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おそカラ】小松空松说相声

*CP:おそカラ

*除了说相声以外,就只有OOC了。

*而最重要的问题是相声其实不好笑。


os:哎,各位都来了哈。

kr:都来了。

os:那么今天呢,主要就是我,还有空松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kr:对,小松说要和我一起来说段相声。

os:因为我啊和空松,不都是第一次嘛,所以如果有哪里讲得不好玩,不逗乐,您不喜欢的地方,都请多担待着。

kr:请多担待!

os:当然不管逗不逗乐,这门票钱总还是要付的。

kr:对,不管喜不喜欢,这门票……哎?不是,你等会儿,这要是不好玩,还想收门票钱。

os:那是,这就和你买甜筒,不好吃,你能拿回去给店员说这不好吃,有说‘诶,我把甜筒还你你把钱还我’的吗?

kr:原来如此,一旦做出了选择就别无他法,只能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向着最高峰,summit而努力前行。

os:对,就是这个说法。况且这钱到手了,我还有要用的地方。

kr:你还有要用的地方。

os:对,我最近呢打听到说,豆豆子她要做电车去别的城市,学习怎么做一个偶像。

kr:哼,人生的历程,便是如此,不断地自我精进。

os:所以呢我就拿了这钱,去和豆豆子坐同一辆电车,看看能不能和她发展点什么,像是这个这个,那个那个,色色的……

kr:色色的?!

os:啊不是!我是说……哥哥我是说……啊,那个……就是,电车的话,不久会有电车痴汉吗!

kr:是,从黑暗中伸出的,罪恶之手。应被斩断的妄念,却伸向了无辜的弱小。

os:对嘛,公车就会有公车痴汉。哥哥我这不就是想,万一……万一有哪个恶鬼,偷偷地从后面碰上豆豆子那个……那个……形状很好的……

kr:形状很好的……

os:就是那个……

kr:就是那个……

os:屁股呀。

kr:哦……!!!

os:然后呢,再轻轻地揉一揉……

kr:嘶……

os:再像是这样地往上……

kr:啊……啊……

os:轻轻地打圈……

kr:咿……哈啊……

os:将她逼到无人注意的角落,然后再一把劲儿的……

kr:一把劲儿……哎,不对不对。小松?!

os:啊……?干嘛?干嘛,叫那么大声,你吓死我了。

kr:是你吓死我了才对吧?

os:我吓你,我怎么吓你了。你给大伙说说,不是你突然叫起来的嘛?

kr:……是我突然叫起来的,没错。

os:对嘛,所以说是空松你不好,乱叫,吓唬人。

kr:可是你这手。

os:我这手?

kr:你这手怎么摸我身上来了?!

os:我这不是做个示范给你看嘛!

kr:谁要你做这个示范了!

os:我不做示范你能明白豆豆子将要面临的危险性嘛!

kr:我看小松你比电车上的哪个都危险!

os:你说你,你这人,我不就随便地摸你两下,你个大男人的,怎么还生气了。

kr:我怎么不能生气了,我……我……

os:你怎么了?大家都是男人,你给我摸摸,又不至于说要掉一块肉!

kr:这……这也不是是谁都能……就……

os:就怎么啦?

kr:……说你的事。你要和豆豆子坐一辆电车,然后怎么啦?

os:这人,真是!成吧那咱们就继续说。我和豆豆子同坐这一辆车,就要确保没有哪个色狼决定对豆豆子下手。

kr:哎,你还有点长男的形象。

os:什么叫有点……我和你说!豆豆子去隔壁市的两个小时,全程!都一直在我的密切的监控之下!

kr:好小松,不愧是大家的长男。

os:我就全程色眯眯地盯着豆豆子的裙摆下……

kr:哎?哎?你等会儿?

os:别闹,我就像这样,像这样盯着……

kr:等会儿等会儿……

os:然后想着那些无耻之徒会对豆豆子做出的……

kr:你等等吧你!

os:你推我干什么?

kr:你要是没干不好的事,我推你做什么?

os:不好的事?

kr:对,不好的事?

