贿赂的献金交给警察时说的话。注意他对第一次见面的警察所表现出的,随意的态度,首先敬称什么是想都不用想(况且说不定魔都就是流行直呼其名),其次是后面这句“不用谢了”。

让我们想象一下,一个刚加入组织的小鬼头,面对的是第一次见的,“整齐的短发和微凸的肚子,给人一种特有的威严感”的,“体型壮硕”的警官,张嘴就是一句——“不用谢了”。

这是很让人发毛的一种态度,不是一般而言大家会想象的,诚惶诚恐的组织新人对上轻车熟路的上了年纪的警官,不是这种从下对上的态度,甚至都很难说是面对面的平等,更接近于一种年轻人间随便递个东西的轻视,倘若考虑上两人的年龄差,还有是第一次的会面,那么这简直就像是上级对下级,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傲慢的台词,就自然而然地引起了警官的一阵反感。

“喂,新来的,你多大啊?”

“跟你有关系吗?”

口气很冲,仿佛故事里常见的那种不会动脑子的街头反派。反倒是他的朋友李,一句“柯布,别这样”,更能体现出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面对这种情况应有的反应。

如果说,李扮演了一个正常人,那么柯布大概就是一个傻乎乎不动脑筋,压抑不了自己怒火的笨蛋吧。之后在被警官直接地瞧不起以后,他更是“毫不掩饰自己不爽的态度,大声咂舌,朝地上吐了口水”。一个怒气冲冲的青年的形象简直跃然纸上。

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简直快被这家伙逗得笑出了声——完全没有立绘上那种成熟又傲慢的感觉,倒是和他台词里的,“我没事找你这喽啰”,“对话一点意义都没有,去死吧”的形象非常地贴合www

然而倘若如此的话,他也不过是一个怒气冲冲,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青年人而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揭露出了他性格中非常特殊,特殊到了让他能做出一系列的大事,最终进入星幽,和各种各样的皇帝,领导者,英雄们一道,变成大小姐的战士的地方。

“啰嗦。我可不是为了被警察小瞧才来做士兵的”。被李私下又劝了几次后,怒气未消的柯布调转了车头,直接地撞飞了出言轻蔑他的奥力森警官。甚至在血流如注的奥力森警官警告他之前,他就已经先出言威胁“说话小心一点”,“你试试看啊死胖子,我也可以在这里把你杀了。”这么说着的柯布,用自己坚硬的皮鞋鞋头,胖揍了奥力森警官一番。

他的一系列反应,都不能说是符合常理。

首先报复是非常凶狠的一撞——虽然从奥力森警官还意识清醒这一点来说,应该是有故意控制力度(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加速距离太短只能这样)——然而像是骨折,更多的痛苦乃至是死亡,也一样是可能的。可是对于柯布来说,像是这样的事根本就无法激发他的恐惧与犹豫。

甚至当一个人“血流如注”的倒在地上,也没有反应说完了自己是不是惹祸了,这个人没有关系吗之类,正常人范畴的担心,而是用皮鞋,再次揍了一顿地上的受害人。

他根本就是对不是自己朋友或者下属的人(后文涉及到朋友和下属,他的态度有微的转变)的生命漠不关心,为了自己的愤怒或目的随时都可以威胁他人的性命——已经不是好勇斗狠的范畴,而是某种更为可怕的漠视。

然而,他却是年纪尚轻——虽然不知道那时柯布的具体年龄,但从描述上来说,只是一个年轻人。

我不打算在没有原文的基础上随便揣测说,柯布的性格是如何变成这样的,我只能说,在故事刚开始的时候,柯布就已经是一位非常凶狠的男人……他的故事从来都说不上有什么柔情,然而狠厉到这种地步,就是让人暗暗心惊了。

而他的上司卡迈因在得知这一切后,也直接地教训他说,“下不了手的家伙是派不上用场的,因为我们是用暴力和恐怖换取金钱的组织。只不过,在出手之前,要先想一下道理和得失。”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转折,结合他的其他发言,我们很容易看出,一直观察着柯布的这位上司,并不觉得柯布是一个下不了手的人,实际上他“经常愤怒”,容易被气昏头。

