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Unlight】逆转,然后再见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真得是像梦幻一样的故事。

看着卡组里的三个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从开服第一天起,带着他们上亚历山的日子,带着他们去PVP的日子。

本来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事情,一点一滴,居然会在这样的深夜全部地回来。


有烂骰的事,有在最后的决胜局突然防御空骰的事。

有气得让人打跌,想要高喊一声“妈的你不要再藏了我都爬二十星了你快滚出来”的事。

有像是这样,不高兴得让人想赌气说这个礼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的事。

但是也有,像大小姐自己犯蠢的事。

像是第一次对上玛尔瑟斯,康拉德傻傻地开棍的故事。

第一次对上R1的威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弹,于是干脆让艾伯放弃了攻击的故事。

还有跟人聊天太高兴,不小心少出一牌,柯布剑3枪4,看着对方瞪眼睛的故事。

而更多地,是幸福的事,还有愉快的事。

像是“不行了,绝对赢不了,肯定要输了”的时候,艾伯突然爆骰了的故事。

像是在打艾伯月的BP专,最后一场柯布对阵快满血的R2玛尔瑟斯,觉得怎么也跑不过的时候,突然拿到了数不清的移动还有诅咒3,翻盘成功的事。

还有像是些什么,康老师终于完成了一次1v3,没有上场两回合就直接狗带了的故事。

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笑起来,笑得不行,实在是停不下来,觉得那一刻自己真得是被他们爱着的,真得是和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去上山,然后一起回到洋馆中的故事。


我最常用,也是最擅长用的卡组,从开服第一天起到现在,一直都是康拉德,艾伯,柯布没有变过。

一开始只是自己随便组队,在大家都忙着打50c中c的时候,就已经飞去了66c,满山遍野地努力撞人。从凌晨捞到午夜,一直都不肯停歇。

那个时候,50c还是中c,45c的泡沫还有其他非氪角到处都是,60c以上就是高c,鲜有人玩。

而我从那个时候其就天天带着L3康拉德,L3柯布和R1的艾伯,四处和人碰瓷,努力想遇到对战的大小姐。

再后来打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开始想多做一张R。

R1的柯布要25紫碎,虽然现在紫碎遍地都是最不值钱,但是在当时国服没开氪金,也还不知道七天奖励是涡2,许多人除了农硬币都不知道从哪里弄碎,紫碎作为尊贵的白金币产物,是最不好农的一种类型。

“……不知道自己哪年哪月才能R1他。”

这么叹息着,看着剩下的几个人。

10个黄碎,10个蓝碎,10个绿碎,推图赠送,刚好够升一张艾伯的r2.

“升艾伯R2值吗?”小心翼翼地去敲日雅服的亲友。

“碎片可是很不好弄的,不要一时冲动想做个R2就随便做了。我们的建议是在推图到斩影森林前,一张R都不要做。因为在斩影之前基本没有有效的获取碎片的手段。”

被这么说了以后,决定回来像仓鼠一样攒着碎片。

结果第二天上山就被一个R2艾伯给一挑三了www毕竟这个组远距就是很脆嘛。所以根本就是难以置信地冲回来,亲友在耳畔的话完全都不记得,就给艾伯升了R2。

“我也有远距离可以一枪打死人的艾伯了!”

像是这样,小小孩一样,只为了这点事就想要高兴地跳起来的事情,也曾经有过。


像是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比如在打了许多许多次架以后,才明白爬卡可以升卡,升卡可以弄到更高级别的卡啦。想要高级别的卡但是没有花得自己推图啦。

当时没有花5也没有星星,遇到7出12这种事就只能痛斥梅伦关掉游戏重来的事,也曾经有过。

因为只有涡2妖精能给草。所以当时大群里开出一个妖精,所有人都会屏住呼吸,“求私码,保证F5,只要草。”像是这样的话拼命地刷,就好像一群人拼命举着手往前蹿。“选我!选我!”这样可爱的事呀。

