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阿松|おそカラ(完)】松野小松怎么回家的两三事·5

*CP:おそカラ

*oso为小时候被东乡拐走的设定,但是并没有太多关于黑化的内容。

*不小心爆字数了,总之下包括了3-5总计3个部分,糖在4和5*´∀`)´∀`)*´∀`)*´∀`)因为LFT不能发太多字数所以只能分段发。就是个黏黏糊糊谈恋爱的故事,作者胸无大志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



“你觉得这件衬衫穿起来怎么样?”

“……痛。”

“配这条裤子呢?”

“……好痛。”

“再穿上这件皮夹克,嗯,又是我的perfect时装。”

“痛痛痛完全就变成老样子了啊好痛!等等刚刚的说法完全就是在忽视我的意见,对吧?对吧?完全就不是在征求人的意见,虽然是有让你多保持一点自我但完全不是这样的意思啊——?!”

“哼,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也是想有一天和我打扮成一样,对吧,小松?”

“……不,只有这个绝对是不可能。”

“我去工作了。”

“穿成这样去后厨工作绝对是会被赶出来的啊——!!!!!”

 

“嗯……怎么说。”

“……请说。”小松有气无力地坐在空松的旁边,背靠着阳台的栏杆,能够感觉到夕阳落山时会短暂出现的,暖洋洋的热气。

“像小松要求的那样,在保持着自我的前提下,又要尽可能地和这个社会接触,还真是一个异常困难的problem,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的enigma。”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你这家伙振作得也太快了,已经完全恢复成了老样子了呢。”

“……”空松往下瞥来。“……很糟糕吗?”

“唔……虽然确实品味非常得糟糕,但是反正已经看习惯了,倒也没什么所谓了。况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儿子不会嫌弃当妈的……不。”

“……小松。”

“……”

“虽然这句话由我来说不太合适,但你是不是……”

“不要再说了,听起来恶心过头了。”

“呼……”趴在栏杆上的空松叹了口气。“所以说,还真是困难的事啊。”

“如果很简单就能做到的,也不会成为条件了吧。”小松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烟,咔地点燃。“啊,你要来一根吗?”

“嗯,就一根吧。不然身上带上烟味,之后去工作会变得很麻烦。”

他将烟抵到了空松手里。对方的手没缩回去,还停在半空中,向小松要着必要的打火机。

“……你先叼上啦。”

“哈啊?”

“我可以不用打火机,就能把空松嘴里的烟点燃。你不想试试看吗?”

“从来都没听说过你会用像是这样的magic。”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叼住了烟。“嗯,然后呢?”

“弯下点腰来啦,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我要变魔术也不可能做到。”

“啊,好的……这个高度可以吗?”

“再近一点……嗯,再近一点……啊不要这么犹豫,再近一点……过来啦。”小松的手勾住了凑近过来的空松的肩膀,将拉扯成半跪在地上的姿势。

点燃的香烟触碰在还没有开始燃烧的香烟上,渺茫的青烟升起,尼古丁的味道填充了两个人的肺部。

“……唔。”叼着烟的空松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声。

“呼……”深吸了一口气,就好像通过相接的烟卷,两个人在刚刚的瞬间交换了什么一样,小松松开了勾着空松的手。“看,像这样,就点燃了吧?”

“……嗯,是了不起的magic。”

于是两个人在暮色的映射下,靠在一起,默不作声地享用完了自己的那一根香烟。

享受到了那一瞬间的爱情。

 

爱是一种很宽泛的情感,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它可以指亲情的爱,友情的爱,或者囊括了一切又一切的博爱。

但是爱情不一样,它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人私下分享的一个秘密,它具有排他性,带有占有性。所以爱是可以大声说出来的东西,而爱情则是偷偷摸摸的,你推推我,给我看一眼你的心,于是我悄悄笑笑,趁其他人没注意,也让你瞅瞅我的心。