所以卡迈因肯定了柯布在这个黑道继续混下去的狠毒,只是提醒他在发怒之前,也要用到自己的大脑。

“你希望警察对你毕恭毕敬的吧”。这个睿智的中年人指出,“你对他人有所期待”。

“因为期待被背叛了,所以气昏了头”。

所以为什么会觉得警察要对一个组织名不见经传的普通角色毕恭毕敬啦www这个人的傲气和不想被人瞧不起的劲儿真得是非常明显。

到这里为止,实际上柯布最本质的一部分已经彻底地呈现出来——在反复阅读了他R1~R4的故事卡,我才发现,他所有的渴望和动机实际上都已经在R1的前半部分交代完毕。

剩下的只不过是,他是如何遵循卡迈因的教诲,走向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未来而已。


接着,组织发现了内鬼。

加入组织两年,忠实地完成任务而开始得到重用的柯布,被派去追查内鬼的身份。

两年以后的柯布刚刚登场,就还是一副之前的态度,“我才不管你麻不麻烦的,我要找你办事”,“管他是不是匿名的,肯定有个人告密。我要知道到底是哪个家伙。”

一个仿佛根本没比两年前好到哪儿去的形象跃然纸上。

甚至被要求协助的艾力森拒绝他时,他看到了车库旁,两个儿童的脚踏车。

“这次不会只让你入院就了事了,你还有家人对吧?”

完全,没有对自己两年前把艾力森打个半死的事进行反思。不仅如此还更近了一步,在观察力提升的同时,开始直接地胁迫。

说实话我看到“你还有家人对吧”这句话时,心中骤然一凉。

他真得不是什么铁血柔情,对小孩子或者女人就会变成好好先生的人……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根本就不管那些和他没关系的人该是怎样。

只不过这次他的发怒是有理有据的。

“你给我搞清楚,组织是为了得到你的情报才付钱给你的。如果需要的时候帮不上忙,我也有别的办法。”

他开始计较发怒的得失,虽然还看不出,他的发怒到底是纯粹地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还是在斟酌后认为最为有效的处理方式。但至少两年前,卡迈因的忠告,他确实听进去了几句。

而内鬼,被发现是他的朋友李。

“大约从一年前开始,柯布和李见面的次数就越来越少,有时柯布想见李,但都会被推脱些理由避而不见。柯布每次都默默地接受”。而这还建立在,柯布渐渐得到组织重用,而李则是因为只是糊弄事,到最后连后辈新人都瞧不起的基础之上。

考虑到柯布那么讨厌被人看不起,不管是加入组织是为了出人头地也好,刚入行就揍警官也好——他应当相当反感像是这样被避而不见的举动,甚至如果说什么,这家伙真是不知好歹!像这样的话,然后和李绝交,都完全是在可能的范畴内。

然而柯布却理解了李,不仅如此,在多次被拒绝后还想要见他,对李的搪塞全部都默默接受。

青梅竹马的情谊与忍让,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现在,这份情谊终于和柯布所要前进的道路发生了冲突。

“该死!”

他双手用力地拍打着方向盘。

“该死、该死、该死啊!”

见到这样的柯布的艾力森,第一反应是要被揍了,想要保护自己。大概柯布就是这样的愤怒与不甘。

真得会不甘啊,因为自己的期待被背叛了。

“你对他人有所期待……因为期待被背叛了,所以气昏了头”。

柯布对李有着自小一起长大的信赖与期待之情,然而却也正是李背叛了他的振奋期待。

“有什么问题吗?”面对警长小心翼翼地询问,柯布却已经是“看着挡风玻璃头也不回”地说,“啰嗦,快给我滚!够了!”

到底看着挡风玻璃,回忆着自己和李曾经彼此信赖的种种过往的柯布,又想起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我们只知道接下来柯布停在了李的公寓前,没有发火,也没有生气,只是严肃地让李出来,与自己谈谈。

“上个月的1号,你在哪里?”

两个人坐在车中,最先说话的,不是一直以来都做着发怒的柯布,与这个世界润滑剂的李,而是已经成长了的柯布。

“给我老实说,现在只有我知道而已,我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

甚至是劝诫一般地说法,称得上有几分的温柔。

在李坦白了,真得是自己以后,也只是“如果缺钱,为什么不来和我说?”