还有像是涡2妖精只有30个名额,有一次有个人得到私码后一口气开了四五个小号进去,大家气得失去知觉,痛斥说小号又不用爬星做卡,为什么要占草的位置差点打起来的事,也曾经有过。

再比如当时是对战7天送一个涡2,因为涡2是大家主要的碎片来源,很多人都会开小号日课得到涡2。当时紫碎和红碎最贵,黄碎最便宜。怎料得风水轮流转,一年多以后,紫碎红碎成为最廉价的碎了呢。

总之当时有很多很多的大佬,愿意做几十个甚至一百个号的日课,然后到了时间开涡给大家。

他们是我在这个游戏里唯一从心底佩服,想要真情实意叫一声大佬的人。

明明可以偷偷拉小群自己私下里解决,却总是开完后放在大群里。一口气放五六个,飒爽而又豪迈。大家拼命地往里面挤,甚至还有人一边挤一边偷偷摸摸地去加大佬好友,好能第一时间得到开涡的消息。

“满了满了,别进了试另一个。”

“大佬海鲜快吃完了,还有吗?”

像是这样从晚上9点一直开到凌晨1、2点的碎片盛宴。

可能对于后来的新人而言有些难以想象。但是对于老玩家来说,都是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当时我在大群还有小群里,都是有名的臭手。

臭手的意思是,不开别的,只开丝。开丝只开穷村丝。

ID是塞雷斯,于是真得被塞满了丝。

谜。

周二是绝大多数玩家集体对战7天拿涡的日子。所以我周二下午一二节的课基本从来都没有听过,一直是带着电脑在后排偷偷摸摸地打涡。三四节因为体育课,所以总会错过数也数不清的碎碎。

而最头疼的事就是,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第三节课的时候,我手指一抖,开出了一个穷村丝。

当时因为涡武普遍都没做,大家角色都不全,再加上也没有后来的康老师封印太太上狂一波流吃丝法,所以只能靠小刀和音音梦慢慢地啃。

……甚至还有利恩遗产流吃丝方法,因为遗产需要很多牌,所以当时即使是物双时间也不许康老师封印。

毕竟康老师是一个武器数值高打人就狠,数值低就像是挠痒痒一样的角色嘛www

总之一个丝大概要吃一个小时左右。能半个小时解决那就是有大佬相助。

我每次都哭唧唧地把码放出去,滚动广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鲜的紫碎黑丝,不要钱”(当时的王八和黑丝都是要滚动广播才会有人进来帮忙刀的)。

居然每次都有很多人进来帮我刀完,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又让人感激不尽的事。

甚至有一次我实在赶不上,只能把丝放哪跑去上课,回来发现丝竟然被吃完了难以置信替我打死丝的一定是真爱,还开玩笑地说我要爱替我吃丝的人一辈子。

并且还有神秘诅咒,就是只要我在场,开涡的人一定大几率开王八和黑丝。

“都是枫叶害的。”大家打趣说。

反过来,我一打出“我去写作业了”,然后关掉电脑认真做功课,就会有海鲜,虫,六星,甚至妖精。

“我要开涡了,请枫叶立即下线去写作业。”

“枫叶的EX写作业技能,N卡会变成什么样呢?”

现在回想起来,净是像这样,让人想打心底笑出来的故事。


其实我啊,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悲伤,只是仿佛情感上被蒙了一层透明的罩子。“哎,关服了?”像是这样,难以置信,呆呆地站在原地。

嘴上说着什么“心态爆炸了”,“难以接受”,但实际上并没有明确的,到底如何难以接受,今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又或者失去了些什么。

在说话,但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茫然,又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去。

只是在下午打开游戏,将最开始的三人,也是最后要陪伴着我结束的三人,全部拖入卡组中,一张张地给他们截图,截他们三个的宫格照片,给他们挑“笑得最好看”的一张放在右边栏中,像是这样的时候。