os:嘿,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哪来的不好的事,我这个人,啊,堂堂正正,行得直走不歪,进了商店……

kr:进了商店……?

os:就毫不犹豫奔着那R18AV女优区就去,从来都不带含糊的!

kr:你还是带着点含糊比较好!

os:不是,我就不明白,空松你干嘛总把哥哥我往坏里那么想。

kr:是我把你往坏里想的吗?你问问大家伙儿,哪次不是你自己弄出问题来,所以我才不得不把你往坏里想的?你问问大家伙儿。

os:哎,我告诉你啊,空松,你可别带看不起人的。

kr:我怎么看不起你了?

os:就是因为我一直盯着豆豆子,保护着她。嘿!

kr:怎么着?

os:我可就救了豆豆子她这一命!

kr:你救了豆豆子一命?

os:没错,我救了她一命。

kr:这可就新鲜了……你,哦,救了豆豆子一命。

os:对,我救了她一命。

kr:那你给大家伙儿讲讲,你是怎么救的她一命的吧。

os:嗨,这个啊,讲了你也学不来。

kr:小松你得讲出来给大家听听,才知道我们能不能学得来啊。

os:成吧,那我就说了。

kr:洗耳恭听。

os:我啊,就一直盯着豆豆子的裙子下面看。

kr:嗯,一直盯着豆豆子的裙子下面看。

os:时候不大啊。

kr:时候不大。

os:豆豆子就瞅着我了。

kr:那你坏了。

os:可不是嘛,她就气急败坏地走过来,和我说。

kr:和你说什么?

os:“臭流氓!你再看我一眼,我就立马死给你看!”你看,救人的时候到了。

kr:哦。敢情儿您是这么救人的!

os:哎,怎么着?

kr:怎么着?不是,小松,也不是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你怎么能对女孩做出像是这样的事呢?

os:像是哪样?你说出来,给我听听。

kr:就……就是……

os:就是什么?

kr:就是你刚刚对我……

os:我刚刚对你怎么着了?

kr:就,那个,捏捏……那什么……

os:哎,等会儿。你等会儿。捏什么?你说捏什么?捏的是你哪了就让你叽叽歪歪扭扭捏捏成了这样。大伙儿都是讲理的人,你说出来,不妨让大伙儿给评评理。

kr:就,你……又揉又捏还摸……摸那什么的。

os:摸什么了?

kr:……

os:你说,我摸什么了?来,大声说出来。

kr:……我不跟你整这套!

os:诶哟,还不跟哥哥我整这套!我看你压根儿就是无话可说,还说什么这套那套!

kr:总之小松你这样不行。

os:我怎么不行?

kr:你这样,一个女生都喜欢不上。等八十岁了,那还是一个老年魔法师。

os:啧。你说这话……

kr:怎么了?

os:你说这话啊,可就扎心窝喽!

kr:哦,你还心里知道。

os:我可不知道嘛?我和豆豆子啊,之所以到现在都没好上,就是因为我至今都是个童贞。

kr:大家都是。

os:童贞啊,就忍不住想要有点像这个啊,那个啊,诸如此类的想法。

kr:没听说过。

os:哦,你从来就不会想那档子事?

kr:我……我……

os:你也从来都不会买,像那种大胸美女大姐姐的杂志?

kr:我……

os:你看到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跪下来舔舔嘴唇然后……

kr:我看到你的时候,想……不是,你,你等会儿?!

os:哎,和你开个玩笑。

kr:没这种意思的玩笑!

os:你这个人,太古板。

kr:我古板?

os:一看就是童贞太久了,脑子憋出病来了。

kr:哦,我脑袋憋出病来了。

os:我不能和你一样。

kr:你不能和我一样。

os:我得找个人,解决一下自己至今依旧童贞的问题。

kr:你找个人,你找谁?

os:对啊,我找谁呢?

kr:是啊,你找谁呢?

os:我就寻思着,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啊,就从近的开始找。

kr:哦,你从近的开始找。

os:我就去找那个椴松。

kr:哎,你等会儿,你去找谁?

os:我啊?去找椴松。

kr:不是……椴松他可是你的弟弟。

os:是,他是我的弟弟。

kr:你要对弟弟出手吗,你这个人渣!