“柯布发现李变得软弱了,但即使是这样,作为一个男人,而且又是朋友,他对于李的行为并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或批评,反倒像是以前一样地对待他。”

温柔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整个R1到R4,仅此一次,就柯布的性格而言,可以说是到了柔和的边缘,仿佛想要包容似的,温柔的柯布。

他提出要送李到仓库,然后想办法让李逃走。

兴高采烈的李坐在他的旁边,柯布则沉默地,独自开着车。

李回忆起了过去的一些事,两个人还是最好的伙伴,独一无二的伙伴时,快活而又自由的事。

而对此,柯布只是平淡地说,“休息一下吧。”

我猜不出柯布的心理活动,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某个瞬间,想真得放李逃跑。

我们仅能看到,在天快亮的时候,他叫醒了睡着的李——在他的身边,因为柯布的承诺而安心地睡去了的李。

他让李走到隔离墙的边缘,就在李探头寻找着,柯布说他藏起来的,可以帮李逃走的梯子时。

柯布站在李的身后,将其一枪毙命。

干净利落的一枪,脑浆迸裂,尸体倒在废弃物的垃圾堆中,仿佛是一个“被丢弃了的玩偶”。

倘若李是一个被丢弃了的玩偶,那么,和李一起丢弃了的,还有些什么呢?

按照黑帮的游戏规则,确实是有着将背叛者拉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进行处决的习惯。

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绕得那么远,况且中途的时候,李在他的身边,安然地睡着。

害怕反抗的话,甚至不用欺骗李,只是在睡着的时候一枪毙命就可以。可是柯布却将他温柔地唤醒,带到边缘的地方,指给李看说:那里有我为你准备的,最后的退路。

梯子是不存在的,原文并没有说在或者不在,然而从李没有找到这一点来看,极有可能是没有的。

他带着李开车的这一路上,在想些什么呢。

被自己最大的期待背叛了的他,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吗?”

这是他在杀死李后,唯一的一句自言自语。

然后他回到了车上,点上一根烟,在安静地抽完后,慢慢地开车离开。

他不是一个喜欢自言自语的人。

况且开车又一向都开得很快。

到底心中在想着什么,像是这样的事,大家可以见仁见智。而于我,大概就是因为这没有人能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的,纯粹的谜团,而喜欢上了他。

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却也终于抛却了青梅竹马的感情。

“人类的大多数感情”被扔掉了。我个人认为,将这视作柯布人生的一个重要节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R2的故事是一个很酷的故事。

关于3372年,7年之后,一直在与Upstars战斗的前线成长起来,连“顾问”都注意到了的,优秀的年轻人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他正在等待一次交易,是药物的买卖。

——并且第一句话就极其地不耐烦。

“还没来吗?”柯布开始烦躁了起来。

……嗨,好久不见……

……所以说七年都过去了,可你的脾气完全就没有怎么变嘛!!!!!

接下来的打斗内容,非常地精彩,也能够看出在前线奋斗的柯布拥有了的沉着冷静——不再是出于愤怒的直接扑上,而是精准地一击打出最高伤害。不过因为本文是角色分析所以就不过多描述,只是摘取里面能看出柯布性格的部分。

“柯布祈祷希望对方可以就这样地放弃离开。两个伙伴放置不管的话,会失血过多而死亡。如果可以带着那两人逃走的话就好了。钱就送给他们了——仅限这次的话。”

……完全想象不出七年前的柯布会做出这样的发言。

成长了呢,柯布。

不再是为了自己的愤怒什么都可以不顾,别人的命不算命这样的愣头青,而是具备了领导者的风范,已经是一个称职的小头目。

然而,被子弹打伤的血沾湿了他的衬衫。

“柯布希望能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虽然觉得自己很丢脸,但他绝对不想死在这种地方。柯布脑中浮现出,自己的尸体不被任何人发现,就那样腐烂而去的画面。”

我觉得,一般人想到“不想死在这种地方”就已经足够了,柯布再进一步地,自己的尸体在这垃圾场中默默发臭的想象,实际上非常地微妙。

有没有想到七年前,唯一的友人倒在废弃物的垃圾堆中,仿佛被丢弃的人偶一般,没有人收尸没有人在意的,腐烂的景象。

不得而知。

甚至突然被敌人突袭,倒在地上的柯布,第一反应依旧是,他们以为我死了,我绝对不能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

冷静,冷静到了让人惧怕程度的冷静。

可是,接下来,摸到那生锈的刀片,在这污水与臭气中的柯布,却突然地愤怒了起来。

“绝对要把他们都杀了。”

“‘想快点把这家伙杀了’,‘非杀不可’的想法让他的头脑发热。”

“就在这热度达到顶点的时候,柯布就像野兽一般地扑向敌人。”

……我仔细对比了前后两段。

冷静的时候,是失去了武器,失去了手枪,不得不藏起来的那一段时间。

而在拿起刀片的时刻,某种愤怒和暴力却突然在柯布的大脑内爆炸了。

就好像被枪,子弹还有西装掩藏起来的,彬彬有礼的幻象就此消失,在那个瞬间柯布又回到了许多年前,只是一个愤怒着的,不想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做个混混,而是要出人头地,要受人尊敬的年轻人。