打开了碎片栏。

看到了,两个小小的混沌元素碎片。

是什么时候做出的两个碎片呢,是有一段时间,谜之相信,柯布一定很快就要R5了的时候。

“柯布一定很快就要R5了。”我突然和人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直觉如此。”

像是这样,突然带着柯布L5上山去爬卡,见到每个人都会说:我觉得我老婆要R5了。

一口气捡完了所有需要的卡,放在卡册里,安心地说,现在,你很快就要R5了。

小心翼翼地压出了两个碎片,将它们埋在湿润的泥土中,抬起头来对着自己心爱的战士说。

“等到你R5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取出来。”

到底是没有取出来的那一天了。


真正难过的,其实大概只有那么短短的一刻。

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将他稚拙又可笑的梦,埋藏在了那湿润的泥土中。

两个小小的梦,非常非常微小的,却闪闪发光着的梦。

但是,“对不起。”

因为这两个梦,注定要埋在泥土中,一天天地过去,一夜夜地过去。

仿佛众人已经把它们遗忘,把这两个小小的梦想遗忘。

那两个小小的梦,只是注定了,再也不会发芽了而已。

我所喜欢的人的故事,也不过是注定了只能到此戛然而止了而已。


那是我真得哭出来的时候。在此之前虽然很多人和我说哭了,我也和很多人说想哭,但是只是将“哭”作为形容自己心情的一个手法。

我的眼眶里没有眼泪,虽然我的心里确实感受到了一阵阵的抽痛。

但是看着那两个梦,想起来那个时候,傻傻地笑着,相信它们一定会有一天抽出芽,相信自己喜欢的人一定会有一天迎来故事的结局。

想起那个时候相信着一切的,傻傻的自己。

就感觉到被撕裂开,终于将结局摆放在了眼前的悲哀。


其实说是难过,更多的是一种不知所措。

虽然只有一年多,但就好像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了一样。

平时不去用它,平时忘记了它,都无所谓。哪怕忙起来,连着两个礼拜上不了游戏,也没关系。

重要的是,它在那里,它在你的身上,跟你连在一起。你知道它是在的,所以你感到了一阵阵的塌心,你知道未来有一天,哪怕你自己也说不好是哪一日——你会登上这个游戏,于是你所喜爱的那个世界,就会在那里等你。

但是,结束了。

那个世界结束了。

就好像,那个魅影在歌剧院地下的迷宫中所做的,关于音乐之夜的美梦结束了。

It's all over now, the music of the night.

它就是这样,毫无预兆地,一点道理也不讲地,悄无声息地离开你了。

身体丢失了一个部分,哪怕那不是重要的部分,也曾经是组成我身体的一个部分。

那只狐狸对小王子说,你所付出的时间,让那个东西对你而言变得特殊。

这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事,哪怕人们总是会习惯,身体少了某个部分,再也没有了哪个部分,哪怕人总是会习惯——

但是你将不会忘记。你将会记得那个东西曾经和你相连在一起的感觉,你将会记得它曾经在你的身上过的事。

你的身体记得,你的回忆记得。你记得,所以它就在那里。

就像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从幻梦中惊醒,以为自己还在许多年前,以为那些战士还在你的身边时,所回忆起的一种轻快的喜悦。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像这样的离别呢?

总是说时间匆匆,让人抓不住末尾。

但是每一段时间都是宝贵的。哪怕现在的时间,在几年后回首,也一样会成为那尘封的记忆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人总是要往前走,可是有些东西走不动了,于是它们就落下了。

你回头看它,你觉得难过,你想起你和它们曾经渡过的日子。你不想离开。

可是人终究还是要往前走的。丢掉一些,捡起一些,不断地循环。

游戏是这样,朋友是这样,喜欢的东西是这样,重要的亲人也终究是这样。

走啊,走啊,走啊。

所以,你所悲伤的,又到底是一个游戏的离开,是你所爱的角色的再也不见,还是对于未来到底要如何进行下去的恐惧,甚至,是对于离别这件事本身的难过呢?