os:谁说我要对弟弟出手了。

kr:啊,你不对弟弟出手了。

os:不是,打一开始,我就没想着要对椴松出手!

kr:那你没想着对椴松出手,你去找他干什么?

os:干什么?童贞毕业呀?

kr:你要怎么毕业。

os:我怎么毕业?

kr:问你呢,你怎么毕业?

os:哦,我啊……这不椴松在咱们几个人里,关系最好,吃得最开,女孩子联系最多嘛。

kr:哦,你想让椴松给你联系女孩子,让你毕业。

os:是这样。

kr:主意还不错,然后呢?

os:然后我就去找那个椴松。我说,椴松哎?

kr:啊。

os:那个什么,哥哥要和你商量个事儿。

kr:小松哥哥你请讲。

os:那什么——哥哥想要童贞毕业,你看看……你穿上女装,把屁股借哥哥我用一下成不?

kr:哦,让我穿上女装,然后……不是,你等会儿,小松,你等会儿。你给我等会儿。

os: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啊瞪着个眼睛吓唬人。

kr:说好了不对弟弟出手,你现在这是个什么意思。

os:我这是个什么意思,我看到你答应了,我就情不自禁……

kr:情不自禁?

os:情不自禁地这不就商量起来了吗?

kr:没这说法!

os:这不就开个玩笑。

kr:你不要跟椴松开这种玩笑。

os:那我和你开这种玩笑。

kr:和我……你和我也不能开这种玩笑!

os:哦,你不能穿个女装,然后闭上眼心一横,把屁股给哥哥我。

kr:我不和你开这种玩笑!

os:哦,那就说真的,你就可以穿个女装然后……

kr:嘚嘚嘚,我就不该和你讨论这种问题。

os:哎,哎,空松,哎空松,你别走,哎你别走呀。你说你,这人,平时和弟弟们和颜悦色,怎么到我这儿,随便开几个玩笑,就摆这种脸子了呢。

kr:没有你这么做哥哥的。不管椴松穿不穿女装,你都不能对他出手,听到了没有?

os:成,我听到了。

kr:这还差不多!

os:那椴松这儿是不行了,我换一个。

kr:换一个吧。

os:我找十四松。

kr:你找十四松?!

os:对,十四松。咱们哥几个儿里第一个找到女朋友的,平时看起来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挺傻的,实际上啊,人家这叫大智若愚!

kr:你也发现十四松的好了!

os:一直发现着,就是没说!

kr:行,那你找十四松,你怎么说。

os:我打开门,看了眼十四松。

kr:看了眼十四松。

os:然后我掉头就去找一松去了。

kr:你等会儿,你看了眼十四松,怎么就跑了。

os:我跑了,能不跑嘛。

kr:怎么了。

os:我看到十四松,正坐在那儿听椴松说联谊的事,一看,呵!

kr:呵!

os:碗口那么大的丁丁在那儿竖着呢!

kr:碗口那么大……碗口……有那么大的丁丁吗?!

os:你别不信,你要是不信,你现在上楼对着十四松喊一句“联谊”,你自己看看。

kr:我自己……我……我看兄弟的丁丁做什么!

os:对啊,你说我上去,和碗口大的十四松。

kr:碗口大的十……碗口大的十四松?!

os:不是,哎我这不就一个简略吗?

kr:没你这么简略的!

os:行,行,那我不简略……你这人,事儿事儿的。

kr:我还事儿事儿的。

os:我就上去,一拍立着碗口大丁丁的十四松肩膀,就像这样,然后说,兄弟,哥哥我憋得难受。

kr:嗯,小松你憋得难受。

os:“嗯?!小松哥哥你憋得难受?!”啪!

kr:啪?

os:啪地一声那个碗口大的丁丁就转过来冲着我!

kr:喔呵!

os:你说那么大个丁丁在这儿,到底是我童贞毕业,还是你处女毕业。

kr:当然是我处女毕……不是,怎么又和我扯上关系了!

