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偏角色中心厨,可清水可黄暴的自留地。
如果喜欢的话能留个评论就太好啦(*′▽`)!将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近期生态:准备读博结果时间不够用啦!!!!!】

【阿松|一カラ】当一松十连抽了九个空松的时候他会谈论些什么

*CP:一カラ,语气很夸张的傻白甜系列,依旧是后半部分恋情展开,Happy Ending的恋爱故事

*DMM新出页游梗

*写到一半想打开游戏确认一些游戏细节的时候,我,那个,又卡得登不上去了,所以后来很多内容,就,那个,个人发挥的成分比较多,大家看个乐就好←


1

“啊,来了来了!我的十连结果!哦,十四松哥哥!啊,是要加灯油时候藏在棉被里的十四松哥哥啊!诶,还有……哇,这个披着白布总让人感觉好恶心一样的装扮是怎么一回事啊,小松哥哥!哦,哦,下一个是……”

“嘿嘿,十四松也被拖去拍了奇怪的照片呢。”

“跟预想的一样都是三星啊。”

“没有办法啦轻松哥哥,毕竟卡池的掉率四星本来就很低……话虽如此为什么没有我,为什么没有兄弟里最可爱的Totti?这是歧视吗,说起来有没有什么卖掉卡片积攒点数可以换其他卡的系统?”

“等等啊这个家伙!想的事已经完全说出来了!为了拿到三星的自己决定把其他兄弟们卖掉吗,也太残忍了啊Totti!喂,你们也说说这家伙啊?!”

“哼?怎么了布拉泽?在为抽不到角色而感到伤心么?No problem——看,这是我的账号卡,里面除了我,所有布拉泽的三星都有两……”

“哎……但是我还不想换号呢……毕竟大家的首选角色都是自己吧,我也靠这个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张自己的四星。如果换成空松哥哥的痛痛装就没有意义了嘛。”

“是呢。不过果然,像是我们这样不走运的家伙挑战这种运气游戏,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大家在卡池里分别十连,都没有抽到四星的吧——你也没有吧,十四松?”

“完全没有!”

“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在我身边,也没有看到,Totti那边的结果也知道了……哎,一松,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啊,哎,哎啊……那个……不行,果然还是……”

“果然是骗人的游戏啊。本来因为那个网站专程跑过来约大家拍照,还给了钱,想着要不要试着玩一玩的。啊,结果还不如小钢珠好玩……”

“不要把钱都拿去小钢珠啊!”

“姆……我也饿了,去找点东西吃吧,十四松哥哥?”

“走啦走啦,一起去吃关东煮。”

“哎,一松你不跟着来吗?”

“稍稍有点事情……我坐一会儿,自己回去了。”

“……没有关系吗?”

“嗯。没什么关系。”

“唔……总之如果想找我们的话,就在豆丁太那家店的位置啦,一松也知道——那,我们走啦。”

“嗯……嗯。”

在听到最后一个兄弟关上了网吧的玻璃门后,松野一松终于再一次打开了他十连完后就最小化了的窗口。

“不是吧。”他看着那个像是做梦一样的场景,喃喃自语着说,“喂,不是吧,是骗我的吧……是做梦了吧。”

很可惜,即使怎么拽自己的脸蛋,眼前的景象也依旧不曾消失。

本次活动唯一的一张五星,装扮成恶魔的松野空松的照片正好端端地映现在屏幕上。

兄弟六个里只有一个偷渡去了欧洲,把其他五个甩在身后也就算了。一松咽了口唾沫,点击确认后,看着十连一览图的结果……

……但是十连一口气抽了九个松野空松这种事,怎么想都显得很不对劲啊!!!!


2

好奇怪,如果只是抽到了一张五星卡,就算那张五星卡是松野空松,也完全可以在和大家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云淡风轻地说上一句:“唉……什么?限定五星不是很好抽的吗……”成为自己难得能胜过兄弟们的几个时刻之一。

但是十连出现了九个空松……

如果说是概率的话,确实是有这样的概率吧。可是倘若一个人心里有鬼,那么自然就看哪里便觉得哪里有奇怪的东西在影影绰绰地晃。

倘若让兄弟们看到这一弹十连抽的结果,会不会拿出自己和空松的关系打趣呢?倘若打趣的话,又该要怎么反应。坦然接受?不……这个不可能。那要不然反唇相讥?可是最近能和空松搭上话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到时候如果自己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岂不是在现实里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更远?