总是在往前走。像是从来都不会回头。

但是你自己会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回头过。


其实像是回忆之类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做的第一张L5就是柯布,那时星和花都金贵得不行,结果最后一场爬星时,柯布这个小混蛋总是干像什么7出12,6出2这种让人发指的事。爬到十星四处一望,根本看不到什么L4.

气得我一边说你这个小混蛋你以为我一定非金你不可吗,一边往前爬。明明知道再打一场会更有希望,但因为是最后两张,所以说什么都不肯放弃。

爬啊,爬啊,爬。终于吃光了我所有星和草的库存。

这哥们儿金完以后我家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再金人开张过,穷的。

这个坏蛋。

还有和朋友们的。比如服务器维护的时候,突然流行起的狼人游戏,几乎每个群都跑到那个网页上大玩狼人杀,游戏一开服大家又火速撤离回来继续打无光。这种每周一次的诡异行径成功诱惑到了狼人游戏服务器的管理员,于是我们就把管理员拉过来一起打牌。

还有像是什么,深夜一起朗诵著名肉文史普拉多大冒险羞耻play的活动。

……都过去了。


本来没有打算写这个东西,因为想说的话,不想说的话,想抱怨的,想赞美的,都已经在群里,微博上,和人说过了。

只不过半夜的时候,和我带过的新人说起这些时,听到新人难过说,游戏就要结束了,可她才入坑半年,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还有那么多事想要做,却再也没有了机会。

心里很难过,她说,但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我就想,随便地说一说自己的。

随便地说一说自己的,有让她觉得开心的地方,或者充满了回忆的时候,哪怕有一点点重合的地方,让她不那么难过,那么我的目的,也就是达到了。

如果读到这里的人,有哪怕那么一点点地回想起,曾经很好的时光,会想起说,大家曾经有过那么好的故事,于是在惆怅中多了那么几分释然。

我的目的,也就是达到了。

其实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被我拉入坑的几十个新人。

有的是我很熟的人,因为很熟,于是被拖入了坑。

有的是我不太熟的人,因为看了我的攻略,好奇,所以跑到了坑里来。

认真地照顾着他们,从他们身上看到过去傻乎乎的,却又充满着希望的自己。

那时我是百分之百确信地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结果现在却迎来了关服。比起自己怎样,其实我更在意新人们的感觉。

……甚至有时会觉得,如果当时没拉他们入坑就好了

如果没有把他们拖进这里就好了。

我该怎么和昨天还在一脸严肃地问我要如何打BP,自己到底能不能得到爱角专的新人说,游戏就要停服了呢。

我该怎么和认真地研究着人投规则,考虑着要怎么规划时间才能为喜欢的角色多肝票的新人说,到这里为止了呢。

就算不说已付出的时间,不说爱,只说钱的话,我又要如何跟那些刚经历过四折,氪了许多的新人讲,9月份,一切就要暂时性地告一段落了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想不出能怎么说。

我带的几个新人告诉我,没有关系,他们能认识到喜欢的角色,玩到unlight这个游戏,就已经很高兴了,就已经觉得,值得了。

这是他们觉得的事。

但于我,总归是那么一份地愧疚。


深夜到凌晨,思绪乱糟糟地,一边安慰着别人,一边写着这个,也不知道会有多少语句不通的地方。

我在开服时写文,调侃过队里三个笨蛋的事,仿佛还发生在昨天。

而今天,眼看又是要分别的日子了。


我很喜欢逆转裁判里的那个标题。

“逆转,”标题写着说。“然后再见”。

将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然后再见。

或者是,虽然事情告一段落,看起来至此为止,但我们知道,我们终将再见。

逆转,然后再见。

再见,意思是总会有最美好的相逢。

那便以此作为题目,献给我曾经跟Unlight,跟我所爱的战士们一起渡过的,日日夜夜吧。

再见。

然后逆转。

评论 ( 3 )
热度 ( 33 )
  1. luckydog安奎拉屋檐上的疯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
    (*꒦ິ⌓꒦ີ)老鱼他还没R5他还没复活啊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