os:行,空松答应了要处女毕业了。

kr:你少来。

os:哎总之我一看,不成,我得去找一松。

kr:你找一松。

os:对,我拉开门一看,一松正在那儿,拿着小鱼干,逗他的那群猫呢。

kr:是一松的风格。

os:我就直接走上去了啊。我一拍肩膀,说小一松,你在做什么那?哥哥我心里难受,你看能不能借个猫给我……

kr:借个猫给你?

os:好想童贞毕业啊……

kr:不是,借个猫给你?!

os:哎我这不是说,借个猫给我撸撸我冷静一下嘛。

kr:你净说这种惹人误解的话!

os:可不是,一松听完这话啪地一声就站起来了。

kr:是我我也得跟你急。

os:我一看势头不对,掉头就跑!哎,赶巧!轻松从外面回来了!

kr:哦,轻松回来了。

os:轻松是咱们几个里最常识人的一个。

kr:是,我们的好弟弟。

os:我见到他,热泪盈眶。

kr:热泪盈眶。

os:我说轻松——哥哥我想要童贞毕业啦!一边跑一边和他张开双臂。

kr:你还挺热情。

os:然后轻松也冲着我张开了双臂。

kr:这就是Love的相拥。

os:是啊,他一边张开双臂,一边抡着手上的大铁棍子,一边抡一边还说:“我打死你个臭长男,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kr:哎,哎,怎么见面就要打死你呢?

os:不知道,小轻松脾气太暴躁了。

kr:他平时也不是这样儿啊!

os:是啊!不就是早起的时候不小心把酱油撒到他的珍藏版喵酱海报上了吗……

kr:你洒酱油到他的海报上了。

os:然后怕被他骂,就找了张纸给他画了个火柴人放回去。

kr:你还放火柴人回去。

os:我还琢磨轻松平时肯定得拿着海报撸啊,就好心又往他那个带喵酱的水杯里加了点润滑剂。

kr:你还加了润滑剂!

os:是啊,不是说小轻松今天要和他偶像见面,作为后援团团员要照顾喵酱给她端茶送水嘛……

kr:……然后你就往人家准备的水杯里放润滑剂。

os:我哪知道他会把自己的水杯拿给他偶像喝!那是什么play啊!回头含着女神喝过水的地方恋恋不舍的变态吗?!是变态吧?!

kr:人家说不定就没用过那个杯子!

os:你怎么知道他没用过。

kr:轻松啊,不是这样的人。

os:嗨,还轻松不是这样的人。空松你说说你看人什么时候看准过。

kr:我怎么没看准过?

os:你就说咱们家,你觉得有谁像是会偷偷用别人的杯子然后放回去,回头吃饭的时候看那人毫不知情地继续用着自己杯子,喝对方的口水的?

kr:……等等,等会儿,咱家有这种事?

os:所以说你啊……

kr:不是,你等等,咱们家发生过这种事?

os:你这人,就是太笨了!

kr:我还笨!

os:那当然。你看,说了这么久,连我在兄弟里有个喜欢的人你都听不出来。哥哥我心都要碎掉了。

kr:哦,小松的心都要碎掉了……不是,你等会儿,说好的不对弟弟出手呢。

os:啊,是,我说了我不对椴松出手。

kr:十四松也不行。

os:十四松当然不行。

kr:一松和轻松也不可以。

os:对,他们也不可以。

kr:你真得不对他们出手?

os:是,不对他们出手。

kr:不管男装女装狡辩妹妹弟弟都不会出手?

os:嗯,都不会出手。

kr:唉……

os:嗯……

kr:奇了怪了,那你要出手的,到底是哪个呢?

os:对,所以我出手的,到底会是哪个呢。

kr:想不出来。

os:那你继续地想。

kr:我真想不出来……

os:那你就猜,兄弟几个里,我最喜欢哪个。

kr:兄弟几个里,你最喜欢哪个?

os:嗯,你就猜这个吧。

kr:不算太难。

os:对,总共就五个备选项,你猜五次,准保能猜到。

kr:那我猜是轻松。

os:为什么是轻松。

kr:你和轻松,平素关系最好。

os:啊。

kr:我还看过很多你和轻松的本子。

os:啊?