DMM啊DMM,什么垃圾游戏。一松心里想着。如果没有跟兄弟们来玩这个就好了,如果没有的话,自己也就不用烦恼像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现在多半也是和空松并肩坐在关东煮的摊子上,吃着自己的那一份午饭。

……要不然,说自己又抽了一次十连呢?一松打开页面看了看一次十连的价格。三千日元,足够小松哥哥在小钢珠玩上好几个小时——虽然平时总是买猫食和小鱼干,所以身上的钱并不怎么多,但是挤一挤的话,这点钱还总是花得起的。

一松私下里有做过一点储蓄,他的手指颤颤巍巍地输入了自己都已经快忘掉的卡号。确认购买时他闭了闭眼,心想就拼这一次,不管结果如何,以后再也不在这个破烂游戏里氪金。

他飞快点掉了充值成功的提示框,鼠标移到了卡池界面。

……等一下,如果要跟兄弟们说自己是新十连抽到的空松的话,那么势必会被人问道为什么放着有自己五星的普通卡池不去抽,非要去抽只有空松一个五星的奇怪卡池……一松流了几滴汗,心里又想到时候推脱说没有看清随便按下去的就可以了,他深吸一口气,决定这次要试试普通卡池……

……却在最后一刻又调转回了空松作为主打的活动卡池上。

这种事情怎么能怪在头一次进行抽卡游戏的一松身上呢!!!!说到底,谁让松野空松这个家伙毫无自觉地穿了件长款皮衣,不仅穿了还戴了奇怪的毛领子装饰,这还嫌不够领口又加了奇怪的深蓝色饰巾——角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呢,空松在摄影棚打扮成这副样子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情呢。搞什么像他那样的老好人为什么还能做出像这样翘着一边嘴角一脸“还不抽我吗”的鬼样子。你醒醒啊我已经抽到你了——话说那对翅膀的手感到底又是什么样的呢?如果空松真得长出了像是这样的翅膀,压在身底下又会是什么样的触感呢?

如果一松又一次地抽了只有空松的活动卡池,那么也绝不是一松被打扮成这样的兄长迷惑了心智的缘故,绝对是要怪空松这个人太没有自觉了。明明平时经常会坐在那儿说些什么,“不能完成每一个空松girls都接近我的愿望,这可真是世纪的恶行”这种莫名其妙的发言,结果这种时候却打扮成这种样子拍照然后让人抽。嗨呀一松心里这个气啊,他按下了十连的确定键,深吸一口气,拉开了屏幕中展示十连结果的拉门。

第一个……

……哎?是……打麻将时候的空松啊。

连这种照片都照了,不过说起来,这种时候都要戴墨镜,空松那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完全看不清牌面内容吧。唔,下一个……

是在跟豆豆子商量时穿长款风衣的空松啊——是他难得不穿奇怪的衣服的时候。当时因为情形所迫,所以很快就把他拉下去让他也变成了豆豆子粉丝团的一部分,没想到居然网站那边还专门给他找了当时的衣服让他重新拍了一张……

看起来,这个游戏也没那么烂嘛。

第三张——哦,第三张是感冒后被十四松传染……呃,不,是治疗了以后的空松。看着卡面照片上的人笑得跟十四松一样开心而又快活,一松忍不住动了下嘴角,随即又强行把快要露出的笑容压下。

也有像是这样的卡牌……呃,话说。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又抽了这次的十连来着?

……

松野一松凝视着眼前的抽卡显示结果。

——所以这一次的十连里也全部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空松啊!!!搞什么,搞什么搞?像是这样的结果完全不能去和兄弟们说。不仅如此甚至比第一次还要糟糕,如果第一次只是失手的话,加上这样的第二次已经完全不像是偶然了,绝对看上去仿佛什么“空松boys”一样的情况,绝对会被用看变态一样的表情注视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三千日元的啊?!不,虽然拿三千日元换十张空松照片,就,虽然也不算特别亏但是为什么有种本末倒置一样的感觉。为什么?啊,说起来,这次还有一张空松的四星。

……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垃圾品牌的倒霉游戏啊!!!!


3

虽然现在兄弟们说是对这个游戏没兴趣,但是过几天兴趣又起来,如果说要在一起来玩,互相看看账号的话,情况实在是太过不妙了。

一松心里想着,打开了装满了松野空松的卡册。

说起来,如果点击贩卖的话,就能直接把这些卡全部都卖掉吧,然后就可以假装说自己从来都没有抽到过这么多空松?虽然剩下的三星卡明显不够十连,但是像这样的事也是明显没有办法的对不对?就说自己搞不懂功能意义不小心卖了很多卡,反正兄弟们扫一眼就过去了,很轻松的对不对?