所以,并不是小松爱着空松,或者空松爱着小松这样的情况。

而是切切实实地,在那一刻所出现的,就好像是接通的电路一样闪现出的,名为爱情的暮色。

夕阳西下,尚未入夜,正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尾声

“根本不想在圣诞节的时候跑出来啊。”小松一面抱怨着,一面嘎吱嘎吱地踩着洁白的积雪,避开路上跑来跑去的小孩子。“完全是在被情侣们‘袭击!’这样的情况。并且饭店什么的也都订满位置了,像这样的事什么时候都能去做,完全没必要在这么冷的晚上专门跑出来吧。”

“因为布拉泽这个月还是不肯跟我回家,所以我想至少还是要做点什么来展望一下明年的希望与未来。”

“把我冻得半死是不会有什么未来的——还是说你打算把我冻晕过去,趁机偷偷摸摸带回家——好可怕!哇,警龘察同志,这里有个人在犯罪,在预谋犯罪!”

“哼,像我这样罪恶的boy,即使是警龘察也是无可奈何……不开玩笑了,到了。”

“……哎?是关东煮的摊子?”

“是以前经常和兄弟们一起来吃的关东煮,老板性格怎么样姑且不说,只是关东煮本身的话,绝对是世界第一No.1的风味。”

“喂我听见了!‘老板的性格怎么样姑且不说’是几个意思?看不起俺吗?看不起俺还要吃俺的关东煮吗?!”

空松掀开帘子,带着小松走进去。

坐在最里面的店主人却像是愣住了。

“你,你是……”

“好久不见了,豆丁太。”

那个小个子的老板完全是吓傻到了不能动弹。

“天气还真冷啊……我带了钱来,给我们先来杯酒暖暖身子吧。”

“啊,好的,一杯啤……不对,问题根本不是这个——这种时候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诶?”

“你兄弟们专门来找了你好几趟,一次都没有见过人,大家还以为你跑到哪个黑工厂做工去了——为什么现在却大摇大摆地带着人来吃关东煮啊!”

“因为豆丁太的关东煮太好吃了吧。况且我也有给家里人寄信说,遇到了很重要的事之后才会回家……”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才会让你抛下兄弟……啊。”

他看到了跟在空松后面的小松。

小松开始担心起,如果店主人掉进关东煮汤的话,这锅东西还能不能吃呢。

“总之……是很重要的事情啦。所以虽然很过意不去,但是也只能留下来,为了我的SecretMission。”

“……至少也可以回一趟家说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吧?”

“不,这样的话,Mission本身说不定就会跑掉。”这么说着,空松已经坐了下来。“不如说如果我之前有会过一次家的话,Mission绝对会卷铺盖消失的。”

“……”虽然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为什么要把哥哥我说成一个恶人一样啦。

被空松称为世界第一的关东煮被递了过来。在小松埋头慢慢嚼着香肠肉的时候,空松在很高兴地和豆丁太聊着天。

“是么?轻松找到了一个工作吗?不愧是我的布拉泽,在我离开后也有好好地照顾其他几个呢……哎,我吗?嗯……确实也有在工作。唔?Totti他已经不在星巴克了吗?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在试图和店员……”

谈天的声音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虽然就实际来说也确实是如此。松野空松所面向的,正是小松所不了解,也一直无缘接触过的,本应属于“松野小松”的那个世界。

……啊,虽然味道确实很少见,但是吃起来还是味同嚼蜡一样呢。

小松撑着脸,机械地咀嚼着嘴里不知道是什么的食物。

回去的时候得和空松好好抱怨一番……这家伙脑袋里都是些什么,这种两人独处的时间却跑来做这个……不过一直不让他和家里人联系的我也有问题啦。话虽如此哥哥我却完全没有打算反省哦?