我有时甚至会怀疑,那把刀片能够明显地影响柯布的情绪——因为之后的刀片并没有被扔掉,反而被柯布作为纪念品,认真地珍藏。

总之,他像是野兽一样的战斗,并且胜利了——过程非常地血腥而又残忍,不是谈判桌上的战场,而是回归到了几千年前,暴力的发端。

柯布抵挡住了敌人的攻击,在还能活动的敌人逃跑后。他“起身拨了拨被污水与血弄湿的头,将乱掉的头发往后顺了顺”,点了根烟,人模狗样。

对不起,是帅里帅气。

而超帅气的柯布走到还活着的敌人面前,第一件事,是勒着对方的脖子,状似亲近地说。

“派对才刚开始呢,冷静下来,抽根烟吧。”

这么说着,“把左手拿着的香烟往男子的眼球烫下去。眼睑冒出了烟”。

然后他松开了对方的脖子,开始缓慢而又有力地对其进行殴打。

直到最后,他掏出了那把生锈的小刀。

“乖乖地从实招来的话,可以留给你一只手臂,不对,至少可以给你留一根手指喔。”

“说完就捉起男子的一边耳朵,像切肉片般用生锈的刀子给切了下来。”

这个人根本就是九年前车撞奥力森警官的升级版。

而在这之后,柯布做的事,则更加让人心中发寒。

他在遇袭后的第五天去见了卡迈因,对整个调查语焉不详,只是说之后有事要请卡迈因来看看,接着,在那天晚上,又请来了顾问与一名干部,让那个被捉住的敌人指认说,是卡迈因提供情报,让他去杀害柯布的。

“真的吗?要是说谎就杀了你。”

他还故意大声提问地说。

接下来,压抑着愤怒的柯布请求组织主持公道,得到可以的命令后。他“拔出刀子逼向卡迈因”,不顾卡迈因最后的求饶,“……卡迈因的脖子被柯布直直地切开,卡迈因伸出来想要保护自己的手也一起被切断,掉落在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

而最关键的是,之后的转折。

送走了另一名干部,只有柯布和顾问的情况下,柯布直接告诉顾问说,敌人供出的名字中,还包含着顾问本人。

赤裸裸的威胁,换取的是顾问对自己的支持,还有允许自己和upstars直接做药品交易的许可。

“我会支持你坐上干部的位子的”,就连这样收买人心的话都没能打动他,没有人知道柯布的野心到了何种地步,或许只有同年的R4:“无论是背叛还是暴力都无需犹豫……首领也不过就是拥有权威这项资产的玩家”,能够揭露他最终想要爬上的地方。

在通过威胁换取顾问的支持后,他直接地抛下了说好“不会杀你”的敌人,任由被切掉双脚的人在仓库自生自灭地离开。

这一切都发生的非常迅速,迅速到了很多人可能还沉浸在前面超帅的情节之中,而还反应不大过来。

而我想问的问题是。

出卖柯布的人中,到底包不包含着卡迈因。

……我自己的答案,实际上是不包含的。

不管是从R1还是R2的故事卡中,都能明确感觉到卡迈因是一个关心着柯布的好头领,是他将理智敲进了柯布的大脑,使得他不至于到今天依旧是一个任凭愤怒支配的狂人。R2他嘱咐柯布要好好处理此事,因为他已经是个组织里有头有脸的好人物,倘若放飞自我一点地说,未尝不是对柯布可以做些不那么合适的事的暗示许可——而当被指认说,与敌人勾结陷害柯布之时,他的反应是有些茫然,而又惊慌失措的。

……卡迈因是一个温和的中年人,却带着组织上层特有的冷傲感。这样的一个形象,其实我不是很相信,他会将柯布送入死地——可能是我对于黑道组织的一厢情愿,然而文中并没有给出直接的,卡迈因陷害柯布的证据。甚至柯布自己也对顾问说。

“我也认为,卡迈因曾经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曾经,如果是按照“死去了,所以是个过去式”的语法来看待。

那么柯布审问出的陷害者,实际上只有顾问一人。

所以,为什么要杀掉卡迈因。在卡迈因这么支持自己的情况下。

答案其实也是非常地简单,从柯布之后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来——他和upstars签订协议,拿到了药物的流通权,赚取暴利抬升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

而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很多老一辈的干部,都对此进行了反对。虽然R3和R4中柯布将这些反对意见总得归结为,所有人都想从他的药物流通利益中分一杯羹,但是“听说连小孩跟母亲都买,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城镇本身就会完蛋,且与警察的关系也会交恶……竟然被金钱冲昏了头!”