这么想着,一松勾选了几张卡片,鼠标挪向了贩卖选项。

……

……在犹豫什么啊,只要轻轻一点就可以了。

点下去,点下去就不需要思考了。

是啊不过是一堆没有用的数据,像是这样的松野空松,平时要看多少眼就有多少眼喔?只要像是现在这样的平凡生活不会结束,那么什么样的空松自己平时会见不到哦?知道了吗,一松,不删掉这些被人发现,才会是生活的终结。你是想要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只有几张破照片的垃圾游戏里的空松,还是睡在自己旁边,晚上还能踹一脚欺负他,吃饭的时候从他筷子底下抢走炸鸡腿的松野空松?像是这样问题的答案很明确吧?就连你这样的不可燃垃圾也完全不需要多做思考吧。

他闭上眼睛,飞速地按下了贩卖按钮。

结束了!这个让人困扰的倒霉游戏结束了!对了,说起来到时候就推脱忘掉了登录密码不就可以解决了吗!已经没有然后了,现在就退出游戏然后去找兄弟们一起吃关东煮吧!

啊,皮衣空松啊,还有长风衣空松,就这样离我而去,我就该知道贪心是不会……诶?

……因为包含了三星以上卡牌,所以游戏提供了销毁再确认环节。

——谁需要像是这样的环节啊!!!!!!话说这个游戏的官方到底懂不懂人心,像是卖掉空松这种事下一次狠心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居然还要确认性质的问第二次!多事,实在是太多事了!

像是这样的二次确认,除了点击“取消”以外,还能做其他的事吗?!


4

“说起来,最近的一松啊,都不跟哥哥我去打小弹珠了。”小松翻了一页漫画,心不在焉地说。“不仅如此,还总是往外面跑。到底是要做什么,好好奇啊。”

“如果是Totti的话,大概就又是跟女孩子出去了……”

“不可能啦,不可能。说得可是那个一松哥哥喔?没什么人缘,跟除了猫以外的生物全部交流障碍的一松哥哥喔?如果跟女孩子出门的话,恐怕80%的时间都是在洗手间里渡过的吧。不要这么欺负他啦?”

“……不,我觉得椴松你的说法反而比我们还要欺负人。”

“但是果然还是好好奇……并且按照平时的零花钱数额,除了买猫食以外,一松手里的钱不还是会有剩,平时都会放进信封里,夹在床底下的小黄书里,最近也完全没有……”

“等等连私房钱的位置你都知道吗,连这种事你都知道了吗,这个长男是在房子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吗?!”

“像是这样的事只要稍加留意,自然就可以知道啦,明明就是你们不仔……哎,空松,要出门嘛?”

“嗯?啊。因为在外面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鸟,受了伤的模样如此让人怜爱,所以放心不下——我去确认一下,不要担心,布拉泽。”

“……如果救不回来的话,晚饭加一只烤麻雀怎么样?”

“住手啊会被动物保护组织投诉的啊喂!”


确实,正如小松所言,空松近来也发觉了一松逐渐出现的,不合群的现象。

虽然一向都不怎么愿意和自己一起出去,但是其他兄弟如果要约他出去打弹珠,或者陪着去买点东西什么的,一松也很少会进行拒绝。

不太喜欢说话,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在一旁懒洋洋地跟着走,但是从小时候开始到现在,都是从来都没有真正脱离过大家的,重要又特殊的兄弟。

所以,最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一松出现了像是这样的情况呢?

“嗯……如果从最开始考虑的话……”

……几乎能追溯到思春期快要结束的时候,虽然在那之前,一松对空松的态度也从来都不算特别地好,却也绝对不能说是到了坏的程度。大概是关系不那么亲近的兄弟,这样的感觉,但是当思春期快要结束,也就是到了高中生活的末尾之时,从那个时候一松便开始,渐渐地避开了自己。

不像是在讨厌自己,却又不愿意直视自己的目光,到底发生了什么,到了很多年后的今天,依旧没能明白。

如果只是单纯不想和自己说话的话,那么要反思的就是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兄弟如此地为难——然而实际上,很多时候却又能微妙地感觉到,仿佛对方对自己的态度说不上讨厌,譬如他对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挨在一起这件事并无反感一般——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到底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如果让空松自己去琢磨的话,还真是件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的事。

