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I was amazed by what I saw on the train

最近在忙着写点梗的几篇所以不怎么常上LFT,没想到一上居然看到了长评,我,就,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总之先谢谢长评谢谢谢谢谢谢!!!!!我是不会承认刚刚自己对着长评傻笑了半个小时并且拽着基友反复阅读了四五遍的(基友:。)

……就是很高兴嘛!自己写的东西被人喜欢并夸奖了,就是,会,很开心嘛!我超高兴的刚刚甚至兴奋地唱了首歌!!!!

之前的时候,曾经有看到写手讨论说,写手不应该拘泥于热度和评论数,即使评论很少热度很低,也要脚踏实地地做着手上的工作。太执着于评论是做不长久的……我当时就有想,虽然我算是那种没太多人认可,也依旧会继续做喜欢的事的类型,但跟讨论里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吧评论和热度的认可对我来说还是蛮重要的。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被夸奖嘛!也没有人会不喜欢被认可。毕竟写手也是人,而人希望自己付出的努力被夸一夸没有什么值得害臊的。就好像小孩子即使没有人鼓励支持他,他也能自己学会走路,话虽如此,如果大家能多给他鼓鼓劲儿的话,他说不定就能学得更快更好……连动物都会更喜欢经常夸奖他们的人类,何况是人啦233333并且……创作的话,除了讨论脑洞以外的时间,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慢慢在做的,所以会不定时地出现自我怀疑和“这样写下去到底算好还是不好”之类的疑惑,甚至觉得写不下去了我完蛋了的恐惧心理(←真得有的,我虽然不会说出来但是有时就会极度焦虑)。而如果这个时候能翻翻以前大家的评论和认可定一下心的话,就能更好地确定自己目前的水平,摆平心态吧……所以对我来说,无论是评论,还是哪怕只是一个红心的认可,都是让我很开心的事,并且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我就要大大方方说出来,说,我好喜欢认可我的小天使们啊,谢谢你们。并不是套话,而是从心底发出的感激之情。

收到这样的一份长评,对我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甚至已经不能用喜欢来描述自己的心情了www能这么认真地阅读我还不够成熟的作品……有点受宠若惊。我靠和基友发泄了半个小时的“长评是长评你看我收到长评了天呐是长评”才终于镇定下来w真得,非常感谢。

……啊,为什么我嘴在这种时候这么笨呢,感觉怎么说都不够表达我心中的喜悦,言语实在是过于苍白……

收到了来自于你的认可,实在是感激不尽。


满眼风光北固楼,确实是引自辛弃疾的词,没想到居然被认出来了,超开心的。我很喜欢辛弃疾,援引这句话一方面是想表达“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也就是“从古到今到底发生了多少大事呢,对此实在是一无所知”的心情,算是描述未来Pa人类快要灭亡了的无稽背景,另一方面是想用“站在北固楼上,放眼望去皆是美好的风光”来形容oso和kara的爱情。不管千古兴亡经历了多少事,这北固楼上的风景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美好……说是这样但其实只是因为我写故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首词,后来想想未来Pa反而用古词命名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虽然大家应该发现不了但总之好的那就是你了(x)是一个很小的neta,没想到真得能够被发现,好高兴啊。心里喜滋滋的(x

构思故事的时候,其实最开始只有一个朦胧的kara可能会死的大前提。但是面对弟弟的话,哥哥总是很难哭出来的,况且跟弟弟承认自己在害怕,这样的事……其实我觉得oso或许可以做到,但是对一直在认真耍酷摆出值得信赖的哥哥样子的kara来说可能有点太难啦。就好像灯油话,如果弟弟们都不去的话,kara就得自己去——即使冷得要死也不能说出“好冷啊我才不想去”的话。所以如果真得面对那样的危机,怎么也不能对着本来就很不安的弟弟说出,“我要死了,我好害怕”吧。但是反过来,在哥哥面前说我不想做这个却相对比较容易。虽然官方有盖章说长兄两人是对等的地位,可oso依旧是kara唯一的哥哥。所以想要表达自己不想做什么,或许是只能对着oso说出的东西。