《教父》中的老派黑手党老大,在面对毒品问题的时候曾经也是这样的态度:赌博,娼妓,这些在我的朋友眼中都是无足轻重的一些小事……然而毒品是不一样的。

从已有的R卡中,我们可以看到卡迈因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温和的人,他在柯布还没有拔尖的时候就好好地教育他,在柯布出人头地以后,也并没有因为柯布会威胁自己的地位而想要干掉他——像是这样一个老派人士,是否会支持柯布。我对此持强烈的怀疑态度。

倘若按照这种想法去推论,那么对于柯布来说,卡迈因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并没有“背叛期待”,只不过是因为对方挡了自己的路,于是他就毫不留情地设计将其砍杀。

……他真得是一个对待柯布很好的人,从R1中:

“别再让我生气。”

卡迈因将手举起到胸口用食指比着。说完,露出了微笑。

(虽然这个用食指比着到底是“不要让我失望”的长辈的劝诫,还是比划成枪的姿势“再让我生气你懂吧”的威胁我完全不能确定)

还是R2在得知柯布遇袭以后:

“辛苦了吧,你已经没事了吗?”

卡迈因站起来拥抱迎接柯布。

……

“你变得更有男子气概了啊。”

卡迈因轻轻拍了拍柯布的脸颊后,两个人坐了下来。

……

“你可要好好处理这件事。这可是关系到组织的威严。你已经是这边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一个对柯布满怀期待的形象跃然于纸上。

正是这样的人,在临死的时候,还不敢置信地说道。

“怎么可能!为什么我非得要陷害我最信赖的部下柯布不可,这没道理啊?”

卡迈因虽然勉强地维持着尊严,但很明显焦急了。

柯布是他最信赖的一个部下,在那种焦急的时刻说出的话,我个人认为被大幅度粉饰的可能性极低。所以即使柯布并不是他最信赖的一个,也绝对属于他所信任的核心成员。

就是这样的卡迈因,被柯布毫不留情地杀死了。

……

临死前还在努力讲明道理。

“克雷门沙,拜托你,我是不会做这种蠢事的,你应该知道吧?”

卡迈因恳切地说道。

在临死前是这样表现的卡迈因给柯布设了套,虽然一样存在卡迈因演戏手法高超的可能,我个人是不信的。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恶棍,才会在杀害挚友的七年后,又转头杀掉了自己像是恩师一样的人物——况且这一次,并不是别人先背叛他,而是他,主动背叛别人。

……男子的气概真得是这样的么,柯布?

关于R2,只有最后一点我至今都没能明白。

那就是:

卡迈因跪下,用失去手指的手想要压住出血处。发出想要咳嗽却咳不出来的声音。

“就让我来结束这件事吧。”

柯布在卡迈因耳边轻声说道后,就离开卡迈因了。

之前阅读的时候,我一直以为,结束这件事指的是结束卡迈因的痛苦,相当于介错一样的结束。然而用枪给了卡迈因干脆利落的一击的却是另一名干部。

那么,“这件事”指得又是哪一件。到底是,干脆利落地结束柯布被背叛的事(意即后面他指认顾问克雷门沙才是真正谋害自己的人),还是某个没有在R卡说出来,但两个人私下谈及过的事情。

我很希望是后者,虽然希望不大,但倘若是后者,那么至少柯布在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性格之上,多少还是带上了一层人性化的,柔软的外衣。

……不知道,一切成谜。从R2开始,整个推论都不得不带上了我们主观的色彩。


而到了R3,虽然是R2与R4的同年,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柯布两段人生的分水岭。

在此之前的柯布虽然努力,易怒又理智,残忍而不择手段,但说到底一直是被人管控的“下位者”。即使是未来可能的干部,到R3开头为止,他都还没有触碰到组织的核心。

然而从R3开始,“上位者”形象的柯布,开始渐渐地取代了前者。

R3的开头,是柯布的保镖兼司机送柯布去upstars指定的地方协商会面,而在车上,他的这个保镖开始各种暗示upstars的首领碧姬提,是一名不会变老的大美女。

驾驶座的亨利虽然脑袋不太灵光,但他是个对于使用暴力毫不犹豫的男人,柯布十分信赖这一点。不过他太喜欢说那些蠢话,常常讲个不停。

今天是为了那个东西与Upstars会谈。就算是柯布,今天也没有心情听这男人讲废话。

“你想跟魔女做啊?”