但是,即使在一松最不愿意理睬自己的时候,也一直有好好和其他的兄弟相处——像是现在这样连和小松他们出门都减少了的情形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在外面结交了新的朋友,当然值得高兴,但是小松刚刚也有提到说一松迅速上涨的生活开支……

……如果是被不良少年捉住,被勒索了钱财就麻烦了。出于这样的责任心,还有“倘若不是的话,让其他兄弟知道了自己的担心,回来后一松肯定会不自在”这样的心理,空松一个人漫步在赤冢区的街头。

到底会去哪呢?他四下望着,最方便的方法是等下次一松出门的时候在后面悄悄跟踪,但是因为听到小松那么说,实在是太过担心,所以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大街上了。

“……就算去问猫也不会得到answer。只能希望Destiny的女神能给予垂青。”空松手插在兜里,顺着路向前走……

……命运女神今天,大概是真得站在空松这一边。

至少现在这会儿,确实是和他站在一处的。

所以走出了两个岔路口的空松,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拿着买猫粮的袋子,在网吧附近东瞅瞅西看看的人。

“一松……”

倘若堂堂正正地走进去的话,那么空松悬着的心就会放在肚子里。但是一松脸上的神情实在是太过肃穆而紧张,怎么看也不像是要走进网吧享受里面的空调和服务,更像是……

……更像是手里拿着重要信件,偷偷摸摸地打算传递给下一个人的奇怪间谍。

他就要不要跟上前去这个问题,迟疑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但是那副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放心不下,最终空松摸了摸自己衣兜里剩下的两千日元,也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缴费,登记……登记的时候,还被对方认出来说:“哎,客人刚刚不是登记过一次吗,不用二次登记的喔?”

“啊……啊嗯,那个,刚刚去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不好意思,忘掉了自己房间的号码……”

“客人的房间是42号,钥匙的话还在身边吧?”

“嗯,没有问题,谢谢。”

……虽然撒谎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但是为了确保一松的安全,也只能这样了。

他顺着走廊门牌一间间地数过去,发现42号可能是由于一松进去得太匆忙,所以门并没能关严,不大不小地,正是一条小缝。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么望进去。

……哎,是游戏界面?

因为略微有点远所以看不大清楚,但似乎是前几天被小松拉去玩的那个游戏的样子。因为运气不好,再加上游戏性本身很差,所以除了网站付的酬金以外,空松已经完全把这件事扔到了脑后。没有想到一松居然还在玩这个游戏啊……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不过没什么事的话就好。空松放下心来——一松也有了喂猫以外的兴趣呢,真好啊。

啊,是……好像是叫活动的环节吗?记得是要用堆卡的数值到要求的额度,才能通关……不记得了,因为当时也完全没有认真阅读说明。啊,已经组好队了,第一个首发——首发是我吗?!果然,一松那家伙嘴上说着不想和我扯关系,实际上依旧没有真得断掉两个人的联系啊!有帮到一松,真得是太好了。

嗯,下一个,所谓队伍的第二个人,应该就像是家庭中的次男一样,是担当着参谋一样的位置,不知道一松选择的是哪一个——啊,是穿长风衣的我吗!当时被以“豆豆子之梦”为题拍了这张照片,本来还在担心一松看到了会嘲笑一番,没有想到他真得有在用啊……

好欣慰。

不过也有可能单纯是因为数值的缘故在使用。不熟悉这个游戏,所以只能妄自推测着的空松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不管这意味着什么,总之一松还愿意用自己的卡牌,就说明弟弟对自己的讨厌还没有到看到就烦躁的地步。

第三人,放在兄弟里就是轻松的位置吧——哎,等等,依旧是我吗?哇,是不是有点太多……第,第四个也是吗?说,说不定是一松觉得比较累的工作要交给我来做,所以才特意组了这么一个队……连第五个都是,不是啊,当时大家十连只有十个三星角色吧,为什么这里会有五个我了啊,一松难道不小心被卷入了什么氪金陷阱吗?糟,糟糕了,如果真得是网瘾的话要不要做一些什么把他……

空松看着自己的照片在屏幕中晃动着,几滴冷汗不自在地顺着脸滑落下来。

又,又去抽卡吗。一松啊,你到底往这个游戏里充了多少……

……亲眼看到自己被自己的弟弟从卡池里抽出来,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奇怪。

啊,接下来是……提示“所持卡过多”?说起来确实好像是有持卡上限,要卖掉卡了吗……是吗,做这种事,对于一松来说还是蛮困难的吧。毕竟像是一松这么温柔的人,放弃哪个兄弟想来心里都会很难过——把我的卡卖掉也没有关系的,一松!为了让大家能平安地留下去,只是扔掉一张照片而已,完全没有……没有什么……

……

空松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松打开的,满满一屏的持卡列表。

第一页,自己的照片。

第二页,还是自己的照片。

第三页,也依旧是。

第四页,第五页……

……

为什么全都是自己啊!!!