就好像TV里有很糟糕的女人要和他结婚他也做不到拒绝一样,根本他唯一的拒绝对象只有小松嘛。

其实当时还想写,但是没写进去的,有一部分是空松跟另一个候选人说出我代你去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就好像是一股子热血蹭地上了头的冲劲儿,说完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但是这时已经没退路了只好继续往前走……当一个人并不能意识到,他所要踏向的命运是多么恶劣而又糟糕的时候,他或许只能称作不幸,却还不能被叫之为英雄。但是当这个人已经意识到了等待着他的会是怎样的结局,却还是踏出了那样的一步的时候,我会觉得他就是个英雄。对我来说空松是一个有点类似于这样的英雄(我这是戴了滤镜看他我知道,大家也明白就好了让我再夸他一会儿)。所以确实就像是沏七君说得那样,他最后只是在面对小松的时候才表露了自己真正的恐惧。

毕竟没有主帅率军打仗,却在部下面前瑟瑟发抖的道理。可能会回不来了,像这样扰乱军心的话是不能跟别人说的,只有和自己地位同等的家伙才能吐露出自己的犹疑和弱点。

啊对,然后他的弱点就被捉住了x

我不觉得小松是一个看到人的弱点会毫无反应的人,如果是平常的话,他会装作没看见然后轻轻掩饰过去吧,毕竟在十四松之恋里,他发现了十四松喜欢的女孩的身份,却闭上嘴没有说话——他不是不知道那是一个可能的弱点,但因为想要保护自己的弟弟,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空松也是小松的弟弟呢,所以当他看到了空松的弱点的时候,他也会保护他——只不过十四松的话他是轻轻地把弱点遮起来,但是赴死的空松的话那就是另一种手段……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写小松擦枪的时候我是想表达他……其实并不是想去顶空松的包,毕竟他还是挺爱惜自己的性命的,虽然要爱弟弟,但是弟弟和自己放在天平两侧的时候到底要如何抉择,他自己也在犹豫中。

但是因为空松告诉他说他害怕了,所以他就无路可走了。

弟弟都这么说了,做哥哥的还能怎么办——因为视角原因所以没能写出来,但我的构思里小松其实有迈过这么一个坎。

“英雄总是会死人的,我怎么能放自己的亲弟弟去死。”

“做不做大事,到底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还是一个只能在家啃老的寻常人……对我而言,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他只是希望自己的五个弟弟能够好好地长大,然后幸福地活下去。

所以只能是你了,小松君,去把你已经迈向了深渊命运的弟弟拽出来——长兄的相处模式里,我最吃的,大概就是这一点吧。

不管是将空松推入深渊也好,从深渊中拽出也罢,拥有着这样权力的,只有和空松对等,不受空松的照顾,却也没有多地照顾空松,只是松野家平等的两个人的小松。

就好像赌约里的小松觉得自己在深渊中,所以他要把空松也一并地拽下来。虽然知道空松在别处可能会过得更快乐,但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深渊里的话,实在是太寂寞了。

口口声声对着豆丁太喊说六个人有什么好,干什么都是六人份买衣服都要按打好烦烦死人了的小松,实际上却是一个希望有人能陪自己玩的怕寂寞的家伙。

一个人在深渊里太寂寞了,其他弟弟们因为是要保护的弟弟,所以不能把他们拖下来。但是倘若是对等的空松的话,那么就没关系了吧。不管怎么说,总要有一个人来陪着哥哥←想描述像这样的心情,所以写了赌约。

不过结尾转折太快好像让很多人疑惑了。其实空松在梦里对小松的说法是,希望小松至少要尊重他的意愿,不要成天南辕北辙还怪说自己不能和空松在一起——空松算是有求必应的类型吧,所以攻略方式走对了,就一定能够HE,所有的BE一定都是走错了攻略路线,这又不是某个没有GE的白池子Galgame(大声)

因此小松最后终于尊重了空松(虽然好像两个人互相逗趣有点做过头了),两个人就HE了。

赌约番外我后来在wb上取的名字是“天地赌一掷,浮云挂空名”x用的是李白的诗——没错,小松你赌得再厉害还是不是在感情的赌桌上输掉了(小松:??)不如说感情这种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上赌桌,明明最开头的时候他就学过一次把空松差点输掉的教训了,结果还是上赌桌了!惯性思维要不得啊同志们(??)还有赌博是不会给大家带来感情的HE的,这是一篇教育大家拒绝黄赌毒的故事了(?)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确实很泰坦尼克,他们两个一起往深渊jump可以的,我看好他们(???)