“嘿嘿……一次的话,那个”

“受不了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好好开车。”

虽然柯布十分中意他这个想到什么说什么的个性,但是现在不想理他。

柯布选择的亨利,是一个对于使用暴力毫不犹豫的男人。

老实说,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见到了R1时的柯布。

就连R4,听到报告失败时,亨利的反应都是首先推测对方嗑了药,同时对对方的否认不置可否,等到了听不明白的地方时:

“喂,你们是药效还没退吗!”

亨利抓紧衣领举起一位士兵。

……让我们回忆一下R1时经常暴怒,不懂得控制自己的那个柯布。

是不是略微有一点点地像呢。

“但他是个对于使用暴力毫不犹豫的男人,柯布十分信赖这一点。”信赖着与自己颇为相像的一点。

区别就在于,这个男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种轻松大意又散漫的性格,反而让他成为不了第二个柯布,不能造成太大的威胁。

我们也看到柯布对于亨利的态度——他几次三番地说亨利喜欢讲蠢话,却从来都没有制止过他。不仅如此,还会在说没工夫搭理的同时跟亨利聊上两句——从R3到R4都没有卡迈因仔细地教导柯布要怎么才能成为更称职的黑道人员的举动……

不管是无意也好故意也罢。柯布的率领方针,是与卡迈因有着本质区别的。他没有想过要提升下属的个人能力,不是像卡迈因那样悉心的栽培,而更像是“这家伙好用,我便拿来给自己用”的拿来主义,在他的率领下,人并不是一个具有可塑性的成长生物,而更像是一个道具——在能为柯布所用之前,我们并没有看到柯布有多么关心大家的成长。

作为上位者的柯布,在教育下属方面的内容是空缺的。

然后让我们看看接下来要单身赴会准备谈判的柯布,是什么样的表现。

他将自己唯一的保镖留在了楼下,因为这是对方的要求——甚至没有一丝的抗议。因为“害怕也没用,干这行是避不开的”。简洁明了的说明。接下来在打量碧姬提的时候,反应依旧是:“我瞬间想象了一下,如果就在这边砍向这个脸色毫无改变,冷淡地说着这些话的女人的话会怎么样。”

没有砍的原因则是:“在这里把这女人杀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这点我明白。”

到底是怎样的思路才会因为对方脸色不变,就想要将对方杀掉试试,我揣摩了很久,都难以理解……虽然一般来说,也有看到人反应冷淡,就会想碰碰她突然吓唬她一下的想法。可柯布上来就是想要砍人。

是暴力狂吗?我倾向于不是。因为后面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

“柯布认为在这边让对方小瞧自己没关系”,也就是说,对于柯布而言,整个过程实际上都是为了拿到货源,增大自己的优势,而不得不进行的一次退让。也就是说他的骄傲在这场会面中是不甚重要的。

虽然不甚重要,但是当看到对方仿佛是小瞧自己一样,冷淡的态度时,内心还是会出现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的自然反应。

他真得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对被小看极端厌恶的人啊。甚至连此时的退让,都是“要先拿到货再说。只要知道货源在哪里,我肯定之后就可以再找到别的方式。”

一旦不需要像是这样的谈判才能扩大势力,那么他就不需要再忍让了。加上前面想要砍向对方的危险的潜台词……

当他离开会谈现场,再次和亨利碰头时,亨利急着问他碧姬提是不是一个大美女(没有关心会谈结果,只关心美女这一点也能看出,亨利是个头脑简单并不会威胁到柯布地位的普通人)。

“只是见了一面而已我哪知道,并且我也没有兴趣。”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因为柯布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结果——对于他来说,最高的奖赏就是他野心所渴求的权力,因此将性将恩师将一切践踏在脚下,像是这样的角色在过去看番的经历中又不是没有见过。

但现在我却在想,会不会是因为碧姬提在本次出现中,并不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而是以一个让柯布感到了被欺压的上位者身份出现,导致了柯布本能对其的极端厌恶呢。

碧姬提,是连死亡都可以魅惑的女人。从她的R卡中我们看到了,数也数不清的男人,包括Prime One的头目都为其迷惑,追求美,也见识过无数美丽的恶魔库恩则直接将其奉为自己的头领。