虽然知道这是游戏的设计但是看到几十张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怎么看都觉得好恐怖!突然之间就充满了那种奇怪的钉小人一样的气氛了。还有这里面有好几张重复的卡吧!对,对哦自己拍的照片绝对不到90张,怎么想都应该有很多重复的卡——卖掉他吧一松,收集这么多我即使你是个空松boys也实在是用力过头……

等等,一松勾掉的要卖的卡牌。

是,选择初始角色时赠送的,一松自己的四星卡啊!!!!

“不要这样勉强自己牺牲一下我就可以了啊一松!”

情不自禁像是这样地大喊了起来。


5

“喂,小松……我好像被一松讨厌了。”

“嗯?原因吗……因为我发现他的电脑上挂了九十多张我自己的照片。”

“……………………不行,这么和小松说,绝对会以为我疯掉了。”模仿着和小松讨论心事时的情景,最终却只能无功而返的空松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因为之前被打所以不小心肿了一块,被打的原因的话……


“你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不对啊,为什么你会在那里!”

“啊,诶,啊,被发现了吗!因为实在是太想告诉你所以不小心喊出来了……啊,没关系,如果这让布拉泽困扰了的话,我可以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这就出去……”

“……完全不是看没看见的问题,你这家伙……”

“……”

“终于暴露了本性从平时耍酷装那什么的样子成为奇怪的跟踪狂了吗,被发现了还有这样的一面呢,呵——怎么样,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专门收集了这么多的哥哥的卡牌,有没有被恶心到啊,被像我这样的不可燃……”

“哎?什么,我以为只是运气不好,所以才抽了那么多的我。原来是,专门收集的……”

“……”

“……对不起,我什么也没说。”

“……哼,事到如今,被发现了,就没有办法了。”

“这种事情,就算被发现了……”

“你以为这种事情暴露了,还能像平时一样的生活吗?”

“啊……”

“说到底是臭松你不对吧,随随便便地跟踪别人,甚至连网吧这种地方都跟来,然后毫不介意其他人的隐私就往里面看。”

“确实……对不起,主要是关心……”

“打着关心的旗号随便入侵别人的生活,想要这么替自己编解吗?”

“我确实有从心里感到……”

……哎?不对,明明一开始被发现而慌慌张张的是一松,为什么现在像这样被训的却是自己?

被突然发生的一堆事搞得头晕脑胀,又因为道歉而跪在地上土下座的空松忍不住抬起眼,偷偷摸摸地朝上面望去。

……布拉泽的脸也在发红啊我做这件事真得让他有这么困扰吗,啊真得是没有考虑周……

“你在偷看我吧?”

“没有!”

“就是在偷看我吧,刚刚,很明显的往上面看了。”

“我……”

“怎么了,连直接看我都不敢看了吗——也是啊,发现了自己的弟弟像是这样的对待自己,觉得恶心所以不敢看过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并没有觉得一松你恶心。”还有“像是这样的对待”是怎样的对待,只不过是抽卡的时候收集了很多自己的兄长吧……是说,这样的事还挺平常的吧。就,不是啊,发现这种事空松觉得自己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突然气氛就险恶起来了?

“只是因为说出来以后自己“好哥哥”的形象就崩塌了,所以才没说而已。”

“不,不是的。”只有这个误会绝对要解开。本来跪在地上的空松甚至忍不住往前蹭了几步抓住一松的腿说。“我绝对不会觉得一松很恶心什么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一松在我心中都是很温柔的家伙。”

“突,突然在说什么胡话。还有放开我的腿啊臭松!”

“放开的话就没有机会说完了,只有这件事一定要说清楚,那就是在我心中的一松从来都不是什么不可燃垃圾!是很努力地想要照顾大家,也一直很认真地爱护着弟弟们维护着松野家的重要存在。不要再这么说自己了,我相信着你,无论什么时候也都会爱着你啊!”

“你……”

在视线相交的瞬间,空松明显感觉到了,一松在那个瞬间的动摇。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着重强调了一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好兄弟,一个好人啊,一——咕!”