青行城夜话……是“我自己很喜欢”的类型,所以我自己写得很开心了。因为既然是妖怪故事所以就想模仿一下志怪风格……最后完全没hold住又奔着我过去的文风去了没办法!反正我写小松他们和老爸拼命拉锯战那里我自己写得超开心!我觉得六子母亲节超爱妈妈,结果父亲节六个人全都是棒读脸真得好萌啊2333333

是的,“吾將待見之人豈非等閒之輩”,如果上楼的并不是小松的话,其实是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青行灯的。话虽如此把人推下去还不会真得弄伤人,是青行灯身为空松Pa留下的个性之一。即使是个妖怪也是个温和的妖怪,可能比起人类的空松来说,他最大的变化是活了几千年,对自己的优势在哪,如何利用这个心中有数,所以不会有空松耍帅耍不对点子的状况出现←这是我对青行灯的二次设定。但不管怎么变本质上依旧是空松的个性,因此即使拒绝人,也是嬉闹意味地不伤到他人——居然真得被发现了!嘿呀,嘿嘿(??)

小部分的青行已经变成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性格,和青行很像,但是本质上是两个人的个体了。因为故事是酒吞X青行,小松X空松,所以特意在这里进行了一个分辨。对于青行灯来说,小松是一个顶多活一百岁,然后就会死去的普通人类,他不会是活了很多很多年,与自己一同酿酒喝的酒吞。而对于小松,青行也不过是他在青行城做的一个缥缈的梦,梦虽然很好,但是真正与自己日夜相处,让小松喜欢上的依旧是那个空松。一人一妖,两人在一个短暂的交汇后,到底成为了两条截然不同的平行线,青行灯取走了小松中残留的酒吞的部分,于是他们便缘分已尽,就此相别,天各一方。他们确实是很好的朋友,而很好的朋友,并不是需要常常见面的。

况且说是缘分已尽,哪有那么简单就能斩断干净的缘分呢。但那是其余的故事,却不是青行城下的一段夜话了。


……我好像写得比长评还要长了我这人果然一开话匣子就拦不住

不如说是跟着沏七君一起重新回忆了一下自己写各个故事时的心情。我属于写完就扔在那里很久都不看,再看就是三四个月以后不太记得自己当时心境的时候了……并且其实你看我上面心情里,有很多,就,是那个,主观臆测。全都是我看着他们俩瞎猜的,啊,不行,不说了,再说下去又觉得自己猜得太多太羞耻了。

好难得啊能有机会梳理一遍自己写不同故事时候的感情,哇,就……

谢谢你能够喜欢并且认真地去读这几个故事。对我来说也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一次梳理病审视自己想法的机遇。我很开心。谢谢能喜欢这几次的故事……谢谢你。

想要献给长兄两个人一首歌。



沏七:

about the おそカラ fanfic..


他的情感像是蒙了层塑料膜的点心,在组装枪的小松面前模模糊糊地醒过来,就好像塑料膜被撕破一角,而里面,淡甜淡甜的香味,还有柔软的内核也就全部都露了出来。                                   ___《【阿松|おそカラ】满眼风光北固楼·上》by屋檐上的疯叶子👈看文點擊yoyo

好香, 看餓了(喂

好棒的描述,真是觀察視角獨到與細膩的比喻,感受到カラ情感傾瀉而出了。 

叶君營造情節跌宕起伏,時而令我嘴角上揚,時而傷感難受,最終破涕為笑。說來引自「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稼軒居士之言呢


初次接觸六子時只覺得:這個次男..著裝真閃亮阿 還能望鏡中自己看上一整天?! 既然同樣面貌,那麼看兄弟也成吧233具有微妙的口語表達balabalaba盡是吐槽。  意識到開始頻刷tag空松カラ唐松長兄おそカラ一カラ.パカカラ、官方出新圖下意識尋找那抹藍方驚覺:

明明是個莫名其妙的人自已似乎卻莫名其妙地陷入其中了!果然是destiny.. 哎語句都受感染了haha

然後叶君則是乘車時発現的宝^^ 


§未來paro§裏與弟弟們一一道別的松野家次男,是持什麼樣的心態說出:”不是去执行死刑是去进行great mission,great,很大,很伟大很了不起的任务。”"也只能像我这么handsome又cool的..”說服兄弟讓自己去送死,嘗試安撫他人的不安,但空松自己呢 選擇默默嚥下擔驚受怕、徬徨與無助,只為保護餘下的五個手足,但,六人都是松野家的孩子,都是自呱呱墜地便相伴迄今的彼此呀..

..以往小松嘟囔了几句后,满意地醉倒在了空松怀里。现在,空松却不得不找到他,告诉他说他很快就要丢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恋人了。

qwq

 當一松大喊"你回来。" 因而產生動搖但決心依舊的空松,卻在靜靜保養槍械的小松面前躊躇了,他說了:“我其实并不想去。”

那層罩上的塑料膜開始產生了變化。

如果可以的話不願離開松野家,不願離開你,但終究迫不得已。


於是不意外地,真情流露的後果便是遭自家兄長掉包了xD

空松点了半天通讯录,但是通讯录里只有乱七八糟一堆卖黑酒卖黑货的商人的电话。

蠻喜歡這段描述,已然迫在眉睫 .. 好比急於方便(固體的那種),眼下有間無廁紙的wc,那麼問題來了:去還是不去!(啥破比喻..  我想這時的空松或許是這樣的:我很感動你所做的一切..但果還是個不靠譜的大哥!事到如今還不給一線生機嗎?不是說好奔向HE嗎balaba

做的真決絕呢哥哥君。阻斷種種可能,扼殺僅存希望.. 這或許便是任性傲慢又存私的 ‧おそまつさん保護心愛之人/弟弟的方式吧                       

上文的小松說“如果你真把我抛下的话,”他说,“那我是要恨你的,空松。我真的会恨你的。”但空松却没有听从小松的话。

而在裡頭両人立場倒置,“我*,你他*……”這次換空松爆粗口了哈哈哈,小松也没有理會空松 ,像這樣的相呼應真的好有意思w


「所以说,最后麻烦的还是我啊。」



好了,這下達到目的了吧 おそ松

但松野空松怎麼辦呢 


被留下的次男要怎麼辦呢 


獨存於沒有OSO的世界嗎  這樣真的還會幸福嗎


在描述侷促不安的狂奔場景,使人彷若置身其中,同空松著急趕緊撥開人群,心口劇烈震盪,撲通撲通好似呼之欲出,出汗淋漓涕淚不息 .. 拚了勁豁了命獲得 他們早已出發    Too late~ Sorry,boy, 請重新通關x      種種地不順遂,在在使得局面導向悲劇..


幸而在VVV革命機 ‧紅色惡魔小松推波助燃下邁向OE啦真是可喜可賀w 也為宗教paro 緩緩揭開了序幕.. (不要擅自



若北固楼可說是卡拉的場合,赌约(及其番外)則充盈了長男視角。

喜歡的橋段很多,列出幾個: 柔軟吸音的红毯;輕吐蛇信,將鮮活肉體嘶嘶地纏繞住 ; 吞噬開始,缓慢地,將舉著槍的年輕男子一點點拖入了;小松:是將自己作為籌碼的空松輸給哥哥我了不是嘛 ; 松:雖然不知道其他人但我已經..不..現在不想繼續這話題了,總之..  ; 冰瞳似北極圈的凍雲;  幼年的小松以空松當賭注品卻在off時反悔..       以上是道不出原因的喜歡,可能是敘述的方式,可能是..