这样的女人都不能让柯布为之着迷,反而是冷淡的“没有兴趣”,甚至想要砍死对方。

要不然就是他对女人没有丝毫的兴趣,要不然就是,他讨厌被小看,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向上爬的本能更强地控制住了他。

我这里可能戴上了滤镜,因为实话实说,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的人设,都让我为之着迷。

至于R3剩下的部分,便是柯布开始在魔都贩卖药物,在迅速获得财富和权力的同时,也遭受了质疑。而面对像是这样的质疑,柯布唯一的反应是:“看来把货物交易瓜分出去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其他的干部轻松得利也太纯了。至少也要以把反对派消灭,扩大自己的地盘为条件才行”。

不顾药物给底层人民带来了多么大的苦难,也不管这会不会动摇整个罗占布尔克的存在基础。甚至都不管自己的下属也是不是一并嗑药这种重要的事,只是单纯地想着要如何为自己盈利。

像是这样志得意满,仿佛已经了解了上层玩家游戏方法的柯布,终于要在R4被给予一次重击。


沃兰德出手了,干扰了柯布的几次交易。

柯布目露凶光地盯着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的说词根本是胡言乱语。

……

“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欺压!”

柯布伸出食指怒吼。

我有许多个喜欢柯布的朋友,认为R4的柯布性格突然豹变,从最开始的冷静沉着又帅又酷的自我中心,变成了一个暴躁易怒的莽汉。

我也曾经一度这么以为,甚至因此而不大喜欢R4。

但是分析到这里,我却开始觉得,大概R4易怒的他,是顺理成章的。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脾气很好,很冷静,很克制的形象。

不如说从R1到R3,如果有什么都没有变过,那就是一直蕴藏在他心底的愤怒。

愤怒,和柯布。这两个词,其实绝大多数人认为是挨不上边的。在讨论SC游戏的角色代表色时,有提到过红色是愤怒的含义,当时我开玩笑说柯布说不定是红色的喔,在场的两个朋友对此都表现出了一阵的犹疑。

其实当时的我自己也觉得,柯布和愤怒实在是扯不上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的玩笑。

但现在整理下来,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那时会下意识地觉得,柯布是红色的。

他就是这么一个容易爆怒的人,大概R1R2R3能比较讨人喜欢,是因为卡迈因将理智敲到了柯布的脑袋中——同时R1到R3,一切都是发生在柯布的控制之下的。

他在3张R卡的唯一一次爆发,是垃圾场中,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可能会死的时候。

而现在,R4发生的这一系列,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也同样是他控制不了的事。

“黑暗的情绪一波一波地涌了上来。”

柯布一口气喝干酒后,从抽屉里拿出了匕首……

看着刀刃时,情绪会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头脑也变得清晰多了。

无论是暴力还是背叛都无需犹豫,柯布一直这么告诫着自己。

所以这把匕首,是不是被用来杀害卡迈因,他的恩师的匕首呢。

看着那把从垃圾场捡回来的刀刃——从垃圾场捡回来,让我们想想被形容成丢弃的人偶一样,倒在垃圾场的李。

到底捡回来了些什么,虽然可能只是过度解读,但我还是好想问一下柯布。

然而柯布开始喝酒,带着他黑暗的情绪。

R4后半部分的内容,可看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大概是库恩劝柯布略微收敛一些,等待消息的时候。他说:

“我才不会犯蠢。”

“请您慎重一些,那家伙应该会趁势加强攻击,您的组织应该先藏匿一阵子。”

“真是屈辱。”

柯布自嘲地说道,并把酒喝干了。

“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柯布看着玻璃杯说道。

“……抓出他的真面目后,你也会通知我吧?”

柯布知道自己有点顺了库恩的意,但是他说的话感觉没有错。

真得真得是,非常讨厌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画风。

直到R4的最后,他毫不犹豫地展露了自己的野心:

柯布打算打倒首领,当上Prime One,不对,是站在黑暗街的顶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说出这种话,很多朋友都和我说,觉得柯布实在是太过轻狂又搞不清楚情况了。

但对我来说大概这正是真正的柯布——

他那么讨厌被人命令,被人瞧不起,又怎么愿意会屈居人下呢。

哪怕是一个人下也不行,像他这样的,渴望被尊重渴望被拜服的家伙,是不可能仅此而满足的。

他不是什么胸怀大志,冷静沉着的画风,也不像是无光很多角色,为了全人类的目标,或者自己最爱的人的生命,宁可承受误解被人唾弃都在所不惜。

他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了自己。

为了被认同,为了不被人小看,为了能够受到真正的尊重。

虽然他对于尊重的概念,在街头混混生涯,还有进入组织后的经历可能已经被扭曲——所谓的尊重,大概就是意味着全部的服从。

我不会评价说这是好或者不好,我只能说,一心为着这个目标前进的柯布,有着自己独特的光辉。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不是一个理智派(R卡亲口自称为武斗派),甚至都说不上对不碍他事的人有多仁慈。