这就是空松脸上淤痕事件的始末。


6

所以为什么要打我啊,明明那个瞬间难得的感觉到,一松对自己有一点敞开了内心的感觉。空松一边困扰地想。

……我为什么又没控制住自己打了他,这样完全和自己原先的计划……不,好像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计划……况且那个家伙说出像是那样告白的话,然后紧接着下一句就是好人卡……可恶完全想再打一拳头啊那个臭松!!!!

本来应该在墙角自怨自艾着的一松,这一次丝毫都没有反悔的迹象呢。


7

“……喂,我说,一松哥哥。”

“嗯……怎么了,Totti?”

“你,是不是又打空松哥哥了啊?”

“啊,是,但是,只不过是因为气急了所以……”

“真是的,一松哥哥是笨蛋吗?像是这样追求喜欢的人绝对是不会成功的吧?先不说一松哥哥到底是S还是M还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空松哥哥的话怎么看都不是会因为暴力而兴奋的类型吧?话说像一松哥哥这样可是家暴哦?家庭暴力哦?不管是作为兄弟还是追求对象,这个样子都是令人发指的哦?”

“……知道了,我也有在……”

“……”

“……”

“嗯……刚刚也有在吓唬你啦,毕竟绝大多数时候只是闹着玩的打打,大家都是男孩子,还从小挤在一个屋檐下,像是这样还是很正常的……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打了他啊?”

“……Totti。”

“啊?”

“如果说,有一个女孩跑到你面前,抱着你的腿说你是一个温柔的人,是无可或缺的存在,无论发生了什么也都会爱着你……”

“嗯……嗯……等等?等等等等,他跟你说这个了吗?这不是在表白吗?这完全就是在表白了吧,你只要马上同意说嗯,好的,就能Happy Ending了吧?这种时候如果还要拒绝,一松哥哥是连脑子都变得猫化了吗?啊,对不起,不该这么说你,但是像这样的情况怎么想都不该给一拳头啊!这种时候打对方你是蹭得累吗?!蹭得累吧?!”

“啊,听我说完了,真是……!”

“对不起,你继续说吧。”

“然后,对方又和你说……”

“嗯……?”

“‘你真是个好人,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

“……”

“哈啊?后面跟着的是这个吗?空松哥哥后面真得跟上的是这个吗?”

“是。”

“……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两个了,小孩子过家家吗?”

“……”

“唔哇,也不要这么沮丧吗,一松哥哥。你看,对方像是这么说你,说明对你并没有什么反感吧?不讨厌的话,就是还有机会。况且你对空松哥哥都这样了,他还……也不一定,正是因为一松哥哥都这样了,空松哥哥还不讨厌一松哥哥,说明在他心中‘兄弟’的包容性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一松哥哥想要摆脱掉这个范畴变得和他更亲近,才更难……哇等等,一松哥哥你不要吐白沫啊?!镇静点,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试错范围才很大,发现这招不成,换一招不就可以了吗!恋爱这种事情哪有随随便便就成功的!”

“已经……做不下去了,果然像是我这样的……”

“那就去表白吧。”

“……哈?”

“我是说,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去表白吧?”

“不,我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从……跳到了……就……”

“因为,一松哥哥能试过的方法,基本上都试过了嘛。然而空松哥哥的话,不直接告诉他说,想和他成为更亲近的关系,他就是发觉不到。像这样的情况,只能直接点出来,然后再趁机追求才……”

“……不,啊,太可怕了,这个,我……”

“急死人了!!!喂,你是很喜欢空松哥哥的吧?”

“……是……话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知道的这个的?”

“哎,你忘记了吗,是之前……啊!像是这样的事完全不重要!反正我知道了,你也就不用再不好意思承认了——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继续帮你想办法啊!”

“……Totti老师,请继续。”

“很喜欢,并且很确认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不是兄弟间那种亲情一样的喜欢。”

“……亲情一样的喜欢也有,但是恋人间的话,确实也想用他的脸……”

“打住,后半部分并不想知道。”

“……”

“那么空松哥哥真得和其他人在一起了,会很难过吧。”

“……什么?”

“我是说,空松哥哥和其他人……”

“他什么时候和其他人在一起的!?”

“不,我是说只是假设!!!哇,哇,不要站起来,不要突然站起来等等,哇冷静一点一松哥哥,冷静一点!!!”