因为空松自己也默认了,为了我可以将其他人的重要程度往后推推的事实嘛。

在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两个人谈天的内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却又回到了小松的身上。

“所以,你哥……我是说,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样的人吗……很麻烦的家伙吧。自己不出去挣钱,一直要靠我挣钱养。不仅如此在家里也从来不收拾东西,还动不动闹着要和我吃饭,结果饭钱说到底还是我给……这样的感觉。”

哈,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对不起。

“并且很多时候只考虑自己,让人头痛……嗯。想做什么还蛮麻烦的。”有些喝高了的空松还在继续说。

“但是,是个很温柔的家伙。”

……喂。

小松扭脸过去,看到喝得脸红的空松正在笑,就像是全世界最高兴的事都堆到了他眼前那样,就好像他不是一个工资几乎养不起两个人,必须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不仅如此唯一的哥哥还迟迟不肯回家,头痛的要命的落魄鬼,而是完全与之相反的,包含着某种……可以称之为幸福……或是之类感觉的现充者。

“你完全不用改变的,小松。”喝醉了的空松笑着对他说。“完全不用变的。”

……不,被你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这样就觉得幸福的你好可怜。

……反而弄得人想去试着找一份工作了。

 

回去的路上,小松一个人走在前面,喝醉了的空松走得慢,所以就慢吞吞地走在后面。

远处圣诞节的烟火呼啸着上升,然后在漆黑的空中炸裂开,将寒冷的夜晚染上了乱七八糟的,夺目的光彩。

……什么时候和你回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这个想法突然钻进小松的脑袋,于是趁着空松喝醉了,明天不一定记得清哪件是真的,哪件是假的的小松开了口。

“好想和空松做龘爱啊。”他说。

“……不可以。”

“……哎哎哎?明明之前还犹豫了一下的,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以后反而变成了不可以?好伤心,哥哥好伤心。本来以为哥哥跟空松间的距离已经变成了心连心心与心的那什么,是时候在多交流一下感情,让距离变成负数……”

“哼,即使闪亮如我,也不会在被那种事伤害后马上恢复如常啊。”

“啊……?不是吧!你是记仇的类型吗?!小气鬼,空松小气鬼!”

“就算你这么和我讲也没有用……更何况就是因为感情加深……所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唉?”

“所以在成为恋人之前,不能随便和人上床。这是对喜欢的人不负责任的表现,所以绝对不可以,明白了没有?”

“等……原来你是反过来,在喜欢的人面前会更加害羞的类型吗?等等,空松你刚刚是脸红了吧?是脸红了吧?不要藏了我看到了——居然用醉酒掩饰这个,太狡猾了!不过……”他停下来,看着离自己只有几步远的空松。

“我们不是已经是恋人了吗?”他问道。

在他身后,闪耀着的鲜红烟花彻底照亮了深蓝色的夜空。

空松插着兜,看着这样的小松,然后噗嗤地笑了起来:“不是。”

“不是吗?像是这样的出来吃饭,难道不就是约会的吗?”

“普通朋友或者兄弟之类,一起出来吃个晚饭,也很正常的吧。”

“唉……”

完全不该教他什么坚持自己本心的事的,小松想。

因为教给了他那样的东西,所以才搞得现在麻烦得不行。

但是,果然啊……

“空松?”

“怎么了?”

“……我,果然还是想和你做。”

还有,和你相爱。

 

——Happy End——

 

 

 

 

 

后记:

……我不太知道能写什么了,一口气肝快三万字觉得写到最后快失去知觉了。

没有校对,没有润色。基本就是,写完成为了废人。后半部分快要晕倒在键盘上

总之我脑内出现的最长的完成度最高的长兄故事就是这样了……有很多地方感觉进展过快,各个部分之间的转折要是再加润色也会变得更好……话虽如此实在是写不动了!就这么发掉吧!!!就是这样!!!

恭喜松二期!!!!他们特别好!!!!!!

也谢谢能读到最后的各位!!!爱你们!!!

评论(3)
热度(65)