但遗憾的是,我所喜爱的,正是这样,暴躁易怒,却又强行压抑住这份愤怒,冷血无情的柯布。


最后,不妨让我们来猜猜魔都混乱的最后结局。

R4的结尾,柯布被引去追击伊芙琳。而从图书馆提供的时间顺序,我们可以看到他被排在3372年,伊芙琳R3与3373年伊芙琳R4之间。

3372年的R3,从对话中我们可以得知伊芙琳的主治医生康拉德依旧存活。然而在R4中,康拉德却一直没有出现,而接手伊芙琳的,则是要好好“照顾她到让康拉德医生吓一跳”的碧姬提。

我认为柯布极有可能活到了3373年,因为沃兰德提及了他捣毁黑色西装组织新会合地点的事。

虽然我至今不觉得沃兰德R1里的西装男是柯布但也有主张是的……我真得难以相信技能打少爷的柯布会被少爷揍诶

说不定最后是两个人同归于尽了。

你们对应角的意义是在这里吗。

紧接在R1的对战之后伊芙琳就R4被拯救了,估摸这会儿她都归碧姬提了,柯布也就对碧姬提来说没用了,多半是挂了(他要没挂知道自己被骗了大概能气得火冒三丈吧),这么一看他和少爷同归于尽的可能出乎意料地高啊。

总之,3376年,尤莉卡的R3给出了魔都最后混乱的终局:

“组织干部康拉德,在罗占布尔克进行的超人化计划中死亡。详细过程虽然还在调查中,但应该是与犯罪组织间的抗争有关。”

而“处理完罗占布尔克相关联的事没多久”,3376年的重头戏就已经登上了帷幕。

所以康拉德应当是死于3375-3376年附近,不应该继续地向前。所以之前流行的,关于“柯布和康拉德沃兰德同归于尽”的猜测,我觉得可能并不尽然。

然而在3376年以后,罗占布尔克的故事基本宣告结束,后续接上的正是我们熟知的里斯,艾伯李斯特,雪莉,玛格莉特等人的故事。相当于以此为节点,整个世界的故事都正式地拉开了帷幕。

柯布在整个无光中介绍3278到3376之间发生了什么的工作应该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不管他是否和3373的沃兰德同归于尽(毕竟沃兰德也R4了你们差不多可以同时准备狗带了),都注定不可能活过3376年。

而3376以后的魔都,在整个世界都迅速走向毁灭的前奏中,则显得无足轻重。

这大概就是,我所爱的柯布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对于世界来说,他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他就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没有他,碧姬提也会和其他人合作,药物也会从其他渠道摧毁罗占布尔克,而Prime One也未必会因为他的消失而产生多么大改变的人。

然而就他的人生中,他始终是他自己的一个主角。

血腥也好,残忍也罢,这就是我在无光中最为钟爱的一个人。


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故事,却是一个底层人,拼命想要往上爬的,奋力的故事。

我不会说这就可以洗白他做的事——毕竟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恶棍没有人能够否认。

然而一个底层的人,还是在罗占布尔克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想要往上爬。他经历过多少痛苦,又下了多么狠的决心……

不能因此被原谅,但是却因为那奋力向前的模样而被我喜爱。

底层人的痛苦,优渥生活的人总是很难想象到的。而柯布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在R1刚开始的时候就那么习惯用暴力去解决问题,整个3370年,罗占布尔克的孩子们都是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中长大……

不能原谅,但值得被钦佩。


最后的一个彩蛋,是尤莉卡明确提及,罗占布尔克的教养院在3370年代依旧照常运转中。

柯布是不是出身自大善组织的教养院,他的愤怒到底是先天还是后天的培养……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不得而知很多东西。

就好像有数也数不清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就不得不宣告结束。

但是我想要永远地爱他。

谨以此文献给柯布,虽然里面有很多我个人不负责任的臆想与滤镜,然而对于我来说,大概我所喜爱的人,就是这么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

无恶不作,真是个坏人,不是么?

在星光闪耀的世界里,还真是一个,不起眼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34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