“现在就去找到那家伙,勒住他脖子好好问一问吧,呵……”

“所以说只是假设,冷静一……哎,话说,一松哥哥勒住空松哥哥的脖子以后,要问他什么?”

“……啊?”

“就是,如果我没有拽你,你真得去见空松哥哥的话,会问什么?”

“……”

“……”

“……大概就是……不……问他喜欢的对象什么的这种事,怎么听怎么觉得很可疑……”

“我觉得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可疑,完全是一松哥哥心里有鬼啊。”

“……”

“所以说,明明如果空松和别人在一起了,心里会很难过又不舒服,但是到最后还什么都做不到。像是这样的结局,你也能够接受吗?”

“……啊啊,可以。”

“为什么可以接受啊……像是这样的事,落在我身上的话,我都接受不了的哦?”

“但是,如果不告诉臭松的话,那么之后还能像兄弟一样地生活吧。”

“……”

“知道了以后,连普通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Totti如果有一千日元,比起把它给0.01%胜率的赌博活动,不如留下来,一面连这一千元之后都拿不到吧?”

“……一松哥哥。”

“嗯?”

“我和小松哥哥都是小钢珠热爱委员会成员——还有不要用0.01%的说法,我也是有在赌博中赢过钱的喔!!!!!”


8

“但是,如果空松哥哥在知道一松哥哥的心意后,拒绝了,之后也不会做出什么更奇怪的举动了吧?”

“如果是臭松的话……”

“即使知道了,也不会特意疏远你。不如说,正因为知道了,并且还拒绝了你,心生愧疚,说不定还会多亲近你一点。”

“确实,是他的话……”

“看,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哦?所以从这个角度上,也应该去做吧?”

“……”

“怎么了,看起来跟平常不一样,阴沉度更高了的样子。”

“……但是,这样的话,臭松他会很麻烦吧?”

“确实是呢,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做都不合适——所以反倒会成为一松哥哥入侵的好时机。”

“他会觉得亏欠我,想要尽力地来向我进行补偿。”

“没错♪就是用上他这样的心理。”

“……这样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是啊,是很不公……哎,等等,你是说……”

“……喜欢上他这样的事,本来就已经是我单方面施加给他的东西了吧。”一松蜷在墙角,心不在焉地用眼睛瞥着窗外说。“再反过来让他亏欠我……太不公平了。”

“……”

“嗯……你看,被像我这样的垃圾喜欢上本来就是倒霉至极的事了,偏偏不喜欢还甩不开,因为是那样的人所以反过来还要照顾我的情绪。怎么想都觉得太可悲……所以像这样的事,我不希望……”

“哇……明明无论是看上去还是相处起来感觉都是个人渣,但是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好震惊呢,一松哥哥。”

“吵死了。”

况且,如果真得变成了那样的话,那么就连臭松每一次对自己的好,在自己眼里也一样会变成被讨厌的讯号吧。

溺水者牢牢地抓住了手中的稻草,明知道这对一切都无济于事,也依旧不愿意放开以获得自由。

不能到达海面上,洒满了光的世界,也不能一口气地坠落,进入到什么都不必去思考的,海底的深渊。

松野一松,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直到今天也没有能结束这场无助单恋的勇气。


9

……其实想想看,明明喜欢的人就在旁边,却放着不管,跑去玩卡牌游戏的自己,还真是所谓无能者的典范。

就这样插着兜,像往常一样地走进了那家已经快要认识他的网吧,却听到前台颇为吃惊地对自己说:“咦,你刚刚不是已经进去了吗,先生……哎,是什么时候又……”

“……刚刚我来过吗?”

“是……好像登记过,我看下登记名单……啊,‘松野空松’。”

……在说什么?

“啊,不是一松先生呢,是双胞胎还是什么的?抱歉,不好意思认错了——一松先生现在要登记吗?”

“……嗯。就给我开一个在臭……我是说,那家伙旁边的房间吧。”

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又跟着跑过来。虽然是有喜欢你,但是像这样仿佛高人一等的施舍性质的行为完全不会让人高兴,不如说还真是让人作呕啊,垂怜着像我这样的垃圾——

——好想把脚踩在他的脸上呢。

这么想着的一松没有打开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推开了旁边有人的那扇门。

“哎,等等,有人吗?哇,抱歉,呜噜?!”

急急忙忙摘下耳机站起身,却差点被耳机线绊倒的空松发出了奇怪的悲鸣。

然而一松已经来不及扶起他了,不仅来不及扶起,连满心的怨怼都要来不及发泄。

“……那是,什么?”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脑的屏幕。

同样的游戏界面,六个各式各样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用一松的话说就是完全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一松照片,正在走马灯一样地闪现。

“……哈啊……?”