kr:里面你们两个甜甜腻腻,老夫老妻,相处模式非常让人向往。

os:不是,你等会儿……

kr:我就一直琢磨你和轻松有事,没有想到,居然还真……

os:不是,打住,你给我打住。

kr:怎么了。

os:不是轻松。

kr:哦,不是轻松。

os:对,不是。

kr:……那我想想……莫非是一松?

os:……为什么是一松?

kr:因为我还看了很多同人文。

os:……不是,你成天到晚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性格都要崩坏了我和你讲。

kr:平常无聊嘛,网上冲浪。

os:哦,然后你就闲着没事看这种东西。

kr:是。

os:你看到什么啦?

kr:我就看你和一松两个人,动不动就要一起来欺负我。

os:……一起来欺负你。

kr:是,并且还要说一堆很难懂的,什么是我的啦,不对,是我的啦?像是这种,猛兽宣示着占有欲的,赤裸裸地强强碰撞。

os:……你还看出这种东西来了。

kr:是,我只是没有想到同人文里你们关系总是不好,没有想到现实里你们却……

os:哪来的现实里我们却……不是,我们平时就关系很好。

kr:哦,你们一直关系都很好。

os:是,我们一直都……不是,不是那种关系!

kr:那是哪种关系。

os: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不是,现实里我们也没有那种关系!

kr:到底那种是哪种,哪种又是哪种,你得说清楚了啊。

os:……唉,总之不是一松!不是!

kr:不是一松?

os:对,不是一松。

kr:那行吧……等等。

os:啊?

kr:不是吧,你要对十四松出手?!十四松?!我可爱的弟弟十四松?!

os:你干嘛对十四松反应那么大你这是什么心理我完全弄不明白啊?!

kr:我告诉你,小松,十四松是个好孩子,你不能像是个人渣一样地对待他。

os:得,你护犊子的心还很重。

kr:我这不是护犊子,你和十四松的同人我也看过了,你在那里面干的坏事,数也数不清。

os:……你他妈成天到晚都看些什么东西!不是,不是十四松!

kr:……真不是?

os:真不是!

kr:哦……那其实还好。

os:怎么着?(充满期待地)

kr:红松的同人根据我的研究,椴松相对来说是比较聪明的,不容易被你这家伙给渣到。并且他比十四松也更擅长反击,你就是真喜欢他,我也不会特别担心。

os:……

kr:怪不得你要和椴松睡在一起……

os:……我就整不明白了。

kr:怎么?

os:怎么一到这种时候,你就这么快地把自己给摘出去。

kr:嗯?我怎么啦?

os:……那成,我问你。

kr:你问我。

os:咱们兄弟中,最为fashion,最为shiny,引人注目,得到了数也数不清的boys and girls的喜爱,堪称一代guilty guy的时代教主之人,是谁?

kr:我啊!

os:对,可不就是你嘛!

kr:是,可不就是我嘛!

os:你看你不还是清楚的嘛!

kr:对,我不还是……我清楚什么了?

os:装傻,总归是不好的。

kr:对,所以谁装傻了。

os:嗯,你不是装傻,你有人设啊,你是脑袋空空。

kr:我脑袋空空?

os:不仅脑袋空空,心也空空。

kr:我心也空空?

os:是,嘴上说着,“Love一切”,像是这种蠢毙了的话,结果掉过头来,谁也得不到你的爱。

kr:……是这样的吗?

os:对啊,啊,不行了,哥哥我心好痛!

kr:小松你怎么了?!

os:心好痛,好不容易说出口的love却无法得到回应,我的心也空了,我要死了……

kr:小松,小松?!

os:被空松吸干了所有的爱,没办法了,我死了,死掉了。

kr:小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os: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我。

kr:你说!你说,到底要怎么救!

os:你得把你的爱回应给我,把我丢掉的部分给补回来,我才能复活。

kr:你,我……你……

os:空松啊,已经来不及了。

kr:小松……

os:我闭眼前,你得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kr:你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os:你说……

kr:嗯。

os:你说你闲着没事看那么多关于我的同人干什么?