尾聲互動那裡很像tango,亦似對弈的両w 結果說参考了《巴黎最后的探戈》噢噢      話又說來輸了賭注,然情感上,又是誰先敗下陣來w

賭约(及其番外)或可小標名:賭约之泰*尼克pa ww😆  ←走你


ஜ青行城夜话走的是古風味兒 

有趣有趣 設定是入凡的眾妖呀 講述尼特與被吃垮的松野夫婦x 233

“使不得!使不得!小老家中钱财稀薄,供不起几位大神,还请速返。"“一盏茶工夫,说辞变许多,弟兄们不要怕,且继续推门。”哈哈哈你們不要嚇未來當爹的阿哈哈哈哈

..上去察看,却听到一阵男子的笑声,将他们全都顺着楼梯推将下去,跌在了门口处,幸得没什么人受伤。

或許是 吾將待見之人豈非等閒之輩 吧 ,莫名覺得此舉的青燈有些戲弄意味卻也有點溫柔是咋了我😅

塔上両人的對話 --“虽然有分一部分的元神去陪你,他最后成了和我不太一样的人,我也就不清楚你的近况了。”

青行(小部分)和酒吞的轉世已然各自成了獨立的個體,在和人類小松對飲的同時,該是多懷念過往 .... 也明白儘管相似終歸不同,才在百物語落下帷幕時,要回了酒吞吧。 且不論妖怪攝魂豈有商量的餘地,青行燈卻僅要求取一點魂魄回去,“就带一点点走。”“你介意吗”到最後竟有些懇求的意味在了。

與松野小松相酌便是和酒吞小松對杯——

於是,要好的、受人懼怕的両妖怪通過人類小松得以暫時相聚了。

恨不得冲去放两挂鞭炮说青行灯是喜欢喝酒的,怎么样,羡慕,嫉妒吧,甚至连青行灯的面都没见过吧?这让他高兴的劲儿,使得一路上,小松总是要忍不住转头去瞅瞅空松露齿而笑,一边笑一边揉起了鼻子。

跨越陰陽領域,這份情誼令人為之動容。

酒吞童子,青行灯;松野空松,松野小松

羈絆,終將緊密相連密不可分。  

“——他不爱什么人,只爱他自己,还有那不多的好酒。倘若有什么人能从他那酒坛中分上一杯的话,那已经是相当深厚的一份感情。”



ready?↘↘

“已经没有了吗,椴松你这家伙根本就不会管钱嘛”這句哈哈哈哈 妙哉妙哉 某種層面來說是這樣沒錯x2333

他想到了嫌味,这个和小松相熟的黑市商人,但是相熟又有什么屁用。门开了,好,门开了他就不用思考了..

這段也xDDD  對,有什麼屁用。   嫌味:“亵—— ??? ”


..净是胡说八道,小松心想,这世界上哪里有八百年酿酒的道理

看到這,索性來個代入___

唐太宗:八百年是吧,要成優質的祖傳秘方【喜孜孜】   明宣宗:好咧我不客氣了 !    ←哈哈哈哈((笑垂桌

撸松末松,都比不过自己的痛松      (原句金窝银窝,都比不过自己的烂草窝,再说,空松哪里是烂草窝)

233333不行了一整個崩壞,畫風走樣    說來我幹嘛這麼亢奮😂



話說從未留言過呢(你好意思嚷嚷 ,結果一上就是話嘮😂😂

覺得叶君在塑造人物神態與非口語表達頗具特色,男角色輕語時亦不至陰柔,閱讀起來蠻舒服的..奈何語廢不懂適切地形容otz  文風沉穩架構完整,偶壓抑中帶有愁緒美感,歡樂場景會笑出聲,甜蜜時似又沉醉的要化了,總之章章精彩(對,我就是個屁精所以要使勁地讚美hahahaha 是說整理整理可以出本了? 


霎地結束——


↑這人肯定是來胡鬧的




ps 點心吃一半驚覺:青行城,青行城,青行(燈)所待之城,故喚此地青行城。 後知後覺如我😅  15:29pm      

能看到@屋檐上的疯叶子的作品,真好。



评论(3)
热度(20)
  1. 屋檐上的疯叶子沏七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在忙着写点梗的几篇所以不怎么常上LFT,没想到一上居然看到了长评,我,就,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