有点像是,一台太过老旧的电脑突然被安上了最新款的软件,本来就运行得足够艰难了,偏偏软件还要自己报错。

数不清的“什么”“发生了什么”“这家伙这样是什么意思”“所以这样是哪样”“那么多的我是要干什么”“他什么时候抽了这么多我出来的”“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弹窗淹没了松野一松内心的显示屏。

“……对不起。”

不这种事完全不需要对不起,话说你偷偷摸摸跑过来就是为了玩这个吗。但是屏幕上的——是不是我看错了,对,一定是我看错了吧,或者说是对方和我一样幸运,呃不,抽到我的话应该说是倒霉地抽到了很多个……

但是,空松完全不了解一松内心感言的,不好意思地挠着脸,继续地说了下去:“因为想要更接近一松一点,知道一松到底在想什么,所以特意重新试了试这个游戏。”

“……”

“想多抽几个一松真不容易啊,但是充了些钱进去以后,一点点地变多了……这次活动一松好像是排名奖励的卡牌吧,想着要不要努力一下拿拿看。”

“……”

“我也有在努力体会将一松排满自己队伍的感受啊,布拉泽。”


10

“……喂,Totti。”

“嗯,怎么了,暗松哥……啊,你怎么了,发烧了吗,不对,发烧了不会笑成这样吧?等,等等,不要像这样地笑,感觉好可怕,好可怕,你对空松哥哥做了什么,住手,前两天还刚夸过你作为人渣居然还会为对方着想到那种地步,实在是了不起,今天就要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大事吗?”

“……做什么无法挽回的大事,那家伙如果想要挣扎的话,还是可以挣扎得过的吧?”

“啊,是这样啊……哎?!等等,所以说是和奸吗?!是和奸吗?!你们终于……”

“不,那种事还没有做。”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但是发现,可能离真得做也不是特别地远了。”

“我还以为你们终于……哎????”

“……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觉得,多多少少还是想最后……”

一根羽毛轻轻地落下,所以原本的天平开始悄无声息地平衡。


11

“……喂,臭……空松。”

“嗯……哈啊,怎么了,布拉泽……”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的空松揉了揉眼,“要去上厕所?”

“怎么可能是为了上厕所!就是,那个……有事要告诉你。”

“嗯……怎么啦?只要你说,我就会好好地听着的喔,布拉泽?”

“就是,那个……”

“……?”

“就……”

“…………??”

“……”

“………………一松。”

“……是。”

“虽然说你做什么都可以,但至少不要在我的被子上大便哦?”


12

松野空松又吃了一记爆栗。

而除却了爆栗之外,他还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份告白。

“想要和你以恋人的身份交往”——平时天天幻想有人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但是真得现实里听到感觉就跟做梦一样地不真实。

“……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他喃喃着,揉着被打的额头。“啊,对不起,不要再生气了……我知道了……一松,是想和我交往的,是这样吧?”

“……”

“……嗯……哇,以前,完全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过。就,呃……啊……”

“……不能接受的话,也没有关系。只是觉得至少要告诉你一声……”

“也不是不能接受的问题。”一松听到了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只不过,恋爱什么的……我没谈过,所以完全没经验,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

“空松哥哥这样的家伙呢,同意恋人请求也只是第一步,在之后要如何让他产生,你和他互相是独一无二的一对的意识,才是真正的难点。”爱情教师Totti的声音出现在了耳畔。“我觉得一松哥哥略微强势一点会比较好喔?”

“……就,就那个。”一松努力让自己开了口。“你不反对,就,是吧?”

“啊,是的,倒是不反对,确实也有一点奇怪。但怎么说……都觉得好奇怪。”

“奇怪的话,没,完全没关系,以,以后会让你觉得这样很自然的。”

“哎,哎哎,所以,所以只要按一松的步调来就好了吗?”

“我,我,我的步调吗?!啊,是的,所以臭……我是说空松你只要按我的步调来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地去试一下的。”

“这种事情不想要的话不试也可以。”

“但是,也不是不想要,就……”

“就……”

两个人互相盯着,瞅着瞅着,却同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恶心死了。”这么说着,一松把空松的嘴角强行地拉了下来。


两个人的恋爱故事,才刚刚起步。


——Happy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40 )

© 屋檐上的疯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