kr:……

os:嗯?

kr:……

os:哎,不是,说好的无论我问你什么你都会回答我呢?

kr:……

os:喂,喂,哥们儿?空松?空松?你说个话?

kr:……

os:……不是,你傻了吗?

kr:你骗我。

os:我哪骗你。

kr:你骗我说你要死了。

os:我就是要死了。你要是不开心,那我马上躺回去继续死一会儿给你看。

kr:……不。

os:什么?

kr:我不要。

os:啊?

kr:我不要死了的小松。

os:啊像我们这种搞笑动画,偶尔死一个也是很正……

kr:你不能死。

os:就是开玩笑。

kr:你不可以死!

os:……成,成,我知道了,我不死,行了吧。

kr:……嗯。

os:你说……你这么大个儿的人了,怎么动不动就掉泪珠子。

kr:……哼。

os:哎,成了成了成了,咱们这还在说相声呢,你当众哭起来,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啊行了行了,乖,啊,乖。我拍拍你,我拍拍你,你就不哭了。

kr:你不会死。

os:瞧你这话说的,我这,活蹦乱跳,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kr:你不死了。

os:对,我不死了。

kr:那你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

os:对,我这个问题……啊?

kr:谢谢小松(抹眼泪)。

os:不是,哇,空松。

kr:怎么了。

os:你学坏了。

kr:我哪里学坏了。

os:你哪里都坏了。

kr:是小松想多了。

os:我哪里有想多。

kr:我怎么知道你哪里有想多。

os:哎,你这人,不讲道理的。

kr:我怎么不讲道理,我一向和弟弟们讲道理。

os:和我这个哥哥就不讲道理。

kr:嗯……一般会讲。

os:一般会讲。

kr:但是有的时候不讲。

os:……you,bad bad。

kr: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os:哦,你还等着女人来爱呢。

kr:……

os:嗯?你说什么,哥哥我听不清?

kr:……

os:大点儿声。大伙儿都听着你,你说大点儿声。

kr:如果有人嘴里总是没一句实在的,说的话转眼就跟没有一样……那我当然要等女人来爱。

os:……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kr:说到底是小松的不对。

os:怎么是我的不对呢?我说,空松你抢我的台词。

kr:怎么抢你的台词。

os:像是这种撒娇打滚耍赖,说什么“不是我的错是空松的错都怪空松太可爱了”这种一看就是上完床以后不想负责的台词,那是我的啊。

kr:是你的啊。

os:对,是我的。

kr:那今天它就是我的了。

os:……你这性格崩坏,OOC啦啊。

kr:我怎么不会OOC?

os:你为什么要OOC?

kr:你傻啊。

os:我怎么傻?

kr:我们要是不OOC——早就回去做家里蹲了,还会在这儿搭棚子讲相声嘛!

os:对啊,还会在这儿讲相声嘛!

kr:不过既然都已经到这地步上了,那我就把话挑跟小松明了吧。

os:挑明什么?

kr:我也有喜欢的人。

os:你也有。

kr:是。

os:是谁,说出来,让大伙儿瞧瞧。

kr:已经瞧见了。

os:已经瞧见了。

kr:是。

os:不够劲爆。

kr:怎么着。

os:你要是真得想说明是谁,你得像这样,“小松,人家最爱最爱得就是你了嘛,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你了,一点都不能忍受没有你的生活,爱你一辈子,mua。”像这样,你来一个,大家就都懂了。

kr:……哦,你非得这样。

os:对,非得这样。

kr:成吧,你等我一下。

os:……怎么,你真要说?你真得要说吗?

kr:来,这个,你拿着。

os:……你给我镜子干什么。

kr:你拿着,等一会儿。

os:干嘛去?

kr:我去和椴松借一根眉笔回来。

os:你借眉笔干什么。

kr:我借了眉笔,给你眉毛画粗点英气一点。

os:嗯。

kr:然后给你披件我的时尚外套。

os:你还挺大方。

kr:你对着镜子,学一遍你刚刚说的话。

os:怎么着!

kr:我这不就和你在一起了嘛!

评论 ( 6 )
热度 ( 110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